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12

  两年,过得飞快,期间清仪收到不少杨思正的信件,还收到了一张杨思正的照片,照片中的他长身玉立,俊秀挺拔,甚是好看,清仪把照片夹在了最爱的《纳兰词》里。但是随着时间的越来越近,清仪也不由得心慌起来,清仪每天上学回来,都会问洗素杨思正可有回来,或是有没有信件。

二月初五,他没有回来。二月十五,他没有回来,二月二十五,他没有回来。

三月初一,他没有回来,成衣店的掌柜带着小伙计来给清仪量身形,制嫁衣。

三月初三,他没有回来,府上的众小厮游走于亲戚间,告诉沈府大小姐三月初七出嫁的消息。

三月初五,他没有回来,江北派来迎亲的副官宋解来到了沈府。

三月初六,清仪什么都不做,命人搬了条梨花圈椅在沈府门口坐着,从凌晨四点到深夜十一点半,呆呆的坐着,望着门外,希望那朝思暮想的他从天而降。

沈母见清仪将近一天一夜没有休息,明天还要启程去江北陆家,把清仪哄着回了房间去。

清仪回了房间,眼泪珠子刷刷的往下落,沈母见了,哭道:“我苦命的女儿啊,那天杀的杨思正怎么还不回来?”

清仪听了,只哭的更凶,母女两人抱头痛哭。母女二人说了些离别的话语,沈母又说了些江北陆府的众人,还有一些新妇之道。

沈母和清仪絮絮叨叨的说了大概两个小时吧,沈母回房去了。清仪忙问洗素:“他来了吗?”

洗素缓慢的摇了摇头,清仪听到这个答案,虽说是意料之中,但是还是心痛了一下,眼泪又流了下来,哽咽道:“他,还没有来,我,我该怎么办?难道真要嫁去陆家吗?”

洗素在一旁安慰道:“小姐,小姐,您别哭了。这还有四五个小时才天亮呢。杨公子一定赶的到的。”

两个小时后,清仪问洗素,洗素摇了摇头。又过了两个小时,丫头们端着大红喜服,端着凤冠霞帔,来伺候清仪梳妆,清仪再次问洗素,洗素依旧摇了摇头,清仪止了哭泣,木讷的由着丫头们梳妆。

两个小时过去了,清仪看着西洋镜中那巴掌大的小脸上的曾经柔柔垂着的青丝高高挽起,成髻。

丫头们拿来了盖头,清仪再次问洗素,洗素摇了摇头,之后再也忍不住,哭道:“小姐,您就忘了杨公子吧。”

清仪木讷的由丫头们盖上盖头,扶着丫头们的手,走向前厅,拜别祖父,父母。

沈夫人见清仪由着丫头们扶着,款款走来,内心酸涩不已,泣不成声道:“我可怜的儿啊,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了。”

沈老太爷和沈父也眼眶微红,沈老太爷似叹息,又似叮嘱似得说道:“清仪孙女,忘了杨思正吧,你们俩无缘啊。”

之后,沈父沈母又叮嘱了清仪几句。门外,小厮来报,副官宋解来接亲了。

清仪缓缓跪地,深深的磕下头去,哽咽道:“不孝女拜别祖父,父亲,母亲。”

此时,门外响起了浑厚有力的声音:“江北副官宋解代陆荣祁来接亲。”

丫头们扶着清仪缓缓坐上了陆家的迎亲洋车,拜别清仪自小长大的故土。

清仪不知道此生会不会在和杨思正见面,但是他占据了清仪三年的朝思暮想,只是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与他无缘结为夫妻。

第十二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1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