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幻觉

  银色轿车滑出酒庄,李辉一手扶稳方向盘,时不时透过后视镜瞄几眼自家老板,纪晟睿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一只手随意搭放在膝盖上,双眸望着窗外,看起来正常的很……但……这分明就是在走神啊……

“停车,你先回去。”纪晟睿冷不防开口,李辉心里一毛,立马应声停车。

纪晟睿缓缓猜下油门,掉头开向另一个方向。

林**上草木葳蕤,昏黄的灯光在柏油路上洒下斑驳的印记,人影稀疏,伊依蹲在路边缩成小小的一团,像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与刚才判若两人。伊依按住胸口,吐得昏天地暗,却依然没有舒缓的迹象,身上湿冷,胃部的痛楚尖锐骇人,像是有一把锋利的利刀搅进肚子里,一阵翻天倒地的痛,伊依只觉眼前炸起星光点点,像极了方才水面上看到的点点水光浮萍。

伊依扬起抹笑,眼前的景象被泪水扭曲模糊,笑容变的苦涩,弯曲上扬的嘴角开始往下沉,伊依死死咬住唇瓣,只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会失声痛哭。心里升起的,是恨意。

刚才的那种屈辱,她尝过太多次,甚至还有更痛的,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可以任性的小公主,一分一分磨掉她的骄傲,她的自尊,她眼底的光……而让她绝望到麻木的,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纪晟睿,她曾经那么那么喜欢过的人,他将她的棱角狠狠磨平,将她的翅膀生生折断。

他让她知道,她心里仅存的那点“他还会保护我吗?”的念头是如此的可笑可悲。

她是他随手就可以丢弃的东西。

一颗心悠悠沉到了底。

眼前无数光影瞬间掠过,又瞬间模糊,谁也看不清。

伊依觉得整个地面都在旋转,然后掉进一个温暖的怀抱,伊依瑟缩了一下,费力打开眼皮,竟看到那人熟悉的眉眼,昏迷前的最后记忆是那人猛然变了的脸色。

那人,那个人,竟像极了他。

真是残忍啊……

残忍的幻觉。

纪晟睿薄唇紧抿,下颚线条的紧绷彰显了他的怒气,在注意到她脸上赫然的红肿时,一言不发的将她打横抱起放置在后座上,发动汽车快速离开。

不远处的阴影里,女人坐在一辆红色法拉利上,贝齿死咬住艳红欲滴的下唇,一双妩媚的丹凤眼此刻尽是阴冷。她不允许他将目光停留在别人的身上,尤其是她——伊依!

让她感到不安的东西都应该被除掉。

伊依,不是你的,你永远也别想得到!

身为纪晟睿的私人医生兼好友,高风对于纪晟睿的事可谓是少数知情人之一。纪家曾是黑道世家,黑道势力可想而知,在当时纪家的黑道组织也就是“血狱”,在鼎盛时期几乎霸占了亚洲黑道势力的大半。偏偏纪晟睿不服家里安排,身为“血狱”太子爷硬生生脱离了纪家,高风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他。

阴暗的小道里满是伤痕的少年半躺在角落里,满脸血污十分可怖,明明只剩下半口气,一双眼睛却亮的吓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高风把他捡回了家,两人开始过上了“同居生活”。

king集团刚刚起步时,大概是纪晟睿最艰辛的时期,那个时候只有高风在他身边。后来,公司越做越大,成为了商界里一股不可小觑的新兴势力,再后来,king集团吞并了伊氏公司,纪晟睿混得越发风生水起,攀上了又一个高峰。

他太年轻,却也太狠辣。

相比起他的复杂,他的情史倒还出乎意料的简单干净,总结起来就两个名字,一个易晓晓,一个伊依。

当年纪晟睿找个他的救命恩人易晓晓花了不知多少工夫,最后倒好,娶了个伊依,安静了才三年,又闹离婚,搞得是满城皆知,风风雨雨,把伊家弄得是家破人亡。高风瞟了眼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伊依,皱了眉头,日转星移,这都多少年了,两个人又转到了一起。

第十章 幻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