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4

  清仪这一日早上起来,没来由的就想到那个俊秀非凡的男子,他的声音可真是好听啊,温润的声音带着致命的诱惑,只勾的清仪在想多听几次。但是就见过杨思正那一面,后来几天大哥为了自己,都是一下课就赶着往门口跑,他估计是不着急的吧,每回大哥出来的时候,总不见他,清仪没有什么理由逗留下来,去寻杨思正见上一面,只好闷声和大哥回家。

今天是星期六,学校不上课,清仪不用去学校,因着多次想见他却见不到,闷闷的。听闻母亲今天出去外头的逛街,自己已经多次不和母亲出去了,又因为在家里闷的慌儿,便想去陪母亲出去。

清仪和母亲坐在一辆小车上,前头司机开着车,车上还有清仪的贴身侍女洗素和母亲身边的月妈服侍着,还准备着上好的碧螺春,备着精致的茶点。车外是几个便衣的保镖立于车的廊上。本来清仪是不喜欢如此大张旗鼓的出行的,但是父亲不放心母亲说是保护母亲,母亲拗不过父亲,也就只好如此了。

车子停在了一家衣装店里,店里的总管自然是认识沈夫人的,一见沈夫人来,立刻放下手中的活计,来亲自作陪。

一旁的伙计立刻机灵的拿出店中最好的衣料来,是一匹江南杭州的水纹锦,还有一匹颜色为深蓝色的蜀锦还有几匹上好的布料。清仪一看见这深蓝色,立即想起了那一天,杨思正便是穿的深蓝色的长衫,这正好是一匹深蓝色的蜀锦,扯一身做身裙子,应该很好看吧。

还未等沈夫人说话,清仪就对沈夫人撒娇似的说道:“娘,您看那匹蜀锦我要做身裙子好不好?”

沈夫人抬眼一看,那匹蜀锦的料子虽好,但是清仪今年才不过十五岁,这颜色有些沉,不太适合清仪的。但看到自己女儿希翼的眼神,倒是不忍心拒绝了,也就一匹布料,就应声说了句:“总管,没听见小姐说吗,还不包起来。”

总管喜不自禁,连忙应道:“是,是,夫人,马上给您包起来。”又忙着推推荐其他料子。

沈夫人选了几匹上好的布料做旗袍,自然清仪也选了几匹素色的布料做衣裙。

之后,沈夫人去珠宝店挑饰品,清仪不太喜欢那些宝石,但是倒是想挑几件和衣服相搭的发卡什么的。也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每回见着他时自己都是好看的,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

星期天晚上,洗素像平常一样服侍清仪梳洗,但是,清仪说给洗素把那件粉色带有兰花花纹的裙子熨平了。平日里,清仪是不管这个的,由洗素搭配,但是如今自己注意起这些事情。洗素还比清仪小两岁,自然不会懂清仪的小心思。别人自然更不会知道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情。

只是却想不到清仪喜欢上一个男子,或许清仪自己都不知道吧,那旁人更无从知道了。

第四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