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6陵水烟火

  永州湖边,红月以纱掩面,如约见到了那条船,静静泊在湖面,随湖水荡漾着,小小的乌篷却格外温馨,半生漂泊,所求不就是一叶扁舟的温柔?

“踏上去,就能洗去这一身血腥吧!”红月憧憬的笑,这笑让她失了那般红妆风流,跟多了份,少女的温柔。谁愿意让自己满身血腥呢?

一老者从乌篷中走出,手扶起船桨:“姑娘,船是你叫的吧,我们该走了。”

“老人家,这船要去哪?”红月隔船望向老人家。

“想去哪,这船就能去哪,随心而去,便不顾方向。”老人眼睛弯弯的笑着,红月也笑着。

踏上小船,红月似觉得有了归途的欣喜,心也似有了着落:“出了湖,向南去吧,我想去看看陵水的烟花,听说很美呢。”

“那可不是,陵水夜晚的烟花,能把天都照个半亮呢。姑娘,坐稳,该走了。”

老人家摇起船桨,小船便飘起,飘着像远方……

晚风阵阵,小船触了墙,停在码头,老人家摇醒乌篷里的红月:“姑娘醒醒,陵水到了。”

红月伸了个懒腰,走出乌篷,跨上陵水的码头,又回头问老人家:“您是要连夜回家吗?”

老人家拜拜手:“这小船便是我家,它在哪我就在哪。”

红月浅笑,转身进城。城中灯火繁华,人来人往,红月不禁陶醉其中,却偶然瞥见身后远远跟着几个男子,大惊,无论走亦或跑,那些人都像影子似的,怎么也甩不掉。却不知自己走进了一条小巷,随着入目之景越来越冷清,恐惧一点点浮上心头。

“站住,还不随我回去复命!”眼前忽然出现一人,身着蓝色宫服。

红月正想转身逃走,却发现自己早已被包围。两旁墙上,弓箭发出冷冷的光,她成了困兽,彻底没了退路。

“说,你是受谁指使,为何要杀人!”身着蓝色宫服的男子厉声问道。

“我会说什么,我不过是个弱女子。”红月仍强装镇定。

“抓住她!”

一声令下,身旁之人皆持剑而来,红月灵巧闪躲,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正想跑,一支箭却没入她的身体。

“反抗是没用的,抓住!”

红月咬碎舌尖下的毒药,嘴角立即流出黑血:“红月,绝不负主。”言毕便倒下,却看见隐在暗处的暗一,顿时苍凉一笑,眼泪划过发鬓,再无声音。

众人见红月已死,无可奈何:“罢,带她的尸体回去复命。”

······

暗夜寂寂,无限悲凉,天暮远方,一只烟花冲上凌霄,接着是数以百计的烟花,涌入天空,将天空照的半亮,陵水的街道上,人们欣喜的望着天空,幸福的笑声冲破云霄。

老船夫在河上坐望天上的烟花:“姑娘,祝你快乐啊。”

······

次日早晨,连夜赶回的暗一回到永州浮生阁,启离正立在台上唱着曲儿,见暗一回来,启离笑起:“红月可安排妥当?”

暗一垂下头:“红月已死。”

启离狠狠摔下手中的茶杯,清脆的声音也似砸在暗一心上:“我可让你杀她?!”

暗一单膝跪下:“一将功成万古枯,红月被发现,必须毁掉。”

启离拿着桌上长鞭,细细看着,却忽然冷厉,一鞭子甩到暗一身上,血瞬间溢上衣服:“滚!”

暗一硬撑着站起身,离开屋子。

启离到台上,又唱起未完的曲子。

华屋内,绯画正泼墨如水,提笔作画。青云飞进屋里,坐在椅子上,自顾自的说起来:“红月死了,服毒自尽。”

绯画公子勾起唇角:“也罢,准备一下,该回锦都了。”

16陵水烟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