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24 历史的谜底

  将你当作自己,才敢隐忍委屈

将你视为生命,才能珍惜呵护

清秋凉风盛,皎月落霜满,只是照在某个房间,揪搅的乱七八糟的被子上,再投在某个神情挫败的人,光洁英挺的脸上,可就没那么美好了。某人实在是惆怅,窗外的月亮圆如面盘,然而他心里的月亮,总是不肯许他圆满。

浪漫的烛光晚宴,又一次求婚被拒,明枫想不通为什么,连梓松他已释怀,楼芷画她还不能原谅,自那日他确定她对过去对放下,开心的不得了。之后天天哄着,求着,巴望着早点领个证,他和儿子才合法,自己能名正言顺宣示主权,可是云月说什么也不肯答应,他也弄不清,她在闹什么别扭。若是从前,绑也绑去民政局了,眼下却是不行,她身娇体贵,不能磕不能碰,闲人三尺之内不得靠近,蛮力硬来自然使不得,她和孩子半点闪失不能有。这些规矩全是自个定的,所以自作自受,亦甘之如饴。

翌日晴空万里。不过是被拒绝嘛,我们明大少爷也不怕,坚持不懈纠缠不休,脸皮也是越来越厚,粘人的工夫日渐增长。说着说着又来,这次很有心意,捧着灿烂的向日葵,而不是红艳艳的玫瑰,兴许能成功,祝其好运咯!

“为什么不答应?”

“就是不愿意?”

“总得给个理由吧。”

“自己想。”

“我,我,我不知道。”

“你,继续,好好想。”

“给点提示呗,我这实在没有头绪。”

“我问你,你是喜欢苏晚晚,还是我?”

“晚晚,关晚晚什么事?我自始至终爱的只你一人。”

“你不是因为晚晚才报复兰宇,不是因为我和她相像,才...”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你过来。”他拿过电脑,打开一个文件夹,画面里是粉色小洋楼,别墅里有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洋娃娃一般可爱,正在草地上,和一只纯白的泰迪,打滚嬉闹。样貌清纯水灵,与云月的古韵典雅,倒是风格迥异。

“是,我是为晚晚仇恨兰宇,因为晚晚现在这样,全是拜他所赐。”明枫的手背青筋暴起,稍微顿了片刻,“晚晚是我姑姑的女儿,大学考到黎城L大,之后就一直住在明家,父我母很疼她,我也当她是亲妹妹。但是未到入学时间,她在一个偏僻的陋巷,遭遇了抢劫,争执中被推倒,摔在了马路牙子上,致使昏迷两年。醒来后,智商与八岁孩童一般。”解释起来就是最简单的,她是他的亲人。

“她,有没有被欺负。”声音略微颤抖,钱财不过身外之物,若是。。。

“幸好,若是晚晚被那些人玷污了,我定会将兰宇千刀万剐,怎么可能只是这么轻易打压而已。”

“这些是兰宇找人做的?”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他这么恨,莫非。

“不是,但他是罪魁祸首。后来翻看了晚晚的日记才知道,她很早就喜欢兰宇,考到L大也是因为他,喜欢兰花兰博基尼,全是因为那个人的姓。那天,她是一个人悄悄跟着兰宇,本打算告白的,却遇到了街头混混。”

“这么说,兰宇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喜欢他的姑凉?,喜欢了很多年?”

“是啊,他什么都不知道,我妹妹却在病榻上躺了两年,人事不知,你说我怎能不恨?”

“可他并不知情。那么喜欢他的晚晚,应该不希望他过的不好吧,你们兄妹感情这么好,她肯定也不愿意,你为了她这么难过。干脆就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云月覆上明枫的手,握紧他的掌心,似安抚似劝慰。

“兰氏如今和楼氏同气连枝,放过他等于放过楼家,你...”他有些反应不过来,诧异的张大嘴巴。

“楼小姐对我做的那些事,都是因为太喜欢你,她只是用错了方式方法,再者她如果真的狠毒,还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你也不要揪着不放了,说到底是你惹的桃花债。”她撅起樱唇,坐正了身子。

“你为什么对仇人都能一再手软,却是对我一次次心狠呢?”明枫见她像是吃醋的小模样,欢喜极了,一把捞过云月,让人坐正了腿上,敏捷而温柔。转念又有些不平,为什么她能放过曾经那么伤害过她的人,却独独与他斤斤计较?

