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18 约定的童话

  半年,你若能使我爱上你,我认输。若我不想走,你放我离开。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6个月,182天,4364个小时,262080分钟,15724800秒,是不是足够爱上一个人?

二月初的新城,凌冽的寒风,打耳畔呼啸而过,层峦叠翠的山峰,笼罩在飘渺的云雾之中,天地万物出奇的安静,素雪红梅的盛景,果真名不虚传。栈道上的一男一女,眉目如画姿容绰约,却是让这美更加出彩。

”冷不冷?“男子温柔的帮女子拢了拢围巾,轻轻的问询,声音宠溺深情,似是能将这山涧的冰溪融化。

”还好。“女子不自在的抬手理了理鬓角被吹乱的发丝,俏脸略显羞涩的泛起绯红,令这满岭梅花失了颜色。

一步一脚印,足下的积雪,吱吱作响,欢快的唱着歌一般,也可现出路过的人,心情十分的好。

”阮阮,梅岭雪景真是美不胜收,你们没去真是可惜。“

”月牙,你别眼馋我了,我也好想看的,都怪阿良非不让我去嘛。“

”哎呀,我太高兴,都忘了你现在不宜爬山,顾良也是为你好,知足吧。“

”将近六个月了,再说我哪有那么娇弱,哼。“

”别撅着嘴啦,心情不好会影响宝宝生长的,等明年再来就是了啊。“

”也只能这样啦。“

云月和阮颜正说笑着呢,屋外两个身姿挺拔的男子,一齐走了进来。

”我的小祖宗,你别动,我来。“不等房子里的人打招呼,稍前些的人,大步跨了过来,眨眼夺过了阮阮手里准备砸核桃的小锤子,闻其声知其人,来者正是顾良。跟着进来坐在云月身边的人,除去明大少爷,还能有谁呢?

阮颜撇撇嘴,拍拍手以掩饰不自在,虽然二人是夫妻,可是在好友面前,如此秀恩爱,也着实有些尴尬。再瞧那一对,却是好像没有察觉他们的异样,但是目光里怎么有一种相似的笑意,像打趣又像羡慕。不过是月牙盯着她,明枫望着自己老公,顾良也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声,以缓解气氛。阮阮因为怀孕极少出门,这次闹着要赏雪,偏黎城近南方,又不能不依着她,只好在北地各处折中下来了新城,怕她闷,就拉着好兄弟和她的好朋友一起。

云月看到明枫的一刹那,思绪翻涌如潮,梅岭上他所说的话,一字一句印刻在心上。顶峰的石崖,他敞开大衣,将她紧紧裹在怀里,雪一片一片飘进脖颈,却是没有感到寒意,只听见他胸膛如鼓似雷的砰砰心跳声。

”一年,小猫,我有信心让你爱上我,好不好?给我一年时间。“他恳切真诚的声音在额首盘旋,说完便捧起她的脸,黑宝石般的墨瞳,期待的看着她。她早就爱上了吖,再给他时间,只会让自己陷得更深。

”半年。给我个机会。“明枫见她不说话,以为是她不愿意。

”雪小些了,我们下山吧。“云月侧过身子,想要避开他的目光。

可是就算她不肯答应,他也必须要这个准许,”你忘了我的新年愿望吗?“固缚住欲逃离的人儿,不准她退缩,执意要个承诺。

”好吧,还有三个月。“

”不,从明天开始算。“

”你...“

”就这么定了。“

”不许你反悔。“云月握着杯子正出神,耳边却忽的响起他的告诫。转脸恰好贴上他的唇,大吃一惊的往后靠,明枫不知什么时候,凑的这么近了,仿佛守株待兔般等着她送上香吻。

======================================================================================================

日如逝水,时间悄无声息的溜走了,晃晃悠悠的在新城的大街小巷,兜兜转转已近五十多天,流连于山川河湖,痴迷于特色美食,穿行于梅岭雪海,对这城池充满了依恋。明明叫新城,却处处是古韵,真是让人不舍离去。

阮阮很喜欢居所的环境,央求顾良让她多住些时日,对于她的话,他自是当作圣旨一般,于是拖着明枫云月二人一起驻留,几乎将这城市各个角落逛了个遍。每一处的食物,阮阮嘴馋的只要不忌口的,全部吃个痛快。

云月和明枫亦是一路陪行,游览品尝自在随心,几人就像在度假。他们都没有再提及那个约定,但彼此却很有默契的遵守,她不刻意排斥他的亲近,他伴她左右体贴入微,俨然是甜蜜恋爱中的情侣。

自梅岭下山再见,二人除去没有住在同一间屋子,其余皆同出同进,同吃同行,寸步不离。阮阮还打趣他们俩是如胶似漆,其实多数是他跟着她的,她去哪里他就是影子一样的存在。

某个晴朗的午后,顾良去拿孕检报告,明枫在房间处理事务,云月耐不住阮阮的一再逼问,向好友道出了原委。

“半年,你若能使我爱上你,我认输。若我仍想走,你放我离开。天涯海角,各自安好。”那日,她最后只好妥协,因为心软吧。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他,低微恳求眉眼期待,一直以来高傲冷毅,鬓如刀裁的线条,有了柔和暖意。

“那么长时间,你肯定爱上他啦。”阮阮早就察觉出他们的不对劲,虽有些前因,她不希望月牙和那个冰块脸在一起,但是亲眼看到他对好友的宠溺呵护,甚至是忍让退守,连带在自己面前也会浅浅的笑了。

记得有一回过马路,明枫想要牵着月牙,她不肯,他便在她身后,围成保护的姿势。无论什么时候,也像阿良待自己一般,总是走在车行的一面。另有一次在商场,放在货架上的铁盒巧克力,掉下来差点砸到月牙,明枫来不及拉开她,便自己抱着她用背挡住了落下的东西,之后也没有管自己疼不疼,只上下打量的问月牙,有没有伤到,脸上紧张着急的神情,根本是装不出来的......相似的例子,不胜枚举,这些也就算了,他竟然还亲自为月牙做饭,布菜盛饭挑辣椒,殷勤周到,让她这个有夫之妇的不禁眼红......

