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韩国,烟雨楼。

赢洛离开珈若山后,先到了韩国。

韩国是秦,齐,越,赵国枢纽,珈若山在齐国附近,齐在韩东,秦在韩西,若想去秦国,须从韩国入为最近。而赢洛却不仅仅是为了选择最近的道路回秦国。她想看得,只是韩国罢了。

郢水沥桥边,有一都城,韩国首都,郢。郢都城中有一处出了名的烟花之地,烟雨楼。

赢洛褪去青衣,着一身金丝绣领紫衣锦袍,佩青丝宫绦坠五色琉璃石南叶,青丝束起,青玉为冠,吊白玉的簪子,从中划过。许是刚沐浴过的缘故,眼中带着七分朦胧,似醉般,眸子里一片清明,像一汪碧潭被寒雁搅乱,阵阵余波画作水烟不见。

刚刚推开桦木窗门的紫玉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赢洛。初阳从天阁半掩的窗透入,面前的人好像更似一幅画,不可亵渎的水墨丹青。紫玉微微一怔,便回了神,福身一礼:“公子。”

赢洛斜坐在榻上,微翘的眼角向上一挑,左手正在往桌上拿那白玉樽。

“嗯。”右手却拿着一枚玉扳指,套在食指上,用拇指轻轻摩擦。问道:“近日,城中可有什么事?”

紫玉上前,坐在赢洛对面,取出一套茶具,为赢洛泡茶。

“大事倒是没有。不过,近日城中也不是怎么太平。”素手一动,将旧茶剔除,新茶汇于壶盏。

“不久前,韩国公子韩珏回郢。不日,韩王后离世,韩珏母族张家有疑于军饷丢失案,陷身囹圄。二公子韩潆受韩王看重,”顿了一顿,“韩潆自去年夏始便与大将军姜堰关系甚密,于今年春至后才逐渐展露人前。”紫玉将第一泡茶倒入盘舆,再次倒水入壶。

“前夜,韩潆密入将军府,两个时辰后从将军府出,昨日,姜堰推选韩珏查办军饷丢失案。”第二泡茶好了,紫玉再次将其倒入盘舆中,继续倒水,而后,上壶于桌炉。垂手不语,只一双极有灵气的眼睛淡淡的看着赢洛。想了想,而后道:“东西已经到了韩珏的手上。”

赢洛继续斜靠在榻上,听完紫玉的话后点了点头却并未多说,只是静静的打量着紫玉。

紫玉身姿倩美,姿容妍丽,一身紫绸缎衣。一半墨发铺在身后,一半盘在脑后,两只雕着重瓣玉兰紫玉簪在发间,仿有暗香袭来。左肩露出,肩窝处,两只紫蝶栩栩如生。眉目如画,额间朱砂泣血,妖冶。

赢洛忍不住望着紫玉轻笑:“世人皆言洛水女神世间绝色,只怕,是因还未遇见姐姐吧!”

炉火正旺,茶已开,紫玉拿下陶壶,垫着白巾为赢洛倒茶水。

“世人皆言洛神绝色,定是有其据,我这庸脂俗粉,哪里能与那女神相比?”紫玉笑得矜美,许是早已习惯了赢洛的打趣儿方不以为意。

“姐姐过谦了!”赢洛取一杯茶水,轻垂眼眸,“姐姐这双手真是巧,泡的这茶水也是越来越好了。不甘不苦,恰是我好的口味。”闭上双眼,细细品着。

“不过一杯茶,公子莫忘了,这还是公子教我的。”紫玉笑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