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14 遗失的记忆

  我只恨自己,记性太好

我只恨自己,忘性太差

黎城云岭花园,梦幻世纪婚礼

新郎:顾良

新娘:阮颜

明媚的阳光,亲吻男子挽起的嘴角,清俊的脸颊洋溢的笑容,灿烂得连旭日也自愧不如。修长的手指,轻捧着请帖,微波泛滥的眸子,垂首再细看,唇边的弧度不自觉又在加深。

我们之间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牵连,千丝万缕,你逃不掉,躲不开的。看吧,最后我没有逼你,你也是要回来的。

“哥哥。”

“阿铮。”

“嗯,你一定要去的吧。”

“当然,怎么了?”

“你和楼家退婚一事,如今满城风雨。”

“没事的。”

眀铮知道根本改变不了大哥的心意,但仍是想提醒他,当下实是不宜抛头露面。他都有点怀疑哥哥是故意的,特别交代在顾阮婚礼前一周,对外登报声明,他明枫本人从未同意订婚,全属子虚乌有的谣言。一时风波大起,幸好顾家也是不甘示弱,盛大的婚礼宣传,转瞬独占鳌头。

明枫就是在等这一天,她不答应和他一起离开海域,他也有办法让她不得不回来,最好的朋友的婚礼,她肯定不会缺席。五个月,他不仅仅在策划一场相遇,更是为她准备了一份大礼。

重返黎城,他依旧以伤患示人,却是暗地与弟弟联手,从冷落楼芷画开始,打压垄断楼氏的生意,一步步将楼氏逼至死角,再无回天之力。当然,他也没有放过兰氏,一并铲除,也非难事。

也许过了今日,便再也没有楼兰两家了,云月你会不会开心呢?

童话城堡般的别墅,云月陪着美丽的新娘子,化妆盘头打扮。独家订制的婚纱,她的挚友将穿着它,成为今日最令人羡慕的公主,抵达幸福的彼岸,她的王子为她打造了一个王国。衷心虔诚的祝福,善良深情如阮阮,她值得世上最好的所有。

“月牙,你没事吧?”

“傻瓜,你才是新娘,累不累?”

“还好,我知道你不想见他。”可是那个人一定回来的。

“阮阮,你的婚礼我怎么能不来。”有些人,哪能是想不见就不见的呢?

“那是,你要当伴娘的。”

“是吖,终于把你嫁出去啦。”

“好啊,坏月牙,你敢取笑我,看我...”

“哈哈...哈...阮阮,别闹了,小心一点。”

“喔,我都忘记了。”

“你吖,就...”

话音未落,有侍从来说吉时将近,便赶紧再次从头到脚,细细检查一边,确保每个环节零失误,刚刚准备妥当,司仪的声音已经传来。

云月是伴娘,慢慢走在阮颜的身后,亲眼见证好友的幸福,看到慈爱的阮爸爸,微微颤着手将女儿交给另一个男子,陪伴她下辈子的人。她有些感动的眼含热泪,也在刹那想起了父亲,这一生再也没有人可以牵着她这样走,也没有人陪她共赴红毯之约。心里荡开酸涩,余光并没有分给一旁的伴郎,对于她的漠视,明枫并不感到讶异,但不可避免的有些赧然。

婚礼之华丽,可称得上奢靡,足见顾良对阮阮的一片真心。

诺大的休息室里,一群人在给阮阮轻手轻脚的换装,宽松简便的。是的,阮姑凉作为新娘子,有足够的理由,不需要敬酒,而她照顾伴娘也随之沾光。云月看着一脸疲惫的阮阮,很是心疼,不过一生也只一次。

阮阮身子重,加之连番劳累,早已十分困倦,和一众佣仆,将她安顿睡下,云月去了隔壁间,稍作歇息。紧绷的弦松弛下来,本是应一觉不知醒,却是翻来覆去,思绪如潮涌。

目光放远,迷雾黛山里,浮现出父亲的身影。

囡囡,对不起,我不能陪你了,你妈妈等的太久了,我要去找她,不然她都将我忘了。

囡囡,我最放不下你,好遗憾没有看到你结婚生子。爸爸也舍不得你,可是爸爸累了。

囡囡,忘了梓松吧,找个对你好的人,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不要为爸爸的离去难过,你要为爸爸感动高兴,我是要和你妈妈团聚。

......

