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03 梦中的呢喃

  他有他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曾以为那是爱情,却是习惯

她有她的温柔岁月,惊艳时光,她曾以为那是归宿,却是禁忌

云月咀嚼着,父亲的拿手菜,她最爱的红烧鱼。

“囡囡,你还是回黎城工作吧。”

“怎么了,爸爸。”

“我的病已经无碍,你别耽误上班。”在宛城,女儿一个人的时候,总会萎靡沉思,大院更是她的伤心地,这大半年她极少外出,脸上的笑比从前淡了几分。老父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丫头为了不让她担忧,从来欢喜乐呵。

“爸爸,我就想在家陪您。”

“那医药费不要还给阮阮啦。”

“啊,当然是要的。”听到黎城二字,心头一阵不自在,还钱更是让她耳尖泛红。当初回来,提出现金给父亲做了手术,父亲康复的不错,就是一再追问,钱的来历,她只好说是向阮阮借的。其实,她素来不喜欢,将感情沾上金钱,所以在好友提出的时候就果断拒绝了,林姨钟叔是亲人。人是不能撒谎的,不然想不被拆穿,就得一直圆下去,如今真是骑虎难下,可她实在不愿再回黎城。

“就是啊。快过去吧,省得我天天还要做饭喂你。”

”爸爸,说的我好像只猪一样。“嘟着小嘴以示不满,”好啦,我就在宛城找个工作,方便照顾你。“

”别,我硬朗着呢。“

”爸爸......“

”囡囡,你还放不下连家那孩子吧。“过去两三年了,虽然女儿只字不提,依旧像以往一样作息生活,外人眼里她早已缓过劲了,但知女莫若父,他的丫头是个至情至性之人,一根筋,认定了的人,拿那么容易就忘记。

”爸爸,您怎么想起这个了。“是有多久没有梦见他了,近来似乎很少了,突然惊讶她的梦里竟是出现了另一个人,挤走了原本占据脑海里的他。回来大半年,她一次也没有去看过他,从前是不敢,如今更是愧疚。

翌日,烈阳尚未升起,暑气已经逼人。早餐后,和父亲打了招呼,云月搭了的士,来到北郊的青山墓园,临近七月半的鬼节,来的人不多不少。她慢慢的走到一座碑前,将怀里的兰草和满天星放下,自己靠着硬邦邦的石板坐下。自那年之后,连家人都去了国外,留下孤零零的坟茔,只她一人偶来祭拜,一坯黄土埋葬了她爱的爱她的男孩,也埋葬了她的心她的青春。

”梓松,月儿来看你了。“

”梓松,我很好,你呢?“

”梓松,我想你。“

轻轻摩挲冰凉的照片,笑意盎然如春风般温暖的男孩,时光永远定格在了他二十岁。凝视爱人生动的眉眼,捂住嘴挡住脸,忍着不哭出来。

”梓松,你依旧阳光纯净,而我已坠入泥潭。“

”梓松,我再也配不上你了。“

”梓松,我还是不能去陪你。“

”梓松,我没有守好自己。“

”梓松,对不起。”

“梓松,我该怎么办?“

和他相识七年,相恋一年,相知相伴三千多个日夜,欢笑与共,他是她青春最明媚的风景,他给的一切呵护宠爱,是再也无人能予的。十三十四,一生一世,一生一死,命运尽负有情人。

有言道,一生总会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可是她何其有幸,遇到了一个人,既温柔了岁月,也惊艳了时光,又何其不幸,苍天将他收回,让她此生再不敢深爱。

==============================================

九月初,黎城,铭仕旗下的帝景购物大厦。

云月陪着阮颜,来挑新上市的秋装,她终究拗不过父亲,也不忍老人为她操心,又只身返回这座,当日逃离的城市。

幸好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虽然不时看到关于他的报道,但也再无照面,或许就算站在他眼前,他也不会认得出,怕是早忘了,有她这号人吧。此时的明枫,确实对她没多少印象了,忙碌中小憩时的一个梦,在心底荡起了微微的涟漪,极快的散去平息。

“顾良,你个大骗子,推了我的约会,说什么公事在身,居然是陪别的女人逛街,她是公事啊,花心大萝卜,混蛋......”一连串噼里啪啦的呵斥,打断了她的神游,是阮阮的声音。

”姑奶奶,她可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是枫哥的召唤,“顾良瞬间从一高冷贵公子,变身为可怜小媳妇,在劈头盖脸的指责里,一把抱过骂累了的阮阮,忙不迭的哄着。

云月到嘴边的问句,想想又咽了回去,这一对欢喜冤家,哪天不是咋咋呼呼,热热闹闹的,才不正常呢。一场盛宴,阮阮遇见爱情,她遇见劫难,真正是不同人不同命,云泥之别。好友那般财貌双全,家境殷实的姑凉,自是应有良人呵护备至。

转念间,顾良的话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口中的枫哥就是那人了,看来自己真是可笑,金字塔尖的铭仕CEO,肯定是美酒佳人天天有,怎会挂记她呢。

让阮阮大怒的女子,被指着鼻子吵闹,也不显一丝尴尬窘迫,嘴角的笑恰到好处,眉眼与妆容一样精致,宝蓝色的连衣裙,衬得腰肢极细,弱柳扶风的美人一个,丹凤眼上挑,风华尽现。

