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Chapter 13 挚友的对峙

  伤了的心,还会痛吗

远了的人,还会来吗

天际流云如火,苍穹却似有阴霾,小院西侧的偏厅里,绵延起伏的呼喝,风平浪静的沉默,低声软语的劝慰,一场旷日持久的僵持,换了方式上演。

明枫自那日本能反应阻拦云月跳崖,从而发现他的腿可以站起来,并且可以尝试行走,当然这一切均要归功于云月。明枫赖在海域数月,天天像只鲶鱼般粘着云月,她就好心帮他做康复,因为他和她说自己是在岛上休养。她也不疑有他,每日搀扶着他如同教孩童学步一般,慢慢地抬腿迈脚,而他自然求之不得,能够正大光明的靠近她,却是全副心思在她身上,根本不关注治疗。功夫不负有心人,危急关头因祸得福,他竟然奇迹般的飞奔到她的背后,及时出声阻止她。

当听到他肝胆俱裂的一声嘶吼,独立崖岸享受自然的云月,骇然一惊,真是差点失足坠海,幸好明枫眼疾手快,将她揽入怀中。其实她不过是瞧着阮阮和大家都出了门,没人约束的空档来吹吹风,哪知道他这么紧张,还误会她要寻短见。一定是上一次的乌龙事件,把阮阮吓到了,她才会和他胡说八道,叮嘱让人家看着她。明枫听了他的解释,犹是不相信,只好允他在屋子里守着她。他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只是看风景,但他不能再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他不敢,再也不敢承受,她有丝毫的损失,所以在凝视她安然入眠的容颜时,他下定决心要带她离开。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积极配合复健治疗,许是她的悉心照料,或是他的不懈努力,又或许是他的腿本就没有问题,全是他心理作祟。短短三十几天,他已是行走跳跃与常人无异。于是,明枫向阮阮提出要带云月回黎城,预料之中的受到她的强烈反对,蛮横的百般阻挠,甚至不准他再见她。虽是感谢她照顾云月,也体谅她作为好友的心情,但实在无法理解她的不讲道理,最后好言好语的恳求行不通,只有动用武力。

倔脾气的阮丫头,终于妥协请他到偏厅,他们坐下来谈一谈,明枫看在云月的份上,再者有良子的拜托,才勉强放下架子,而阮阮也终于不情不愿的,将她阻拦的缘由娓娓道来。

===================================================

“自云妈妈去世之后,因为过于悲痛,加上长久的思念,郁结于心,云爸爸的身体就开始不大好了。月牙十九岁的时候,那会儿他觉得梓松是值得托付的人,女儿的终身大事有了着落,他对亡妻有了交代,便停了吃药。哪知不久梓松突患绝症,而他的病一拖再拖,身体每况愈下,月牙大学一大半时间,用于兼职攒钱。后来为父亲的巨额手术费,她来到黎城,想要找旧时邻居钟叔林姨,寻求帮助,却不想遇到了你。

你当年一百万的支票,解了她的燃眉之急,但也把她推入另一个困局。”

阮颜顿了片刻,顾良揽住她的肩膀,让心爱的女子倚靠在他的怀里。茶几一侧的男子,端着杯子的手,不自觉的握紧,眉头拧了拧,波澜不惊的墨眸,猜不出有什么所思。

“明枫,你知不知道,月牙她鼓了多大的勇气,才敢再动壹次心,再去爱上一个人。我又是费了多少口舌,多少精力,去劝解她鼓励她。我看到你的转变,你对月牙的不一样,也因为阿良一再的为你说好话,我才这般支持她去爱你。可事到如今,我多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若非我的盲目,只以为她是走不出回忆,放不下初恋,没看到她在你面前是多么卑微,在这段感情是多么的无助。若非我的独断妄为,只当她是没在意你对她的好,才忽略了她假如陷进去,就再也没有退路,而你可以潇洒抽身,是我对不住她。”

“不,不是你的错,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你希望她开心,希望她走出过去,统统都是我太无知,太自大盲目,应该怪我的。”

“是啊,你太以自我为中心,从来没有站在她的角度,体会她的感受,甚至一味将自己的想法强加于她,而她向来隐忍。你车祸其实她一直守在医院,躲在狭小隐蔽的角落,三天三夜滴水未沾粒米未进,直到医生宣布你没有生命危险,才拖着绵软的身子离开。因为所有人都以为她不在了,包括我,她原本也不打算告诉的,后来不等她回到屋子,宛城的电话打来,云爸爸在小区昏倒,她急匆匆的赶火车到宛城,直奔市医院。”

“她,她......”

