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番外一 鸾音诀:未負离人归

  鸾音诀:未負离人归

六年后

阜奚

旭日里草长莺飞,园圃里的鸢尾争相斗艳,路边的月季次第盛放,河岸的垂柳,绿的越发喜人,不知名的各种花儿,让春天热闹起来,日子也如阳如蝶般摇曳生姿。

走过哪里皆有香,望向四方满眼绿,每一片风景都诗意盎然,每一处树梢都翠意葱茏,每一个人的脸庞都绽开笑容......全世界明媚阳光,风云平和,温暖静好。

年轻的夫妻相依相偎,娇美俊绝的容颜,嘴角唇瓣扬起一样的弧度,仿佛光阴不曾在他们身上留下痕迹,依如往昔未减华姿,默然倚靠看着小儿嬉闹,是最美的琴瑟在御的画卷。

吱呀,小院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一对衣着考究气度矜贵的中年夫妇,挽着手迈了进来,并没有打断,一家三口幸福和谐的气氛。来人是明风的父母,明淮和沈漫,他们不紧不慢的走到石桌旁坐下。

“爷爷奶奶,您们来了吖!”小男孩玩的尽心,疲乏了到亭子里喝茶,看见祖父祖母,礼貌的打招呼,打破了两辈人之间的沉默。

“是啊,我们想小云儿,来,过来奶奶这。”沈漫拉过孙儿,拿帕子细致地为孩子擦汗,疼爱之情溢于言表。

“爸,妈,您们这是有什么事吗?”明风有些讶异,不怪他疑惑,虽说儿子出生次年,也就是满周岁,父母亲自过来,一家人和好如初,眀氏家族也承认云月的身份,而且遵照他的恳请,将名字微改。平时有空闲,他们也时不时过来,但从来没有一起,因为阿峥的个人原因,近几年全在国外,父亲经常需要打理铭仕,也多次提过让他回去,却也没有勉强。今日两人看似寻常,隐约让他察觉异样,好像有什么重要交代。

“来看看,确实也有事和你们商量。”听到儿子的发问,明淮将慈祥的视线,自孙儿身上移开,口吻也显现严肃。转头示意妻子,沈漫心领神会,牵着小家伙进屋。既然说的是你们,云月自是要留下,想来是有关孩子的。

“大风,小月,爸爸此次是特地告知你们,家族决定培养小云儿,作为下一任铭仕继承人,你们有没有什么意见?”初次乍听明父对二人的称呼,云月忍不住想笑,后还和丈夫打趣,如今已是习惯了,况是这般认真的话题。说实话,她不愿意儿子生长在豪门,宁愿他平凡普通,不因家世而存着优越感。纵然眀氏家风严谨,没有几例勾心斗角,争权夺势,相反的,大多皆是对高位十分淡泊,以致于继承者虚设。

“爸爸,我知道目前铭仕的处境,但我不能替孩子抉择他的未来,他以后要走怎样的路,要他自己选。不过我会告诉他,他可能要担负的责任,等他成年之后,若他愿意,我不阻拦。”明风握着妻子的手,思虑良久给了父亲,这样一个答复。自阿峥情伤避居国外,他便料到,家族会考量到云儿,早作了打算。云月不意他会如此回应,心下感动不已,他定是懂得她的心思,却也不能不为家族考虑,等孩子长大成年,听凭他自己的意愿,是最好的周全。

“大风,我理解你想给孩子,最自由快乐的童年,只是阿峥他,他说他不会娶妻,养在身边的安安,一是个闺女,二是非亲血脉,爸爸也是不得已。”明风知道铭仕继承人,历来是自幼便要接受培训的,像他和阿峥儿时一样,但云月一定舍不得和孩子分开,他又何尝想呢。

“爸爸,我明白,但我想小云儿留在我们身边,那些必须才能我会教给他,我们各让一步,行不行?”如果非要孩子现在回去,他第一个不答应。

“那我再同你叔公叔父们商谈吧,尽力争取。”

“谢谢爸爸。”夫妻俩异口同声。

正想寻个别的话题,将略显沉闷的气氛缓解一下,母亲沈漫抱着孩子,急匆匆的过来,小男孩手里拿着一本相册,确切的说,是贴图日记,边角褪色磨损,一看便知是多年前的旧物。

翻开一张张泛黄的纸页,一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缓缓铺展开来。

==========================================================

苏茵,江南世家苏氏幺女,因是难产加不足月,自幼体弱多病,后又身染寒症,长年手脚冰凉。但悉心照料,也是出落的亭亭玉立,且才思敏捷,蕙质兰心,通晓诗经古史,真正的水乡韵致。

云天,北地小城的孤儿,天资聪颖自学成才,是为心灵手巧的篆刻师。因为无亲无家,也就到处游走迁徙,虽是无牵无挂的流浪者,但也生的儒雅隽逸,气度卓然,颇有清俊诗人的模样。