楼芷画看着顾良怀里,颇有些无理取闹的小女孩,也不解释,转身继续拨弄衣架上,价值不菲的新装。又瞧了一眼不远处似在打量她的女子,眉头微皱,心里暗叹,不过一袭普通天蓝旗袍,外套米白针织衫,臻首娥眉,水眸樱唇,墨发如缎,端端是诗经里走出来的气度,真是比她还要美上几分,纵是不愿承认,也自叹不如,竟是连嫉妒也有了一点。

一笑而过,各自错开视线。

半个钟头左右,顾良使尽浑身解数,两人和好如初,相亲相爱的情侣,正打算请她们吃饭,以弥补刚才的冷落。大厅忽然传来,齐刷刷的惊叹吸气声,黎城少女心中的男神驾到。

方才一脸清高的美人,立刻换上花一般的笑容,小鸟依人的挽住来人的胳膊,明枫轻拧了眉头,不着痕迹地抽出手臂,淡淡扫过视线内的几人。云月在看到他的刹那,身体条件反射的后退,低头藏到顾良身后,长发些许散落,露出小半张脸。

“一起。”望着顾良说的,像问句又似肯定句。

“我不要和冰块脸吃饭,影响食欲。”顾良正欲回答,阮颜凑过去耳语,男人嘴角一抽,居然有人对赫赫有名的黎城太子爷,如此称呼,不过幸好她对枫哥的魅力不感冒,才让他能抱得美人归。

“不了,佳人有约。”送上门的美食哪有不吃的,借机偷香一亲芳泽,还不忘应一声。

“嗯。”始终没有看清良子背后的那张脸,黎城竟还有躲着不愿见他的人,还是一个女人,真是奇迹,大概是长的太不堪入目。但是,和阮颜在一块的,不是那个谁嘛,待回过神来,车子已开出老远。

“枫哥,我们去哪啊?“楼芷画因为能和朝思暮想的人独处,无比激动兴奋,完全一扫刚才的阴霾,生怕那旗袍美人夺了她的光环,却是奇怪见她低头,不看男人一眼,正好遂了她的心意。

”送你回家。“男人目不斜视,半点不解风情。

”啊,我从美国回来耶,你都不请人家吃顿饭。“不甘心的纠缠。

”改天。”近来因为晚晚的事,心情极度欠佳。

“喔,好吧。”知道他向来说一不二,就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稳居青梅的她,这个竹马也不曾迁就过,包括他的发小顾良,也是不能令他退让半分。

返回私人别墅,明枫解开第一颗扣子,领带松了松,外套随意扔在沙发上,径自走进吧台,从壁橱里取了酒。几日来都是如此,家里的佣人见怪不怪,也不敢打扰,心情不爽脾气自然不会好,才不要去触霉头。

一年过了三分之二,他竟是还记得那个女人,从不存储多余信息的脑子,清晰的烙刻着,那一夜她在他身下绽放的样子,是他把她蜕变成女人,明明该是她牢记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是他,为什么事实好像颠倒了。在他心里,的确不过一场风花雪月,但她云淡风轻的离去,却让他生出了偏执,想要将她揪出来,看透她的心思。大概再高高在上的人,也是有与生俱来的劣根,非要去抓住得不到的,非要征服不属于自己的,好像这样才能证明自己无所不能。

老天真是会眷顾某些人的,短短几日后,他就如愿以偿,茫茫人海中,一眼看到她。

七号餐厅,云月呆呆的坐在临窗的位子上,望着窗外,行人如织,川流不息,根本没有注意远处有人在看她,像她看风景一样。

明枫望着毫无察觉的女子,脸上连日的阴翳,顿时烟消云散。

“明总。”勾起的唇角,片刻的僵硬。她果然是在等他。

“兰总。”礼貌的招呼,并没有握手。虽不知与明枫有何过节,但兰宇直觉他厌恶自己。

云月知道兰宇约她,不过是想让她劝阮阮和顾良分开,可是再好的朋友,也不会容许她对自己的爱情指手画脚,况且爱情本身就是插不进旁人的,她向来明白,所以就出来和他说清楚,帮不了他的忙。

明枫欺身而来的时候,云月刚旋开门锁,兰宇送她到楼下。

惊错中来不及呼喊,已被他堵住唇齿,推进了屋里,漆黑一片,她被扣住后脑勺,辗转深吻,纠缠下,他的手肘按亮了灯,眼睛刺痛,尚未看清男人的相貌,他的魔音入耳。

“你以为你逃得掉,嗯?”

如同那一夜最后的咒语,振聋发聩,“记住,我明枫是你的第一个男人。”

是他。

她终究是逃不过的,再次成为他的晚餐。

“梓松。”明枫在半梦半醒之间,被身边人的呼唤吵到,云月一声比一声响的呓语,让睁开眼的他,恨不得捏碎她的脖颈,竟敢在他的床上,喊别的男人的名字,怒气用欲火发泄,云月在睡梦中,又承受了一轮风暴。明枫有些疑惑,梓松又是谁呢?

Chapter 03 梦中的呢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