“你要说什么呢?这些就算了吧,你当时人事不知。接下来的四个月,她收到一张张病危通知书,一次次与医生谈话,云爸爸拒绝化疗,他熬了这么多年,等到女儿长大成人,他终于不想再坚持了。在他临终前,特意打电话让我过去,他怕月牙做傻事,嘱咐我一定要陪着她。可是在他葬礼的几天后,报纸上登了大幅的照片,你的订婚启示,铺天盖地,我想不让她看到都难。”

“我没想到会这样?”

“是啊,你能想到什么呢?当时我就想冲到你面前,把你的脸扇成猪头,可是我不放心月牙一个人,又不能带她来找你。然而,连我都那么生气那么愤怒,她只是看着我,淡淡的口吻,说了一句话:‘阮阮,我才二十五岁,可是为什么,却像活了两辈子那么长,人怎么能让心一次次的死去呢?我再也没有勇气重新来过。’”

当时,阮颜一下子就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云月瘦削的身躯,泪流满面,被心疼的那个人,却是轻轻浅浅的笑着,一滴晶莹未落。

明枫静静的听着,沉默,长久的无言。

“明枫,别说月牙会不会原谅你,就是我这关,你也过不去,你伤她还不够吗?你真的那么恨,就冲我来好了,休想带走她。”

一番长谈仿若费尽全身力气,阮颜泣不成声的靠在顾良的怀里,她已是语不成句,词不达意,抱着她的人,软言细语的哄劝,慢慢地轻轻地一下一下抚过她的背脊,十分体贴的为她顺气。

明枫覆在玻璃杯上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坚硬的杯壁似是有微微的裂缝,难怪她会变成现在的样子,接二连三的心理压力,父亲的逝世,是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情绪爆发的结果使她崩溃。

“云爸爸的葬礼,月牙一滴泪没有流,一个字没有说,我怕她想不开,因为她当时只是很平静的笑,甚至有点开心满足的样子,后来安顿好一切,我带她去Y国散心。她再没提起过去,更没有提及你,原来她已经选择性失忆,删除了关于你关于痛苦的一切,真是太好了。”

“阮丫头,谢谢你一直陪着她,照顾她。既便如此,我依旧初衷不改,一定带她走。”

“哼,你不必这样,也轮不到你来表达谢意。”

“我是没办法代替她,你们之间我是外人。”

“你记不记得年初我去找过你?”

“当然不会忘。”

“你知道为什么吗?”

摇摇头。

“在我去卓风山庄的一周前,月牙跳了海,差一点点就抢救不回来。”

“她怎么那么傻?”

“是啊,她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阮丫头,我明白你不愿让我带走她的意思,但无论如何我必定不会放弃。既然她说已经过了两辈子,而我和她又再次相遇,那么就说明我们三生有缘。我保证从今往后,保护她宠爱她,不令她受一星半点儿的伤害。阮丫头,请你相信我,给我一次机会,让我用行动证明,难道你希望云月接下来的人生就这样孤独终老吗?还是你能抛下良子陪她度过漫漫余生?亲眼目睹了两次生死,我又何尝不像想过了两辈子一样,就让我们重生一世,再彼此勇敢深爱。”

时钟滴答滴答,一分一秒,静默。阮颜的一字一句,似是尖针根根扎在心头,他能体会她当时经历那一切的痛,定是比他今日所受深重千百倍。但是这些都不能让他退缩,反而令他更加坚定,把她留在身边,加倍守护珍惜,他要用后半生弥补曾经犯下的错误。

“月牙她已经不记得你了。”

“我记得她就好。”

“我不能替她做决定,她是活生生有思想的人,不是谁的附属品。”

“那么若她愿意和我走,你是不是不会阻拦?”

“她不会答应的。”

“我们打个赌,假如她跟我走,你不许劝阻。”

“好,但是如果她不肯,你便离开小岛,再不踏足半步,更不准...”

“我可以答应我走,可你不能阻止我出现在她面前。”

“行吧,就这样。”

================================================

二十多天的对峙,双方终于达成一致,决定权交给当事人云月,无论她做出怎样的选择,阮颜和明枫都不许有异议,顾良作见证。

云月,我明枫许你三生不负卿的承诺,若你愿应允,此后天上地下,这辈子,唯你一人。

昸眿菋柍
日有东升西落,月有阴晴圆缺,天有季节更替,世间万事万物皆有轮回,生死怎会没有呢? 若能有时光倒流的机会,能否将从前颠覆?

Chapter 13 挚友的对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