从前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贵公子,为讨好一个女子,心甘情愿洗手作羹汤,要知道他们这群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哪个不是被家里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做到如斯地步,也是把姿态放的极低了,是个寻常姑凉都要动心的吧。何况月牙只有一次初恋,还不算完整,无疾而终,说起来对谈恋爱太缺乏经验,又是个实诚容易心软的丫头,怎么斗得过明枫呢?最后自然乖乖的束手就擒,不输的片甲不留才怪。

6个月,182天,4364个小时,262080分钟,15724800秒,是不是足够爱上一个人?阮阮那么笃定她赢不了,她也知道自己一开始就已经输了,胸腔里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就丢在了他那里。他一直以为,她也一直以为,她不爱他,没想到,不仅骗过了他,也骗过了自己。直到三年前的那场变故,她当是他出了事,不顾一切的扑向车身残骸,抱着他遗留的衣服,哭的不能自已,才明白他早已在她心里扎了根。

云月亦知晓阮阮为何要盘问她,是因为此前的时日,明枫的背受了伤,却不肯让顾良上药,由于他是为了护她才被砸的,她过意不去,便去为他擦药。可是这个人真是得寸进尺,天天缠着她照顾也就罢了,还看准了她的善良和心软,这样那样,因为所以,最后还是被他欺负,计谋得逞。从早上醒来看到陌生吊灯的那一刻起,她决定不再搭理他,于是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明枫此刻在屋子里,可是什么公事也没心思处理的,他简直恨不得,阿峥能将办公室搬到新城来,一辈子不回去就好了,他享受极了在这里的待遇。然而弟弟说,楼兰两家已是强弩之末,怕他们狗急跳墙,嘱托他要当心,最好近期返回黎城。虽然明家说黎城群龙之首,但是楼兰也是盘踞多年,根深蒂固,想轻易撬动,也一时三刻也办不到。提起黎城世家,不由得联系到曾经风光鼎盛的连氏,顾连两家才是明家真正的左膀右臂,可后来连家突然全族迁走,他的儿时好友松子也一同离开,后不得已提携楼氏。打压楼氏是两兄弟的秘密计划,而阿峥如今是铭仕CEO,有些地方不宜交涉,只有他出面才妥当。念及此,又想着外头那个闹别扭的丫头,也许离开一段时间,能让她消消气。

想着想着又情不自禁地回忆起,旖旎美妙的夜晚。背上的淤青擦了三四次药就消得差不多了,也并不很疼,但是就是贪恋她指腹的抚摸,便坏心眼的耍赖,让她来了好几日。可每一次对他而言,都是自制力的考验,无比的煎熬,昨天实在是忍不住了,感受到她沁着凉意的小手,小心翼翼的摩擦在肌肤上,就像有人拿了绒毛,一下一下挠着他的心,一个旋转便把人扣在了锦被之上。

以吻封缄住她想要拒绝的话,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拥有她,他什么也不愿听,当她温软馨香的身子入怀,欲念一触即发,一个吻是远远不够的,像是饮鸩止渴,又如烈火燎原,理智忍耐什么的,统统抛到九霄之外。

他想在她的身体里记忆里,烙刻自己的痕迹,或许她能快一些,早一点,爱上自己,于是他给她盖了太多印章。

她生气也是情有可原的,何况他们本是约法三章的,是他先越了界。唉,这下要怎么哄呢?

半年之约,可谓是甜蜜的折磨,云月答应他,给他时间机会,但是二人分房而居,不得干涉对方。早知道就不要这个约定了,正月里他还借着酒意,吃过好几次大餐,如今却是像做错了事,等着受戒罚,真是得不偿失。

明枫暗自遐思无限,转身但见她像是来找他,想要装出懊恼悔恨的表情,已是来不及,而且嘴角藏不住的笑弧,早将他出卖了。云月是被推来喊他吃晚饭的,一见他不知反省,倒是一脸得逞的邪笑,顿时怒火丛生,跺着脚扭头往回走。那个协商好的约定,对他一点管束力也没有,他还是想怎样就怎样。

他们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彼此越来越像普通的恋人了,会为对方着想,也因不开心而给脸色,会生气闹别扭,记着好也念着坏,已是把他(她)放在了心上,最重要的位置。

若干年以后,当他们重新踏上这片土地,回首过往种种,新城旧时光是二人最美好的记忆,最珍藏的宝贝。

桃园里明媚粲然的笑靥,分花拂柳的迎面遇见,是命中有缘。美术馆参观画展,遥遥相望的默然相凝,是心有灵犀。电影院里关键镜头,无言对视的十指相扣,是执手偕老......

昸眿菋柍
最美的时光,是我们彼此有意,却又不自知

Chapter 18 约定的童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