二人在阜奚相识,同看中一只青鸾木雕,结下不解之缘,相知相惜相恋,彼此钟情倾慕,后被苏家知晓,他们的交往受到阻挠,最终携手私奔。

小月,原来茵儿是你的母亲,难怪我一直觉得你们相像。沈漫抚着摊开在石桌上的相册,一位纸伞立画桥的女子,容貌清妍灵秀。

“您认识我妈妈。”云月十分惊奇,小时候常听母亲提起江南,思乡愁绪溢满水眸,这也是她为何来此地安居的缘由。后来也从父亲口中的只言片语,猜测得知,母亲是富裕之家的千金小姐,却为他甘愿受苦,所以父亲一直觉得亏欠,总是自责内疚。父母的故事,各种曲折她是无从知晓的,只替他们惋惜。

“苏沈是世交,我和你妈妈大小一起,是闺中密友,我年长她三岁,她很喜欢跟着我,乖巧听话的唤姐姐。”沈漫忆起往昔,神色喜忧参半,明淮接过她怀里的孩子,并轻揽了揽她的肩,“其实,茵儿本是和明淮有婚约的,但是我和你爸爸,大学时认识,在不知身份的情况下相爱。当年茵儿说她有意中人,提出来退婚,初始只是为了成全我们,再后来,她遇到云天,悄悄告诉我,她真的爱上这个人。苏家自是心疼她,怕你父亲漂泊不定,茵儿身子又弱,就横加阻拦,她被关在屋子里,我去看她,她求助于我,我不忍她与心爱之人分开,便帮他们逃了出来。”

“我们约定的,她和云天安顿好之后,她要联系我,但是自离开,就杳无音讯,一开始我以为她怕我们找到她,但是许多年她也没有书信,我才明白,原来她早就打算再不归返。”

“她原告诉我,会和云天去澜溪,都是我们没有找到,你们一家是住在了哪里?”

“我出生起就一直在宛城,父亲开了个木雕铺子,他不肯让母亲找工作,所以生活清贫些,但他从来给我们的,都是最好的,尽最大的努力,让我们过的安逸。母亲说他是好父亲好丈夫,亦是最好的爱人,终生的伴侣。”

“看来茵儿没有看错人,当年她就非常笃定,她说,她的一生也许很短暂,她想趁着生命灿烂,尽情的活一回,肆意洒脱的爱一场,也便没有遗憾。而那个命中之人,已经出现在她的身边,她要和他走,要和他一辈子在一起。”

“嗯,爸爸妈妈很恩爱,街坊都很羡慕我们家,邻居还笑说,爸爸宠妈妈,像疼女儿一样。”

“你母亲是不是改了名字?”

“我听您唤茵儿,妈妈名字是苏音,音乐的音。”

“难怪,她的闺名是唤作绿草如茵的茵。”明母叹了叹气,微微顿了稍许,“其实,她不回来,是给我们所有人留个念想,祈祷她在世界的某个城市,安然无恙平静生活,不愿至亲白发人送黑发人。然而,这么多年了,我们都没有放弃寻找她,苏伯父给孙辈取名,茗荨茗莱都是出自荨茵莱茵。”

“你外祖父外祖母健在,还有个舅舅叫苏胤,他的妻子就是风儿的姑姑明妤,他们的双胞胎女儿,苏茗荨,苏茗莱,小名初初晚晚。”

云月压抑住内心翻涌的激动,原来这世上,她还有血脉相连的亲人。

“彼时茵儿曾说,她做不了明家的媳妇,以后她嫁了人,生个漂亮的女儿,将来许给她的儿子,明淮也是欣喜应许,真真一语言中。”

若非方才小云儿翻出妈妈的储物箱,沈漫看到了云月的记事本,发现他们一家三口的合照,谁也没想到,他们竟是有天定的缘分,她在父辈时,就与明风有姻亲之约。

“哎呀,老婆,你以后有娘家了吖。”明风一把揽过妻子,拥在怀里,丝毫不顾忌,父母孩子在场,出言调侃实则安抚。他知道她此时的心境,父母先后离世,虽然自己给她倚靠,但终究比不上亲情。

“是滴,看你敢惹我生气。”云月也是开心。

翌日,一家五口去苏家拜访,整个族氏都欣喜不已,尤其是苏老爷子夫妇,拉着她的手,一左一右坐在一块,激动的心绪难平,一度泪语哽咽,眼睛都未挪动半分。或许这就是血缘亲情,初次相见这般亲近,一向冷清的云月,竟没有感到排斥,反而很高兴,一下子将老公都抛诸脑后了。最后明风看不下去了,直接从外祖父母手里,把媳妇抢了回来,紧锁在怀,一手还牵着儿子,架势颇为戏剧。苏家人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遍,也就同意并接受了,和和乐乐的大团圆。

昸眿菋柍
爱你的人总怕给你的不够,而不怕你要的太多

番外一 鸾音诀:未負离人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