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次日一早,赢洛起身后便一直坐在一盘棋局前,左手边的清茶蕴着淡淡轻烟。

韩珏进门时,便见到这样一幅景象。

赢洛早知他来,起身以礼。韩珏虚扶一把,“往后,不必如此。”

赢洛面不改色:“平礼而已。我非你幕僚,如此不过是礼数罢了。”韩珏忍不住摇头而笑。而后两人入座。

今日的韩珏还是一件紫色锦袍。赢洛,换了一袭青衣。却比在珈若山的时候更精致些。对襟青衣,腰叩五色琉璃石南叶,却换了红色的宫绦。手中未拿那只白玉扳指。头上换成了青玉缠丝祥云簪,温润如水。我只觉得,她比男人还男人,不过,是水一般温润的男子。

“青水玉棠间,美玉无瑕也!”韩珏忍不住赞叹出声。

赢洛瞥了他一眼,“你看,这棋局,如何?”

韩珏看了一眼那棋局,邪魅一笑:“我对解棋并不在行。可我知道有个人,很是在行,不若今日为你引荐一番?”

赢洛抬眸:“哦?”

我知道,她早已知晓门外之人。

“不过,”韩珏继续放荡地笑,“我可不能白白为你引荐,总得有个彩头。”

赢洛直勾勾的看着一脸自得的韩珏,“我赌半柱香,他解得开。”

韩珏一怔,“我都不信!”

“那,”赢洛眼中浮起笑意,“公子,咱们就赌一赌,如何?”

“好!赌就赌!”韩珏忍不住道:“我带的人,你却这么自信。我就赌,半柱香,他解不开!”

“子语。”韩珏大声喊道。

张凌,字子语。赢洛知道他,是因他曾求娶过紫玉,只是受阻未成。更是因为,他是韩珏母族,现任韩相之孙,儒家弟子。

自门外走进一个玄衣男子。若赢洛是水中温玉,韩珏是日月星辰,那张凌便是那林间高峰,直插云霄。

自张凌进入甲子间的那一刻起,赢洛就开始起身,张凌行一平礼后,赢洛亦回礼。而后赢洛再入座,张凌随之而至。赢洛欲为两人泡茶水,韩珏先一步抢去。

“子语,你来看看,这棋局何解?”韩珏笑着对张凌道。

四方棋盘上,黑白两棋抵死纠缠,两相无解,动一子则动全盘,一步错则全盘皆输。

“这是,”张凌低声沉吟,“破局。”

赢洛眼中笑意渐深,“破了它。”

韩珏摆弄着手中的茶具。但笑不语。

张凌抬头忘了一眼赢洛,遂不再言语,良久,执一黑一白,局破。

赢洛抬眸笑着对韩珏:“公子,如何?”

韩珏登时蔫了,“愿赌服输。”

随即,从袖中取出五枚金币,放入赢洛手中。触到赢洛掌心的那一刻,韩珏微微一震,只觉得,赢洛皮肤真好,很舒服。

张凌看着这一幕,忍不住摇头:“不想两位竟拿我做了赌注,不知你们两位如何赌得我?”

韩珏一阵心虚,笑着不语。赢洛品着韩珏刚泡好的茶,叹一句:“好茶!”就是不回答张凌的问话。

张凌忍不住出笑:“我说你们二位往日都挺厉害的,怎么现在反而不敢承认了?韩珏兄也就罢了,瑜瑾兄往日人都说你清冷,今日怎么也与韩珏兄一般了?莫不是被韩珏兄感染了?”

韩珏笑骂道:“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兄长也是情理。不过,瑾瑜可比你还小呢,这般叫他反而不对了。”

“哦?”张凌挑眉,“那该如何称呼?”

赢洛淡淡地道:“唤瑜瑾就可。”而后转头看向韩珏道:“你来找我,不止是为了为我引荐人这么简单的事吧!”

韩珏端起茶盏,轻抿:“军饷丢失案已经有了结论,只是单我一人胆子不够,特来此请瑜瑾你来为我壮壮胆。”

“去哪里?”

“大将军府!”

“……”这是要我去当护法的吧!

往生镜中景象换转。

旁观者清,赢洛爱上韩珏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赢洛自己也知道。

他们,在政客眼中,注定是陌路。毕竟,天下,只有一个。两个国家未来的王,除非吞并,断无结合的可能。

可他们好像不一样。他们想要的,或许,是一样的吧!我在想,那夜赢洛的笑,那究竟是嘲讽,还是一种默许呢?

可是,我摇摇头,“怎么能信呢?”声声喟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