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21 复燃的信仰

  你说你害怕受伤,那么这一次换我勇敢,定会竭尽全力护你无虞

你说你重新来过,那么这一次换我坚守,必要铜墙铁壁逼你后退

九月末的风,仍是带着暑气的,吹着浅蓝天幕漂浮的云,和哄孩子一样,懒洋洋的晃着摇篮。阳光透过窗台探进来,屋子里两个年轻女子,轻轻和着调哼曲,婴孩乖乖巧巧的睡着了,可能梦见了好吃的,香甜的吐着泡泡。

清晨,日光微暖不炙,云月陪阮阮一起,抱着缘缘晒太阳,才没多大一会,小儿贪睡,阮阮怕日头高了,刺激小家伙的皮肤,就进屋安放在摇篮里。本也是想让女儿躺在臂弯里睡的,只是有些话要和好友聊聊。

“月牙,你们近来怎么了?”眼瞅着闺蜜终日郁郁寡欢,虽她已将前些日子的事,大致和自己说了,但仍是让人担心。她在这里闷闷不乐,又听阿良说,那人也是天天买醉,好像还和家里闹翻。唉,这两个人呐,明明在乎却非假装糊涂。

“阮阮,我不该答应他的。”

“可你的眼里心里的爱是藏不住的。”

“正因为我深爱他,所以不要在一起。我在乎之人所爱之人,都太容易离我而去,我不能给他带去好运。”天涯海角,唯愿君安。

“我不能和他在一起。”云月的声音低的不能再低,几乎没说出口,但是忽闻一道愤怒的男声插入,霎时骇了一跳。

“到了现在,你还这样说吗?云月你到底有没有心?你知不知道,枫哥为了你,已经放弃了明家的一切,甚至舍弃了那个光环一样的姓氏。一开始是他不对,不该威胁你,可是现在为了你,他那么骄傲的人,低入尘埃,守着你,等着你。”顾良真是气得肺要爆炸,这女人哪里好,论容貌,她的确人间绝色,可是他们见过多少美女,胜过她的也不是没有,再说现在随便动几刀,就是成品出炉,有什么魅力,吸引老大非她不可。只能是上心了,动情了,才至于这般。“世上女子何其多,以他的身份,要什么样的没有,可他偏偏爱上你,死心塌地飞蛾扑火般的投入,你呢?一次次将他推开,你但凡有一点点在意,怎么能这样呢?”

“阿良,你好好说话,月牙有她的顾虑,发那么大脾气干嘛?从开始到现在,她受了多少委屈,独自咽了多少苦水,明枫知道吗?如果不是他的逼迫,月牙会伤痕累累吗?又不是没给过他机会,是他自己言而无信,怪的了谁啊?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找兰宇报仇,干嘛把帐算在月牙头上,再说,谁教过你们,被伤害过就是伤害别人的理由。把事情弄的一团糟,现在哪别人撒气,算什么男子汉?还有要不是青梅楼芷画和...”阮阮当然要维护自己的好友,忍不住与丈夫理论。

两个人都站在自己朋友的角度,各执一词,争论不休。

“你们俩别为我和他的事争吵。”

“我们的事我们会自己解决。”

异口同声,前者是云月,后者是明枫。字面意思相同,深层涵义迥异。

“阿阮...”

“哇...哇”

“就你嗓门响,缘缘吵醒了好吧。”

听到女儿的哭声,年轻夫妇顾不得方才激烈的争执,一起哄起孩子来,也不管他们了。而被提到的当事人,女子靠在沙发一侧,男子站在门口,四目相对,眸光在空气里碰撞,谁也没有移开视线,亦没有走近没有讲话。

她不知他听到了多少,也诧异顾良的言辞,他晓得了一些事情,想要同她谈谈,却见良子和阮丫头拌嘴,自窗外经过,也将她的话全部一字不落纳入耳中。心灵感应般,都忆起了别的。

==========================================================================================================

正午最烈的阳光,随风入了纱幔,酣眠的女子,才悠悠的睁开惺忪的睡颜,拉开帘子,迎面而来的明亮,云月才彻底清醒过来。眯着美眸望见耀眼的日头,刹那似混沌初开,此时才意识到,夜里和某人说了些什么。

时间一晃就是中秋了,阖家团圆的好日子。那天蹑手蹑脚的下楼,却是一屋子静谧,家仆梁婆婆靠在沙发上打盹,想来大家都在午休,明枫也不知去了哪里,不过正好,免得撞见。之后,她就龟缩进房间,吃饭都是陈嫂送上来的,几乎不曾出去过,以防他进来,专门将梳妆台抵在房门后。她把自己关起来,像个囚犯一样,怪的是明枫也并没有来过。

一挨就是小半月,阮阮顾良和他,前日回了黎城,自然是过节。云月终于趁大家不在,踏进了院子,陈嫂刘叔梁婆婆也回家了,她就简单的煮了面,然后收拾了一下,就坐了去宛城的客车。阮阮是极力邀请她一起的,可是别说好友嫁人了,即便是阮家,她也是不会去的,况且这样的日子,是要和家人相伴的。到了小区,开了门,满目灰尘,心还是微微疼了,实在是精疲力尽,随便对付几口面包,就铺床睡觉,也不担心会被打扰,等着休息好了,再去青山吧。

幸好早上赶了第一班车,回家才近晌午,这一觉已是三点多了,在附近的饭馆,凑合了午餐。又买了些东西,就搭车去北郊,墓园的人不多,好像孤身到哪里,都感觉空旷。

祭拜完父母和梓松,下山在门口,却看到本不会出现在这里的人,却是端端正正的站在柏树下,光线交织,他的脸隐在绿荫里,神色晦暗不明。她彳亍徘徊,不知是该回头,还是索性无视路过。

“你为什么躲着我?”正纠结矛盾间,男人已径直走近,抓住了她的手腕。

“我没有。”挣脱不开,急急辩解。

“你答应我了的。”

“明枫,你就当那是我说的梦话吧。”

“云月,你,你简直...”