“大概是将你当作自己一样。”

“傻丫头,总是让自己委屈,从今往后,无论谁也给你委屈,有我呢。”

越是爱一个人,越是在乎介意。因为分量愈重,疼痛才愈深。而只有将你当作自己,才敢一次次放弃,才甘愿委屈隐忍。

===========================================================================================================

夜深人静,满室寂然,怀里的女子好梦正酣。

明枫想起很久以前的事,他和松子虽不在一个城市了,但也没有断绝联系,他曾提过他喜欢的女孩子,甚至有一天为了她,放了自己鸽子。还有一回,说好了暑假,他从国外回来,两人聚面的,也被爽约,是那家伙在学校兜兜转转,想要巧遇佳人。后来学业繁重,他就极少回国,松子也如愿以偿和她谈恋爱,更是无暇顾及他,他还怒他重色轻友。他好奇那是什么样的女孩子,因她腼腆内敛,松子发来的图片,多半是偷拍的角度,看不清整张脸。而他患病的时候,正是晚晚昏迷期间,他忙的交头乱额,无法分身回来探望,再之后就没什么消息。

偶尔忆起过,在某次视频中,明枫在异乡,松子在宛城,地点均是病房。他看到好友,将电脑移向趴在床边的女子,她睡着了直露了小半张脸。松子说,他有想过将心爱之人托付于他,但是考虑到两人的家世背景,主要是性格,说他肯定会让他珍惜的女孩受委屈,所以不舍得。当时,自己还嗤之以鼻,说才不稀罕呢。在疗养院重逢,松子骨瘦嶙峋的躺在病榻之上,正在擦拭一张照片,他拿过来看,女孩子用鲜绿的叶子,遮住了脸,唇角挽着笑弧,当时只觉那双盈盈的翦水瞳眸,恍惚分外熟悉,却也没有细察。

“这就是你想托我照顾的那个人?”

“是啊,不过我想她如今应是过的很好吧。可惜...”

“你还挂念她,她怕是早不记得你了。”

“忘了才好,可你不了解她,她那么执着,恐怕难以放下。”

“唉,幸好你没有托付于我。”

“你吖,以她的性格,嫁给任何人都会是求之不得,是你没福气。”

当年,松子没来得及让他看到正脸,女孩子微微动了动,他怕吵醒她,急忙关了视频,他只听她迷蒙的声音,唤了声梓松。而那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照片,堪堪让他错过她的真颜。

云月亦是记得的,有一次,她在床边打盹,醒来时,只见梓松在收电脑,未闭合的画面,是一双漂亮修长的手,骨节分明,比自己的都好看,但她也辨别出来,是男孩子的。之后他也说了,是他儿时挚友,听男友提起过很多次,便没怎么关注。多年以后,明枫和她说起,她才惊觉,原来那么早,他和她就有了牵连。

中秋那日告别连池,明枫离开宛城,直接去了疗养院,这一次不是去看晚晚,而是松子。他将一切和好友讲明,他惊愕也释然,笑着祝福,并要他保证,一辈子待云月好,宠爱她呵护她,不许委屈半点。

他说,他的身体虽好转,但终究异于常人,无法给心爱的女孩庇护,他希望他给不了的,也要有人能给她。他钦佩兄弟的气度,也折服于他对她的深情。因为他还要自己保密,别告诉云月,他仍存活于世。

曾经最怕不能娶她,最不愿将她假手于人,如今只盼她幸福,没有他的未来,她会有深爱的丈夫,乖巧的儿女,平安喜乐一辈子。他何尝不是存着私心,宁肯她永远记得青葱岁月里,那个风华正茂意气飞扬的少年,别再见此时,沧桑沟壑垂暮老者的枯容。

上天没有给你想要的,必定是另有打算,红颜骷髅一念之间。=======================================================================================================

夜深人静满室寂然,拨云见日雾尽天明,他和她相拥而卧。那些时过境迁的往昔,在细水长流的生活里,岁月时光的沉淀下,再次提起,似乎也没有那么痛彻心扉。

“松子当年有没有想过将你托付于人?”

“有的,他不止一次起了这样的心思,是我没答应。”

“幸好你没有点头,万一你和那人日久生情,我可怎么办?”

“不会的,受托之人必是信任至极的挚友,那样我肯定会一直记起他,哪里都是他的影子,莫说是喜欢,怕是会远离。拿你来说吧,若是在爱上你之前,知道你与他相识,说什么我也不会动心。”

“得亏是尘埃落定,你还有了宝宝,否则你肯定又躲起来,对不对?”

“是的。”我曾经爱得多深,就又多放不下。他离开的许多年,我不敢提起,一点点头发丝,也能让我觉得疼。

“我真是运气不错,遇见你刚刚好。”

“如今想想,他多年托付之人,似乎与你有些相像,你不会就是他口中的那个疯子吧?”

“如果真的是呢?”

“那就实在感谢命运,让我们没相遇太早,否则我一定不会爱上你。”

是啊,假如当初那样的情形见面,那么她肯定只把他看作,恋人的故友,永远走不出阴影。而他们,若不是历经波折,尝尽煎熬磨难,又怎么会爱的这么深,如何将彼此视为生命中,最重要最珍惜的人。

错过了最初,获得了最后。也许他们遗憾彼此晚了很多年,但庆幸还有漫长的一生,足够弥补缺失的过往。来的太早,却不能终老,有什么意义。来的晚一些,爱的慢一点,只要最后是你,又有什么关系。幸福不怕迟到,只怕你不赴约。

昸眿菋柍
因为得之不易,才更加可贵

Chapter 24 历史的谜底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