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韩珏好似没有看到一般:“将军常年征战,宿疾在身,无须下跪,只是这旨还是要接的!”

姜堰如猎鹰一般的眼睛死死盯着韩珏,韩珏却好似并未看到一般,仍旧笑着望着姜堰。眼神交锋,双方无解。

韩珏在赌,赌姜堰对富贵荣华的安逸生活的迷恋。

“哼!”姜堰冷哼一声:“公子,宣旨吧!”话毕,两侧守卫皆跪地接旨。

韩珏笑容不改,却并未打开手札:“将军近日因军饷丢失案而寝食难安,君上感将军一片爱军之心,特赐将军黄金千两,绸缎百匹,珍珠十斛,以解将军忧愁,告将军一片赤诚之心。”

姜堰眯起眼睛,似一只即将扑食的猎鹰。屋顶传来几声鹰鸣。

“谢、君、上!”姜堰自牙缝中咬出三字。

韩珏继续带笑:“既如此,韩珏便回宫中复命了。”

姜堰又看了韩珏半晌:“公子,请便。”

韩珏将手札交给姜堰手下,告了一礼便带着赢洛离开了。

“你猜,”出了将军府,赢洛对韩珏道:“你能活过今晚的可能性,有多少?”

韩珏笑着看着赢洛,玩世不恭的笑容多了几丝温情:“我猜,我有十分的把握能活过今晚。”

“哦?”

韩珏笑着用右手揽着赢洛的瘦削肩膀:“因为有瑜瑾你啊!”

赢洛不再言语,只觉得,他的手,欠剁。

韩珏看似自然的动作却不由一怔,又很快自然起来,并未被赢洛感到。他是觉得,赢洛的肩膀,真是太瘦了。忍不住多看了韩珏两眼,更坚定了心中某个想法。

酒楼

郢都城中有一家酒楼,藏有经年美酒。

赢洛看着面前的两缸美酒,冷冷地看着面前正忙着品酒的某位。如果眼神也能杀人,可能韩珏如今已经被千刀万剐了。

张凌只如身外人一般,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只是眼底含笑。

“韩珏。”赢洛冷声开口。

“怎么了?”后知后觉的某位这才回头看了身旁两位。

“你不应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的吗?”赢洛平息着自己的心情。

一筒青竹酒,自高处落,汇入白玉酒樽中,樽中霎时冒出一片冷气,泠酒一樽还酹江月。

韩珏捧着手中白玉樽,细细地品着泠酒,一副陶醉之色。

“瑜瑾,我也知严子师伯平日里对你管教甚严,不许你饮酒。可这青竹酒可是陈年美酿,配上我这白玉樽更是人间至宝。瑜瑾,你可要好生品尝呐!”

赢洛听得一阵无语,这人分明是自己酒瘾犯了吧!

张凌舀起一筒青竹酒,先倒入瑜瑾面前的玉樽中,而后满上自己面前的酒樽。双手捧起玉樽:“二位今日辛苦了,子语不能与二位一起前去,便用这酒敬二位一杯!”

赢洛犹豫一下,也执起玉樽,回敬张凌。

韩珏只是摆摆手,示意二人随意。

赢洛饮下一口青竹酒。泠酒甘凉,凉意一过,只觉得嗓间一片火辣,火辣之后,却又有余味在心,袅袅余波。

赢洛微皱了一下眉头,自己果然还是喝不惯的。

张凌又为韩珏赢洛续了一杯,赢洛右手拇指中指扣紧玉樽,食指在其上细细描摹着什么。

“你已经找到了那批军饷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