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赌书消得泼茶香4

  之后,清仪和陆荣祁还有沈清风坐上了小洋车。

在小洋车上,清风又与陆荣祈寒暄了几句,两人都是世家子弟又同是留过学,也都是政贵显要,自然是很谈得来。

到了沈府,清仪见了多日未见的祖父母亲父亲还有二弟清山,一家子见清仪回门来,也是想念得紧。祖父见到清仪,老人家当然是高兴极了,连着几天都笑得合不拢嘴,沈母见了清仪,当下就掉了眼泪下来,清仪也自是想母亲的,看着母亲哭,也禁不住掉了泪。沈父见清仪回来,也是无比高兴,这几天都没有怎么出去处理事情。

在中秋节那一天,沈府在湖中心开了宴,便于全家人在一起赏月。

清仪和陆荣祁并肩站在一起,好一对神仙眷侣,天上挂着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清仪不由地赞叹着明月的皎洁。

陆荣祁听着清仪的赞叹不禁在清仪耳边轻声呢喃:“清仪,在我眼中,你便是我皎洁的明月光。”

清仪听了陆荣祁这句话,不禁心中划过一丝清仪所不知的甜蜜,之后,发生了什么,清仪记得不太清楚,只记得这一天月光很美,只记得这句“在我眼中,你便是我皎洁的明月光”

第二天,因为沈家老太爷找陆荣祈说些事情,清仪无聊来找大哥清风说着闲话,无意间说到了当初半年前回国的事,也就是清仪婚前清风因迷路没有赶到清仪婚礼的事。

清仪不自觉的问道:“大哥,你是不是和思正,,不,杨公子一起坐轮船回的国?”

清风对此事也有些疑惑,说道:“思正他比我早走两个月,他怎么可能没有赶上?我还记得那时候海上风平浪静,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啊。”

清仪听了清风的话,不禁吃了一惊,面色有些发白,他不是和大哥一同回的国,他比大哥早两个月回国,大哥迷路不过才晚了一天,他却比大哥早出发两个月,海上又是风平浪静,那怎么会赶不到。那他为什么没有来找自己,只能是他不肯来,不,不,他说过要来找自己的,他那么喜欢自己,肯定是遇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所以才没来找自己,对,一定是这样。

一旁的清风见清仪脸色不对,有些担心清仪,忙问道:“清仪,你怎么了?”

清仪听了清风的话,淡淡的摇了摇头,之后迟缓地迈出了房门去,清风不放心,把清仪送了回去。

清仪在房间内,有些失魂落魄,忙不迭的去了书桌前,将杨思正以前写给自己的纸条一张张翻出来,仔仔细细的看。

正在这时,陆荣祈和沈家老太爷说完话,来看清仪,只见清仪拿着什么在看,好像是纸条。只是,还没有走近,清仪就发现了,忙不迭的将那些纸条似的东西收好。

陆荣祈见清仪脸色有些不太正常,就忙顾着安慰清仪去了,那些纸条似的东西也没有在意。

清仪经了陆荣祈安慰,神色好了不少。之后几天,清仪由陆荣祈陪着逛了逛江中的大好风光,心情好了不少。

清仪和陆荣祈在这里住了五天,因为陆荣祈军中有些着急的事,就动身返回了江北。

第二十章,赌书消得泼茶香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