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梨花枝上层层雪2

  洗素烫了酒来,陆荣祁在一旁轻轻喝着,和清仪说着些闲话,清仪见了自己酿的酒,本是心喜的,也就小小的饮了两杯。

屋子里暖烘烘的,两人喝着小酒,说着些闲话,大概白居易所描述的“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的炽热氛围也就是这样的吧。

清仪大概是喝了两杯梨花白,头脑中有些昏沉,又逛了梅园,有些累了,就自顾自去西洋弹簧床上歇下了。

虽说陆荣祁饮了些酒,但是梨花白到底味道寡了些,陆荣祁见清仪歇了,甚是无趣。忽然想到什么,披了大氅就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清仪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丫头们准备好晚饭来催了。

清仪简简单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去了餐厅,只不过今天陆荣祁竟然不在,这还是清仪嫁来陆家的第一回呢,要说忙,也不应该啊,今天下午还和自己一起呢,怎么到吃饭的点却不在,难道是军中有急事?

清仪忙问宝儿:“少帅去哪里了?可是军中有急事叫走了少帅?”

宝儿只说道:“少奶奶,少帅也不知什么事,今天下午您睡着之后,不到一刻钟就出去了,但是是自己出去的。”

清仪听了宝儿的话,更加疑惑,只淡淡的吃了两筷子菜,就放下了筷子。

清仪在房内等着,大概是十点钟的时候,陆荣祁才回来,也不知怎么的,手臂上还有几道爪痕,似是动物的爪子所致,清仪忙叫人去叫家庭医生来。

家庭医生给陆荣祁的手臂上消了毒上了药,就出去了。

清仪见着那伤口,心中不禁有些心疼,问道:“这是去哪里了,怎么还受了伤?”

陆荣祁怕清仪担心,就只说道:“没事,就是去郊外的林子里转了一圈。”

清仪见陆荣祁不肯说,也就只好作罢了。

随后,寄妈见陆荣祁已经处理好了伤势,忙送上了宵夜,清仪晚上因为陆荣祁不在,也没有吃上多少,如今热腾腾的面条送上来,清仪不禁有些饿,但是清仪怎么好开口呢,只好有些不自在的回房去。

寄妈见清仪回房去了,暗暗和陆荣祁说道:“大少爷,少奶奶见您没回来,今天晚饭没怎么吃,要不要再给少奶奶送些去。”

陆荣祁听见寄妈那句“少奶奶见您没回来,今天晚饭没怎么吃。”心中不禁有些愉悦,嘴中轻快地道:“自然,我去给清仪送些吃食去。”

清仪回了房,在西洋弹簧床上躺着,腹中有些饥饿,睡不着。

只听门外有敲门声,清仪只以为是洗素,就淡淡道:“进来。”

随后传来门窗的开阖声,进来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与之而来的还有热腾腾面条的香气。

清仪和陆荣祁一同吃着热腾腾的面条,一室的温馨。

而后,过了几天,有下人送来了一条洁白的狐裘,清仪只道是成衣铺新作的款式,没想到,穿上之后却比清仪所穿过的所有狐裘都要暖和。

第二十二章,梨花枝上层层雪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