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梨花枝上层层雪4

  第二日,清仪洗漱过后,洗素拿过一条绣着兰花的浅蓝色旗袍,材质是苏州的如意锦,穿起来很是舒服。而后洗素给清仪梳头,配上一支雕着兰花的白玉簪,和身上穿的旗袍甚是搭配,似是一个从天上下凡的兰花仙。

只是,洗素无意间碰掉了一个锦盒子,盒中的蒙了尘的小钻发卡掉了出来。原本清仪是在淡淡笑着,只是见了这枚发卡掉了出来,笑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这还是新年过后清仪第一次笑的这样开心,却不想,因为这枚发卡止了笑容,洗素是知道这枚发卡是杨思正送的,不由有些懊恼,轻轻捡起发卡,递给清仪。

清仪把发卡接了过来,看不出什么别样的神情,吹了吹尘土,把发卡收到了抽屉的最下面。清仪见洗素懊恼的神情,安慰了两句,还自顾笑着说去吃早点,清仪吃过早点,宝儿就来请清仪了。

清仪出了小洋楼,陆荣祈已经等着了,陆荣祈见清仪穿这身浅蓝色的旗袍,款款走来,眼中闪过惊艳之色,随即神色恢复如常。

陆公馆外,寄叔已经开了洋车在门外等着了。

清仪随陆荣祈坐上洋车去,车子一路平稳的开往湘山。

风景如画,清新迷人是清仪一到湘山的第一印象。之后陆荣祈带清仪去湘山的莲池,正是五月,所以莲花大多已经开了,一朵朵,一片片,清一色的白莲,风吹过,那一朵朵在莲池中摇曳生姿,更是显现出来白莲的纯洁无暇。

清仪不由得想到在三岁时,在祖父的屋前,看着缸中的粉荷,摇头晃脑的和祖父一字一句的念:“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不由得轻喃出声。

陆荣祈听着清仪轻声念出杨万里的诗句,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目光灼灼的看着清仪,念出南朝萧绎写于采莲女的《采莲赋》:“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

清仪自是明白其中的意味的,不由得吃了一惊,想到自己和陆荣祈已经成亲,经了这么久的相处,自己对他所做的一切,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果他有别的意思,自己应该怎样?清仪在莲池边发着愣,久久不能回答。

陆荣祈见清仪一直发着愣,没有回答,眼睛中的目光灼灼不由得灰暗下去。

随即两人有去了湘山的其他地方看了看,不过对于清仪和陆荣祈来说,因为刚才,都没有多大意思。

下午,陆荣祈带清仪来到陆家在湘山的别院。

那里的建筑不像是陆公馆的西式建筑,而是古色古香的传统建筑。虽说是别院,但还是布置得很用心,让人感觉不到是在别院,而是在一个温暖的小家,还有几个洒扫的仆人,两个厨子在这里伺候着,很是舒适。

因为上午的莲池之事,清仪有意无意的在躲着陆荣祈,但是在房中有实在闷的慌儿,索性叫下人们搬了躺椅在小院中躺着,或是上午去了不少地方,有些累,竟然躺着躺着睡着了。

陆荣祈刚好到小院中来,见清仪在躺椅上睡着了,洗素也不在,身边没有下人服侍,身上也没有盖东西,虽说是夏天,但还是怕清仪着凉了,忙去屋内拿了条薄毯出来给清仪盖上。陆荣祈看着清仪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睡着,睫毛微微颤着,红红润润的小嘴巴微阖,看的陆荣祈心头一动,不禁轻轻在清仪眉间印上一吻。

第二十四章,梨花枝上层层雪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