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赌书消得泼茶香3

  不知不觉间到了八月十五,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因着清仪嫁进陆公馆里已经小半年,清仪还没有回过沈家。陆荣祈想到此,不禁对清仪甚是愧疚,想着自己这么久都没有陪清仪回过家一趟。中秋节团圆节,在八月十三之前陆荣祈处理好所有的事物,陪清仪去沈家一趟。

清仪听到这个消息自是欢喜的,在八月十一日就挑好了礼物,大大小小的礼物挑了许多,从给祖父的麒麟镇纸到和母亲的耳钉项链,挑了许久。

火车上,清仪坐在一个单独的小包间里,洗素在一旁聒噪着说道:“小姐,姑爷真好呢,听说姑爷为了陪小姐回江中几天,可是熬了好几个晚上,把这几天的军务提前处理完了,两个眼睛现在还有些红呢。”

清仪听了洗素这么说,微微有些心疼,心中还有微微的感动,陆荣祈真的很好。

因为江中和江北离的实在是很近,所以火车只行了四个小时就到了江中,陆荣祈见到了火车站了,就到了清仪小包间来。

清仪看着陆荣祈的眼角的确还是有些红的,心中不禁划过一丝心疼。

陆荣祈见到清仪,把提前准备好的披肩轻轻披于清仪肩头,清仪看了那披肩,是上好的浅蓝色的江宁月光锦,月光锦甚是难得,如今却给清仪做了披肩,这披肩的颜色还是清仪所喜欢的,和清仪今日穿的浅粉色蝴蝶旗袍也甚是搭配。

陆荣祈轻轻地把披肩给清仪披好,此时温润的声线轻轻响起:“清仪,外面有些下雨,到了仲秋还是穿暖一些得好。”

下了火车,清仪和陆荣祈并行着,陆荣祈撑着一把油桐伞,清仪和陆荣祈同在伞下并行,伞外面是沙沙的小雨,伞里面是一位高大男子和他美貌的妻子,细雨沙沙着,世界很安静,仿佛只剩下这一对伞下的璧人,静谧着,静谧着,这一刻如此美好。

除了在卧房那一回,清仪和陆荣祈离得如此近,还是难免羞怯的,无意间清仪踩到一颗坚硬的石子,又因为清仪所穿的是一寸高的高跟鞋,有些站不稳了。只是那一双如钢铁般有力的臂膀,情急之下再一次揽住了清仪纤细的腰肢,清仪借助这股力站稳了下来,只是粉红的面颊暗示着清仪的羞怯。

陆荣祈看着清仪粉红的面颊,不由得轻轻笑了出声。清仪见陆荣祈的轻笑声,不禁更是羞怯,脸颊间更是红润。

之后,两人默默并行着,行了一段时间,到了火车站口,沈家大哥沈清风早就在黑色小洋车里等着了,见清仪来了,忙下车来迎。

清仪两年半未见到清风,清风早就换下了昨日的一身长衫,变成了西装革履。乍一见到清风,清仪不禁一声甜甜的“哥哥”就唤了出来,随后也顾不得下雨,就快步要来清风面前。陆荣祈见清仪已经整个出了伞,怕清仪淋了雨,忙就快步跟着清仪走。

清风见清仪来,忙过来迎,两兄妹很久没有见面,自然是少不了好好说上两句话的。

第十九章,赌书消得泼茶香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