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半醉

浮生半醉

3455635142

本书由红袖添香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1

  1915年,三月七日,江北秦城世家陆家与江中沈家结亲,陆家长子陆荣祁娶沈家嫡女沈清仪,陆家是秦城的百年望族,陆家世代从军,如今的陆家更是统领着江北八省的二十万军队,而沈家也是总统府内阁的重要议员,又控制着全国大半的经济,再加上两家又是世交,亲事是从小定下的。

陆荣祁是个正儿八经的军人,身材高大,又都是结结实实的肌肉,却也不见一丝胖的意思,脸部也是刀裁斧砍的棱角分明,又在军队里呆了几年,整个人极精神。

沈清仪自小便长得漂亮,诗经卫风《硕人》中所说的手如柔荑(tí),肤如凝脂,领如蝤(qiú)蛴(qí),齿如瓠(hù)犀。螓(qín)首蛾眉,巧笑倩(qiàn)兮,美目盼兮。不就是在说沈家清仪美人了,加上沈家祖上便是官宦世家,自小便熟悉诗书礼仪,只是当初想去同大哥一同去英国念书,违了家里人的意,便再无让父母生气过。只是这场婚礼偏偏沈清仪不甚欢喜,甚至是反抗,因为她心心念念的是一个叫做杨思正的男子。

可就算沈清仪再不愿意,她还是嫁进了陆公馆,这场婚礼还是办的热热闹闹,声势极大。因着陆家沈家是清朝时期的望族,婚礼是按中式婚礼办的。

新婚当晚陆荣祁看着新娶的妻子身着大红色的喜服端坐在西洋弹簧床上,头上还蒙着鸳鸯交颈的盖头,陆荣祁拿起旁边镶金钳玉的喜秤挑起了盖头,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杏子般的眼睛轻轻的合着,睫毛微微的颤了颤,小小的鼻子尖上有一滴汗珠,樱桃似得小嘴唇,贝齿轻轻咬着,脸颊微微的红着,粉嫩嫩的。沈清仪慢慢睁开了眼睛,对上陆荣祁温润的眸子,那眼眸含着笑意。

陆荣祁慢慢观察着刚过门的妻子,她的神色不见欣喜,反而有几分愁苦,几分慌张,却不可避免有几分新嫁娘的羞怯。

陆荣祁天生聪慧,自然是明白沈清仪是不喜这门亲事了。见沈清仪这幅神色,陆荣祁也没了欣喜之意,只轻轻坐于沈清仪边上,淡淡道:“沈小姐嫁与我,自是十分欣喜,但荣祁是军人,如今时局动荡,荣祁有幸统领江北八省的军队,军事繁忙,不能久在家里,希望沈小姐多担待些。若无聊,可去和妹妹们说说话,和母亲姨娘们打牌也使得,再不行也可叫寄叔开车去外头逛逛,去买些衣裳鞋子也使得。”

沈清仪闻着边上传来的淡淡火油硝烟味,轻轻皱了皱眉。听了陆荣祁这话稍稍看了他一眼,本就是多年从军的少年公子,如今更是志得意满统领二十万军队的少帅,加上大婚,一身喜服穿于他身上只衬得他身材挺拔,刀裁斧砍的五官,温润的眼眸,加上平生自来的书卷气,让人移不开眼。想到此,清仪不禁想到那个剑眉星目的深蓝色长衫男子,泪不禁在眼眶中打转,轻轻扭过头去,轻轻道:“谢谢你如此为我考虑。”

虽说沈清仪皱眉只是一瞬间的事,但还是被陆荣祁扑捉到了,陆荣祁不好意思道:“沈小姐,今晚还请将就些,毕竟新婚,毕竟在公馆,母亲看着呢,还请同宿一宿。放心,荣祁自当守礼,如果沈小姐实在不适应这的生活,过几日便禀了母亲去别院小住。”

沈清仪听此言,不仅对陆荣祁生出几分感激来,事事考虑得如此周到,不至于让自己难做,到是个细致人。

两人和衣而眠,一夜无事。

第一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