那日在病床边,父亲说的每一个字言犹在耳。爸爸,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怎么忍心丢下我,留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这世上。从今往后,再也找不到一个让她撒娇,容她任性的人了,再也没有一个与她血脉相连的至亲。大千世界,唯余她一个了,无牵无挂无所依靠。还好阮阮来了,她一直陪着自己,不然她不知道要怎样度过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得此知己,是她最大的福气。

明枫撇下良子,和闹哄哄的人群,一路摸索寻觅,终于在一个房间,找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人,她却是头也不回的盯着窗外,若有所思,对他的到来毫无察觉,自然也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他慢慢的挪过去靠近,也许是感应到了他的气场,云月忽然敛起了遐想,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有些错愣的诧异。难怪方才她看不见他,只因他自作孽的装废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在陪新郎敬酒,而且他的腿不是已经痊愈了吗?云月一肚子的问号。

“来找你。”明枫非常淡定的回答道。

“有事?”她满腹疑惑,也不知从何问起。

“你还是不记得我吗?”

“记得啊,你是明枫嘛。”

“那我是你的谁?”

“朋友吖。”

“你曾经说过你爱我的,你忘记了吗?”

“啊,真的么,我什么时候...”

=========================================================

三年前

十二月十七日晚

帝景龙庭专属包厢。

云月蹙着绣眉,看着对面颇有兴致的人,一脸的茫然,浪费诸多光阴,如此盛装,难道只是为了在一个高级餐厅,陪他吃一顿晚饭。更加令她不可思议的是,向来不苟言笑的人,当下真是眉眼含春,漂亮的嘴唇,溢出不知名的调子,优雅的切着牛排的手,好像是跟着节奏,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若非一直在他身边,她都要怀疑,这不过是个相貌雷同的人罢了,而如今她有种他被神怪附体的错觉。

“给,吃吧。”明枫将一盘整齐小块的牛排,推至她的面前,端起高脚杯,透过玻璃欣赏到,女子呆萌的可爱神态,平静的眸子漾起秋波,粼粼炫目,真是美食与佳人更相配。他加深了嘴角的弧度,得意的沉醉在自己制造的浪漫里,误以为她是受宠若惊,却不知道她实是受到惊吓,懵圈了。搁下酒杯,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吃了一口,也再次动刀为自己切。

他无缘无故的示好,让云月心里警铃大作,颤颤的捻起一块牛排,含在嘴里,在他不怀好意的注视下,吞也不是,咽也不是,咀嚼也不敢。怎么就像是犯人临刑前的最后一餐,他恐怕要放大招,对付敌人的致命一记就在今晚,应该是如此,否则她能有什么价值,得他特殊优待,而是即将成功报复,令他心情愉悦。难怪他一定要她来,在他看来,她一直是棋子,握着刀叉的手,不自觉的攥紧,恨恨的咬着,好像那不是牛排,而是他的肉。

“嘶。”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真是气人恼怒。

“这么好吃,嗯?”明枫见她素淡的脸,终于有了表情,沉默了一路,终于发了声,更是说不出的开心,看她紧拧了眉头,无意的痛呼,也使他快乐。他何时这般在乎一个人,却又如此容易满足,若是洞晓她的想法,还不得撞墙。

云月一记飞眼,愤愤的拿过杯子,仰头喝了一大口红酒,他正欲阻止,但见她瓷白的颈项,液体滑过喉管都能清晰可见一般,他不自禁地随之有了吞咽的动作,口干舌燥的感觉,好像渴了起来。

“真甜。”明枫心想着樱唇粉腔里,定是如蜜汁一般香醇,心念一动,便起身来尝,果然不出所料,比想象中更美味。

“喔。”云月手里的酒杯,尚未放稳,他的吻一如既往来的突然,在她没有防备的错愕中,滚烫的舌已伸了进来,舞弄着贝齿。倾倒的酒杯,顺势滚落,残余的液体滴染上礼裙,却是别样的美丽。

“叮。”杯子碎在坚硬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灵的脆响。他放开了她的唇,却刹那红了眼,被滋润过的两瓣粉嫩,水莹剔透,微微上扬的姿态,像是等待他的采撷。他承认自己不是君子,所以不能坐怀不乱,此情此景怎么忍得住?

