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10

  清仪在第二天早早的去了学校在校门口等着杨思正,杨思正去学校一向早,清仪只等了一会儿,杨思正就出现了。杨思正见清仪在校门口,忙把清仪拉到一个角落里去,着急的问道:“清仪,如何了,婚事可有退掉?”

清仪见他着急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轻声道:“那要看你了。祖父说要我今天把你带回家去,祖父看看你是否值得托付终身。如果祖父认可你,就退掉亲事,成全我们。”清仪到底脸皮薄,说到后头几个字,低下脸去,掩饰脸上的红霞。

杨思正听了不由得大喜过望,激动的说道:“真的吗,清仪,我们还有希望。我一定今天给你祖父留下一个好印象,让老人家成全我们两个,你就等着做我的新娘吧。”

清仪听到最后几个字,越发害羞,小跑着跑走了。

等到下午,杨思正和哥哥并肩走了出来,杨思正依旧是那一身深蓝色的长衫,但是清仪怎么看,怎么好看,清仪心想,杨思正这样出挑的男子,祖父一定会认可的,祖父还夸过他写的文章,八成是会同意的吧。

到了沈府前厅,沈家老太爷,沈父沈母都在前厅里等着了。清风率先请过安后,站于了一侧,清仪也请了安,站在了杨思正的旁边,杨思正相貌堂堂,身形也颀长高大。沈家老太爷看了一眼,微微笑着,有赞赏的意思。

而后沈家老太爷又问了问学识,也是一派欣赏之色,一旁的清风似是想到什么似的,说道:“祖父,我曾经把思正的文章拿给您看过,您当时就说思正文采好,志向高远呢。”

沈家老太爷回想了一下,想起来了,说道:“对,对,我想起来了,文章是写的好啊。”而后又想起什么似的,皱着眉头道:“那他是那个医馆大夫的儿子?”

杨思正看见了沈家老太爷皱眉的神色,迟疑的点了点头。沈家老太爷见了杨思正点头,思索了片刻,沉声说道:“清仪,人我见了,你们不合适,婚事是不会退了,两年后就嫁去陆家吧。”清仪听了沈家老太爷的话,脸上一点血色也无,喃喃道:“为什么,祖父您明明很赞赏他的,为什么会不同意呢?”

沈家老太爷见清仪失态的样子,转过头去沉声对杨思正说道:“杨公子的才学相貌都是出挑的,只是出身不由己啊。并非我老头子看不上寒门学士,只是不相信如今时局啊。时局混乱,寒门学士十个中有九个是不得志的,唐朝元稹悼念其妻韦丛有《遣悲怀三首》其一为“谢公自小偏怜女,嫁与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尽箧,泥他沽酒拔金钗。”老头子我只有清仪一个孙女,不能看她成了第二个韦丛啊。”

杨思正听了沈家老太爷一番话沉默了,沈家老太爷所说的话,一字都不错,对当今时局分析的也透彻,自己没有一个字能反驳,自己现在没有能力来保证清仪的一生不会是第二个韦丛,但是就样了吗,他不甘心。

第十章,人生自是长恨水长东1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