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砂锅里冒出几缕雾气,一阵草药味在厨房里散开来。苏吉利捡了个小扇蹲在一旁,看着灶台里跳动着的火焰时不时的扇两下。

这些事情本来是吩咐店小二来干即可,可上头那个小姑娘心情不佳,总该让她自己静一静,便趁着这个机会跑了出来。

锅里的汤药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苏吉利看着差不多了,去拿了碗勺把药盛出来。

天有些黑了,屋里昏暗,苏吉利把东西放到桌上,又去找了蜡烛点起火来。

金色的烛火映着王博颊布满泪痕的小脸,只见她眉头还是微微皱着,却是睡着了。

苏吉利叹了口气,自己可真是捡回来个麻烦。

“醒醒,吃药了。”苏吉利道。

王博颊睁开眼睛,眼前就递过一碗散着热气的汤药来。

“多谢恩公。”王博颊乖巧地把东西接了过去,刚煎好的汤药还有些烫,王博颊用勺子搅拌了一会儿,喝了一口,不禁皱起眉来,又往碗里吹了一吹,直接端起来一口喝掉。

“你躺着就行。”苏吉利收了空碗,“想吃点什么?我叫人给你去做。”

王博颊想了想,虽然她昏迷了两天,早该饿了,可现在却实在没有什么食欲,“都可以,简单点就好了。”

苏吉利点点头,转身走出门去,片刻之后,又端了些清粥小菜上来。

“多谢恩公。”王博颊脸上微微有些泛红,除了谢字,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小姑娘行动不便,苏吉利将托盘摆在床上,道:“我叫苏吉利。”毕竟是他自己救的人,麻烦再多也得扛到底。

王博颊一愣,看着苏吉利,试探的问道:“苏……恩公?”

苏吉利正拿着筷子布菜的手一抖,“叫我名字就好。”

王博颊想了想,“吉利?”

“……嗯。”

王博颊低下头,“恩公叫我博颊就好。”

“嗯,你好好休息。”

王博颊因为受伤原因,意识总有些昏昏沉沉。

翌日醒来,就听见窗外阵阵的鸟叫声,清丽的阳光透过窗子洒在地板上,亮澄澄的一片。

倒是一觉睡到天亮。

王博颊揉揉眼睛,大概是昨天哭了一场,今早醒来后眼睛有些酸胀。

苏吉利此时倒是不在,昨晚见王博颊睡下了,他也回了隔壁客房。

王博颊勉强撑起身子起来,只感觉手脚软绵绵的,提不上什么力气,在床上躺了几天都快躺瘫了。

王博颊扶着墙走了几步,那些药虽说难喝,但疗效却是不错,再加上小姑娘年纪轻,伤势倒是比之前好了很多。

“吱呀”一声,清风潜入屋里,房门忽然被打了开来。

王博颊吓了一跳,脚下一个不稳,一头向地上栽去。

“啊!”王博颊忙闭上眼睛,只怕是要摔惨。

下一刻,一只手忽然伸了过来,轻轻抱住了她。

苏吉利一手托着早餐,另一手避开王博颊的伤口抱住她,几步走到床边将她塞回床上。

“你干嘛呢?”

王博颊垂下头,迟疑了一会儿,“……想……想上茅房。”

苏吉利顿了一顿,“……我扶你去?”

王博颊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猛的摇头。

苏吉利一把按住她的脑袋,把早饭递到她面前,“先吃。”说罢转身走出门去。

“诶?恩公,你去哪儿?!”

王博颊草草吃完早餐,不见苏吉利回来,心里有些担忧,自己却又不能随意走动,只能时不时的看看门外。

“吱呀”一声轻响,王博颊忙抬起头,“吉利。”

来人却是个三十来岁的素衣妇人,一路小步走来掩嘴轻笑道:“这才多久没见,姑娘就开始念叨着小公子啦?”

“我……”王博颊微微脸红,却又不知如何辩解,转开话题又道:“夫人您是……?”

素衣妇人笑道:“姑娘这几日病中,到没见过我,我是这家店的老板娘,刚才听闻苏公子说姑娘有些私事不便解决,我便上来看看。”说话间走到衣架旁取了衣裳给王博颊披上,“早晨天凉,姑娘若是起身也得多加件衣裳。”

“多谢夫人。”

素衣妇人将王博颊搀起如厕,又将她扶回床上安顿好,道:“姑娘若再有什么私事,尽管让苏公子来就我便好。”

王博颊点点头,“麻烦夫人了。”

素衣妇人轻笑:“哪儿的话,又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陈大夫方才已经过来了,苏公子也正在楼下,待会儿让大夫好好瞧瞧,姑娘安心养病就是。”

两人又闲谈几句,素衣妇人便起身离开了。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