“吖。”还没来得及整理湿了的衣服,又是一个猝不及防的公主抱,回神之际已然是在里间的床上,也是在他的身下。

“别急,我来帮你换掉。”边说边动手,拉开了背后的锁链。明枫魅惑的声线,邪肆的眼神,醉翁之意一览无遗。

“不是要去出席酒会。”她不想不愿,他怎么能在对她,对孩子,做了那样的事后,还能这般待她,是要多没心没肺,才能勉力承欢。

“你想去。”明枫含着她的耳垂,轻笑着出声,热气呵在颈侧,让她微微颤抖,听到他的话一愣,什么叫她想去,不是他叫她去的吗?

“晚点再。”这句话她没太听清,已被他彻底打乱了思维。

她也深知逃不掉,挣不开,最后不可避免的,被他诱导着,陷入情爱的漩涡。

“明枫,我爱你。”云月不知是醉了,还是昏了头,一时迷乱的将心里话和盘托出,但是,她明白往后不再有机会,路已行至尽头,她不被需要了,这一生也只此一次,借着酒意吐露心声。可是,她也恨,恨他的狠心,更恨自己的软弱,竟不敢亲口质问。

“什么?”乍闻她的低声呢喃,他有些不可置信,想要她再说一遍。

“我恨你。”明枫忽的笑了,动作也更加凶狠,自己太悲哀了,明知道的,她怎么可能爱他,却还是抱有一点点希翼。是啊,她该是恨的,他强迫她,威胁她,哪一样让她不恨呢?可是若她心甘情愿留下,他又何苦如此,他也是没有办法。

从来没有怕过的人,终于胆怯了,因为他知道,如果不困住她,一旦放手,他再抓不住她。一场酣畅淋漓,明枫用尽手段折磨她,在关键时刻,逼她说了一遍遍“我爱你”,可他却没有回应半字。

耗费体力疲惫困倦的云月,以为结束了,却是被他重新装扮,带进了中石旗下明月轩,礼服是最不喜欢的鹅黄,但她没有提,因为他根本不会在乎她的感受,只要他自己高兴就好。

当明枫准确的报出时间地点,云月半晌接不上话,仿佛在苦苦搜索回忆。

“很抱歉,我不记得了。”

“真的不记得了吗?”

“嗯,一点印象也没有。”

“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你,你要干什么?”

云月见明枫霍地站起来,大步逼近她,转眼已欺身而来,她被困在墙角的床上,无路可退,立刻着急慌乱不已,鞋也没脱就跳到了干净洁白的被子上。

“我想让你恢复记忆。”

“我不想。”

“不想恢复,还是不想记得,嗯?”明枫说着唇已经往下压,带着灼烫的气息,几乎贴在她的鼻翼额首。

“我记得又怎样?那都是被你逼的。”云月惊怒之下忘了伪装。

“原来你真的在骗我,你从来就没有失忆对不对?”

“是啊,我多恨自己忘不掉。”

“你竟是这般恨吗?”

“是,不然你以为呢?”

“我也恨,恨自己记性太好。”

世事往往如此,你越是想忘记,越是记得更刻骨铭心,你越是想遗失,越是无法丢弃。命里该是你的,你躲不掉逃不开,不该是你的,抢不到夺不来,唯有顺其自然,遵从本心。

昸眿菋柍
原来我以为这世上最容易的一件事,就是忘记,后来我总算明白了,原来这世上最难的事,才是忘记。

Chapter 14 遗失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