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6

  这日,清仪像往常一样,下课后在校门口等着大哥清风。

下课铃响,清仪本以为第一个出来的会是大哥清风,但是出乎意料的是那个剑眉醒目的男子,如旋风一般跑出来,还不等清仪反应过来,就在清仪手上塞了一张纸条。抬眸的那一刹那,见着他又穿回那一身深蓝色的长衫,然后如旋风一般的跑走。那么快,快的清仪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走了,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看见自己戴的是那枚小钻的发卡,虽然没有多么贵重,远不及母亲为自己置办的发卡,样式也普通,但是清仪只感觉没有比这枚发卡更漂亮的发卡了。为了搭配这枚发卡,清仪昨天选了半天裙子,选来选去,挑了这条浅蓝色的裙子。他跑的那么快,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自己头上戴的是他送的发卡。

清仪正在发愣,一旁的人忍不住了,轻轻的拍了一下清仪的肩膀,清仪才回过神来,发现大哥早已在一旁了。大哥佯怒道:“你这小妮子看什么这么出神,大哥来了都不知道。”

清仪见大哥来了立马撒娇道:“还不是因为你来的晚嘛,我等了半天了。”

清风见清仪撒娇的语气,心中一片柔软,哄道:“好啦,都是哥哥的错,哥哥我下回会早早出来的。”

清仪在一旁轻轻“嗯”了一声。而后,兄妹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回家中。

到了家,清仪迫不及待回到房中,把洗素都赶了出去,满是欣喜又满是甜蜜的拆开纸条,只见那遒劲有力的字迹龙飞凤舞着:

“清仪,我可以唤你清仪吗?”虽然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但是清仪的心中是甜甜的,打翻了一坛蜜似的。

随即拿出一张纸来,写下,“自然可以。”写下那四个字后,清仪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自己的字好丑哦!其实清仪的字是沈家老太爷所教的,娟秀隽永,在学校极为出挑,又怎么会丑呢?只不过,她想把最好的字迹写给他。

之后清仪又写了十多张的纸条,挑了写的最好的一张,选出来,轻轻折好。然后拿出今天的作业,开始写作业。

第二天,清仪穿一身嫩黄色的裙子,依旧戴着那枚发卡,风吹过,衣袂翻飞间如一只黄蝴蝶一般。不一会儿,下课了,杨思正像昨日一样,第一个跑了出来,依旧是一张纸条塞与清仪手心,清仪趁机把早已准备好的纸条塞与杨思正手中,杨思正微微的勾了嘴角,浅浅的笑着,之后跑走。清仪看着那笑容,不由得看呆了,随即收回神来。

回到家后清仪打开纸条,还是那般遒劲有力的字迹,写着:

“清仪,发卡你戴着真漂亮,蓝裙子和你很配。”

还是那么简短的一句话,却让清仪感觉自己挑半天裙子没有白费。

之后两人每天都有纸条来往,有时候是写一些关心日常生活的小话语,例如,天冷加衣。有时候是一些节日的祝福语,还有一些是古诗词,像诗经中的《关雎》《蒹葭》。清仪是出自书香门第,有怎么会不知道其中的意思。甚至清仪红着脸回了一首《越人歌》的词。

3455635142
大家都知道关雎和蒹葭,不在解释。越人歌中一句为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第六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6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