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栎橦给我打

  望着眼前忽然靠近的脸,满楼瞪大了双眼,一脸惊悚。

“呵呵,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时候要闭上眼睛吗?这个惊悚的像小鹿一样的眼神,可是很危险的喽。”启离轻笑着松开满楼,为她沏了一杯茶,递到她面前,见眼前的人还在发愣,伸手探向她的额头。满楼却倏地清醒,赶忙往后退一步。

启离却并不在意,请她坐下。

满楼用手撑住脑袋,巴巴的看着:“你真的是花凋吗?”

启离抿了口清茶,兰指掐花,媚眼看着满楼,出声却是声声莺啼:“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区别?人生如戏,不过一场浮华,唱了别人的悲喜,留了自己的思愁。”又停,复用正常的声音回答:“在外我是启离,在浮生阁里,我是花凋。”

“那么,那个才是真实的你?”满楼听的云里雾里。

启离的眼眸闪动着,看着满楼,复又垂下眼眸惨然一笑:“真假我早已分不清了,又有什么区别?浮生阁是我的产业,若你无事便来找我吧。”

“唉,那件舞衣…”满楼想起了什么,又赶忙说。

“那件舞衣是我母妃的,她已经送给你了。”启离扬唇一笑。

“你母妃不是?”满楼不敢再说下去,生怕揭起启离的伤疤。

“我说了,母妃送给你了。好了,不早了,这几天我要去安陵园,你可能找不到我,但若是有事,就来浮生阁求助吧。”

“那我先走了。”满楼站起,准备离开,又转身看着启离。

“怎么?舍不得离开本皇子吗?虽然本皇子长得确实美,可王妃这样看我,本皇子也是不好意思的。”

“你真的开心吗?”满楼怜惜的看着他,有很尴尬的说:“还有,我才不是王妃!”

“楼儿这是怪为夫没有早去提亲。”启离起身,一脸戏谑。

见启离又要上前,满楼转身就跑。

启离望着满楼的身影,扬唇笑起。

“主子,为何将舞衣送给她?”一位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衣人立在启离身后,出言问道。

“只有她才配得上母妃的舞衣。也许,她会成为你们的主母。”启离掐起兰花指,浅笑着离开。“快乐不快乐,哪是我们说了算。”话音中是苦涩更有张扬。

留黑衣人一人立于原地,眼神流转。

“小姐,你去哪了?我都快急死了。”栎橦看着缓步走来的满楼,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一个朋友找我,闲聊忘了时间,苦了我家栎橦了,走吧,也该回家了。”满楼宛然一笑。

至将军府,回房换了衣服,正要梳妆,一婢女便不经通报就进了门,对满楼嚷道:“大小姐,大夫人有请。”口气猖狂,翻着白眼。

满楼不慌不忙的梳理着青丝,并不理会。见平时温顺的大小姐竟不理自己,那婢女便恼了:“大——小姐,大夫人有请!”

“不知这位姑姑可是母亲身边的人?”轻启朱唇,将梳子放于桌上,看着镜中不施粉黛的自己,满意一笑。

“我是大夫人身边的一等丫鬟。”婢女颇有点自得,要知道这个身份足以让她在将军府横着走了。

“奥,原来如此,栎橦,”满楼一脸了然,对栎橦浅浅一笑,“给我打。”语气平淡,仿佛与自己毫无干系。

婢女一下子怒了:“大小姐,我可是大——夫人的…”不等说完,栎橦的一巴掌已将她打倒在地。

“你,你竟敢打我!我…我…”婢女捂住脸,一脸仇视。

“母亲怎会留这样一条恶狗。作为宋家嫡女,为母亲分忧是我的义务。”满楼转过身,对着地上的女子淡淡一笑。

她一定不是宋满楼!婢女心中想着。

“栎橦,我问你,下人以下犯上,应怎样责罚?”满楼始终微笑着。

“赶出家门,卖青楼。”栎橦也很给面子顺利接上。

“哦?这样啊。”满楼点头,一脸明晓。

“大小姐,大小姐,我错了,我错了。”婢女跪在地上,扇着自己的耳光。

“罢了,这次就算了,下次我绝不饶的。告诉母亲,我这就去。”

听到满楼的话,婢女慌忙起身,跑了出去。

“小姐,你刚刚太帅了!”栎橦鼓着掌,“可大夫人?”

满楼坐在梳妆台前,束着头发:“迟早都要这样的,不如先发制人。”

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裳:“走吧,看母亲想说什么。”

7栎橦给我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