“就这样。”

心知肚明是她反悔了,所以在海域一直避而不见,他刚回了黎城,她就整理行李离开,心急火燎的赶来,才知她在宛城,马不停蹄的追寻,却是得来这样一个结果。

“梦境是最真实的心事,别否认你爱上我了。”

“你怎么...”

“我就是这么肯定,我认准了你,你就跑不掉。”你看不到吗,我对你的心意,天地可鉴,日月可昭。

“你能在商界只手遮天,难道连我的心,也能掌控吗?”可事实上,我的心早已捏在你的手里。

“为什么离开,非要逼我困住你吗?”

“从今往后,你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威胁我的了。”

“小猫,我们一定要这样吗?你是爱我的。”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我自始至终爱的人是梓松,他就在这里。对不起,让你误会了,我很抱歉。”

“你,难道那些布袋也是他的吗?骰子,扣子,硬币...”

“什么?它们怎么会在你那里?不是早就弄丢了吗?”

“本来就是我的东西,当然该物归原主。”

“不,你弄错了。”

“怎么会呢?硬币的年份是我的出生...”

“那是梓松的,统统都是梓松的。”

“你...”

那些他以为是她爱他的证据,如今她矢口否认,是啊,骰子,扣子,硬币都是最普通不过的东西,他有别人就不能有了吗?所以他说了年份,原来她爱的人与他同年而已,他怎么就能断定她爱她呢?

=======================================================================================================

不知几时客厅仅剩他们二人,她沉浸在回忆的漩涡,未察觉他已经走到了身边。为了给俩人腾地方,阮阮和顾良将孩子抱上了楼。

“重新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风清,云月小姐你好。”

“你真的改了姓,舍弃了明家的一切?都怪我。”

“小猫,你听我说完。我没有被劫持,也没有让人捅了一刀,都是骗你的,是我不好。”

“这一次是假的,那么车祸呢?你的腿三年不能走,也是骗我的吗?她没有说错,我就是祸水,只会害你倒霉。”

“医生说是心理障碍,不是你的错。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你是我的福星,是我的心我的命。”他自以为逼出她的真心,他们之间能够更进一步,可没有想到,却是将她推得更远。

“为了我,付出这么多,值得吗?”

“值得,为了你什么的值得。”

“真是个疯子。”

“是,我就是为你疯了。”

“你。。。”

明枫终于知道,她的一次次退缩,是因为怕受伤,她不踏出第一步,那么换他勇敢,定会竭尽全力护她无虞。这一次重新来过,即使她铸造的堡垒,是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他也绝不后退。云月,今生今世,他不可能再次放她走。

“既然这么感动,干脆以身相许,嫁给我好啦!”

“呸,谁要...”

“怎么啦,肠胃不舒服吗?”

“没事。”

“呕。”

“云月,你,这么大的事你竟然一直瞒着我?”真是不知道该说她什么好,这丫头,都快将近六个月了。这么久,她也是把他们忽悠的团团转,记起吃饭时,有好几次她突然去洗手间,后来和厨房提起少些油腻,她向来口味清淡,以为是佣人以他们黎城的口味为主,让她吃不惯,还为此心疼,亲自煮了粥,也就没多留意。而她多是穿宽松的衣服,也以为她觉得舒服,且又不外出,却忘了她从前最爱躺椅的,现下每回坐的直直的,多半都站着窝着。看着她似乎圆润了些,只当是日子过的开心,如今想来,她全是在掩饰,这哪里是胖了,明明是极瘦的了。

难怪她一直找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催促阮丫头他们回黎城,当下腰身勉强能遮住,再过个把月,肯定是瞒不住的,真是太......明枫听了医生的话,几乎要踹墙了,全身的血液蹭的窜到脑门,气愤惊怒到极点,偏偏又不敢说一句重话。

“你说,你不嫁我还有谁敢娶你?”火气降下去,顿时又是狂喜,这下她跑不掉了,明枫得意洋洋的窃笑。

“你就那么确定是你的...”云月竟然嘀咕着,简直要命的低语。

“你敢说不是。”不等话出口,男人已经跳脚

“是,当然是你的。”除了你,还能有谁啊

“明天就去领证,不,现在去。”

“干嘛,我又没同意。”

“孩子都要生了,你想我儿子当黑户吗?”

当然咯,我们的云月小姑凉,还是很有骨气的。哪能怀了孕,就非嫁给他,还有很多事没有讲清楚呢,那些历史遗留问题,怎么也得揭开谜底吧。

最终没有拗过他,但也没有当天就去,而是满六月,产检后出了医院,明枫就直接将人拐到了民政局。从此,她是他的妻,亦是他终生的信仰。

昸眿菋柍
爱情里最美好的事,就是我和你最终成了我们。

Chapter 21 复燃的信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