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为人妇

  在白浅月见到了“她”的丈夫和婆婆以及另一个嗷嗷待哺的娃,还有附近的邻居的时候,她基本可以确信,她真的到了一个同样名叫白浅月的已婚妇女身上。

~~~~(&gt_<)~~~~本姑娘明明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连个恋爱都没有谈过,连男生的手都没牵过几只,就这样有了娃儿。

呜呜,不是说穿越女都是开金手指的吗?怎么在她这儿就一点儿都不灵了呢?

剧本不是这样写的吧。。。

不是应该她是一个满门抄斩的坚强女子,豪门千金如今落魄不已,誓必手刃仇人,然后遇上了万能帅气有钱的富二代男主角,两人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吗?

不过她真心觉得,这原身保养得真好,生了两个娃,还不是在富贵人家出生,竟然依旧白里透红。

当然,自己这吐槽时间并不长久,因为她现在不再是个高中生,而是一位家庭主妇。

婆婆见白浅月回来了,就赶紧把出生没多久的小家伙丢给她,进行喂奶。

饶是白浅月脸皮不算薄,但这快速地略过洞房生娃后,她真的不敢想象,她连人事都没有经历过就要喂一个娃娃……

她红着脸抱着小家伙进了个没人的房间,很不熟练地撩起衣服。

额……这……根本没啊……

虽然说胸部不大不小,但是,根本不像是刚生过孩子的妇女应有的。

望着怀里哇哇大哭的孩子,白浅月犯了难,扭扭捏捏地出了房门,对婆婆道:“额……婆婆,我……那个……”

婆婆上下打量着她,低头继续做针线活,一边道:“去村西李奶妈家,给尧儿喂口奶,咱家和李奶妈家关系好,不用什么钱。”

白浅月抿唇,据说,国际母乳协会都是提倡宝宝吃母乳到两岁以后的,且母乳是母亲和婴儿沟通感情的好方式,把自己生的孩子,让别人喂奶,会不会不大好啊?

该怎么办呢?只是隐隐约约地知道一些东西,其他的根本不了解啊喂!

至于今个儿就去那什么李奶妈家吧。

经过多次碰壁后,在村里人疑惑的眼光里,白浅月终于到了那位李奶妈的家里。

“李奶妈?”白浅月轻声道。

怀中的家伙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有些累了,昏昏沉沉地睡下了。

出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看到白浅月,问道:“浅月,什么事儿?”

“我……奶水不足,喂不饱这孩子,您是奶妈,可不可以帮帮我?就是……帮我喂一段时间的孩子?”

李奶妈笑问道:“浅月生孩子不久,怎么会这样?”

白浅月尴尬地挠了挠头,“唔……我也不是很清楚。”

李奶妈望着白浅月为难的模样,笑着答应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白浅月一而再再而三地捶胸顿足。

为毛我一个黄花大闺女要去纠结这种东西啊啊啊!

她快要崩溃了……

回到家里,白浅月打算好好地躺下多休息一会儿,结果只听婆婆道:“浅月,大郎柴都劈好了,你可以去生火做饭了。”

白浅月愣住了,还要做一堆事情啊!

这……这根本忙不过来吧。

再者,就凭借她的厨艺,实在是——黑暗料理。

带着满满的担忧,白浅月进了厨房,只见自己的“丈夫”正把几捆柴放在灶炉旁。

“夫君?我手受伤了,疼得要命,可不可以帮我做做饭?”白浅月略带心虚地把手藏在袖子里。

赵焕连忙上前,“娘子你伤到哪儿了?”

白浅月慌忙一躲,干笑道:“也没什么,我这伤也不敢和婆婆说,总说是落得个不大好的说法,可是,真心挺疼的,你就帮帮我吧。”

“哦哦。”赵焕连连点头,一边开始生火,一边转头对白浅月说:“你要不要去县城里大夫那儿看看病?”

“不用了。”白浅月“贤惠”地笑着,“看个病就要开支,家里都揭不开锅了。”

她注意到厨房里的米缸空空如也,况且若还过得去,又怎么要去乱葬岗这种阴邪的地方变卖食物呢。

赵焕似乎很感动,自言自语的说了句,“娶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不好意思咬了咬嘴唇,真是尴尬了呢。

你以前的老婆可能是真的挺贤惠,可你现在的老婆绝对是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家伙。

看着赵焕忙忙碌碌的身影,白浅月默默地走了过去,想要帮忙。

她真心挺不好意思的,自己在这儿装有伤,却让别人一个劲儿的累死累活。

赵焕拒绝了,并且表示自己的老婆是多么多么的贤惠,带伤都还要干活。

。。。

这位智商是不是不大高啊……

白浅月坐在小凳上开始思考。

既然这位仁兄的智力有待考证,那么,也就是说在这个村庄里,三姑六婆的只要这么哄哄他,是不是就轻轻松松地被人骗了。

自己这撇脚的演技都信了,臆想的本事还挺大,这点事儿都能想象到这种地步。

若他只对自己耳根子软还好说,可根据自己的看人经验来说,应该是前者。

啧啧啧。

她发现不少男人耳根子都挺软的,这阵风吹来,那阵风吹去,整个人都歪了。

她居然要步以前家中长辈的后尘,她还没来得及享受青春美好年华,就要在一堆家长里短的种田宅斗中默默地度过。

于是,她又开始了长长的心疼和心痛。

她出门,望着井中的自己,怎么看都是豆蔻年华的少女啊!

这姑娘保养的真好。

她又一次感慨了。

可是,这一天到晚辛勤劳作的农家妇女怎么会保养得这么好呢?

说到底,她终究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浅月,你这是在干什么呢?”白浅月一抬头就瞧见她家婆婆笑眯眯地看着她。

但是,她为毛读出了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

“我……我就……随便逛逛……呵呵……”白浅月很尴尬地笑着。

“饭菜这么快就烧好了啊?”婆婆作势要进厨房。

“不不不!我就是出门来挑些水。”白浅月连忙解释。

婆婆状似无奈地瞪了她一眼,“你刚生完孩子没多久,家里头不是都把水缸给你弄好了么,何必这么麻烦?”

没关系……我喜欢麻烦。

“哦!我刚才没看见,以为水缸空了。”白浅月开始瞎编乱扯。

婆婆疑惑极了:“昨晚我看水缸还是满满的,大郎每日都把水缸挑满,今早怎么会空呢?”

白浅月转了转眼珠,陪笑道:“婆婆,我不是刚从乱葬岗那儿回来么,有点儿吓着了,所以,神色有点儿恍惚。”

说着,状似痛苦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这次,婆婆总算是信了,点点头,就回房去做针线活了。

离开时,白浅月隐隐听她嘀咕道:“奇怪了,那丫头不是天不怕地不怕么?前些年老头子去世的时候,还胆大地把老头子抬进棺材呢。”

Σ(°△°|||)︴这原身究竟是一朵怎样的奇葩啊喂!

第二章 为人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