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02泼水

  梧才抿唇,细眉弯弯,眸子闪耀,露着半边的脸机灵调皮,其貌艳艳。

“我叫梧才。”梧才轻快道,语气悠然。

梧才,同音,无才。

地下的僧人听到她这奇怪的名字,都面面相觑。最后一个个子较高的僧人唇红齿皓,对梧才道:“梧才施主,请随小僧去施主你的房间。”

梧才长眉一挑,看向那长相清秀的僧人,“好主意!”随后,也不管其他人如何看法,兴冲冲地同他走出颂经殿。

“俊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她淡淡出声,声音少了些刚才在颂经殿里的活跃。

“小僧归空。”归空停下步子,单手并住,朝梧才低头道。

梧才眉间无聊之气显露,随意道:“归空啊……归去来空么?我曾听人这么说过。”

归空没有续她的话,推开一间房屋的门,道:“施主,你的房间到了。”

“我的房间?”梧才语气一滞,目光微暗,看向走廊另一头,眸色幽深,问道:“那边,住着谁?”

“武帝。”归空道。

“武帝?”梧才静了一会儿。长睫轻盖,遮住眸子的神色。她的脸色似乎有些莫名地白,隐藏在袖子里的手,狠狠捏住。

良久,眉目清秀,唇若丹,轻启道:“我想去看看。”

“武帝有令,寺内之人不能随意接近。”归空提醒她。

大齐每年春节过后会有一次佛礼,历任皇帝都会到净安寺进行行礼。武帝已登基半年,自然明白。

梧才眸子微敛,低了头,不能随意接近?指甲深深陷入掌内,她复抬头,轻悠道:“今天是佛礼日,寺内应该会进行礼佛的。现在我有些无聊,能不能同你们一起看看?”

归空看着她清澈的眸子,默了默,道:“施主既有此意,自然可以。”

梧才笑了笑,随归空离开。她目光向着那头的房间,眸子细看去,冷极。

傍晚,佛礼节开始。

寺内大小僧人提水上香念佛经,一切匆忙却有序。

蓝衣锦袍男子长眸冷寂,布料上佳。眉如远山,颜如冠玉。此刻坐在软垫上,气势尊锐。

方丈则静坐在蒲垫上,手中捏珠,道:“皈依无边,明来空去。洗半生恶,净一世德。洗生水,安得。”

佛礼若要开始,首先就要接受洗生水的洗礼,称“洗半生之恶”。

方丈看了边上的僧人一眼,示意进行洗礼。

那僧人点点头,正准备去外边通知一声。一个女子脸色凝重,藕衣朴素。只见她端着盛满了水的铁盆,几个快步走到蓝衣男子的身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哗”地一声,往男子身上狠狠一泼。

现在天气虽逐渐转暖,但早起晚昏多少会有寒气。

男子没穿太厚重的衣服,此刻被她这么一泼,身上几乎全部湿透,水珠滴答滴答地顺着衣襟流下,在地上积成一小摊水。

方丈看着男子眸子晦暗,神色不明,凤眸轻敛。心下一惊,知道惹了大祸。当即起身看向拿着铁盆,脸色安然的藕衣女子,厉声低喝道:“梧才!”

转青古悄
求收藏~

002泼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