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0 朋友妻可不可以欺

  妙歌翻来覆去,一夜未眠。好不容易熬到早晨六点半,立即起身去洗手间。刚上完厕所,挤好牙膏盛好漱口水,就听到门铃响了。她一边刷牙一边开门,当她看到门外站着刘大为和李优两个人时,惊诧得差点把牙膏泡沫吞进肚子里。

刘大为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挂着黑眼圈,打着长长的哈欠,正要说话,却被李优抢了先。今天的李优格外亮眼,从里而外透出来的好脸色,就像春风拂过宝宝的小脸蛋,浮现出若隐若现的粉嫩。她晃了晃手里的早餐,口中自带“当当当”的背景音乐,然后欢快地说道:“亲爱的妙歌,我们为你准备了丰盛的早餐,你就打算让我们一直站在外面吗?”

妙歌彻底蒙圈,侧身让他们进门,然后一副问号脸,傻傻地看着他们进了厨房,开始准备杯碟碗筷。李优看上去很快乐,刘大为看上去也很快乐,但二者的快乐又有所不同,后者明显是为了配合前者。

难道李优又想整什么幺蛾子了?一想到她以前的种种行为,妙歌顿时恍然大悟,随即忧心忡忡地回去刷牙洗脸。刚洗了把脸,将毛巾从脸上拿开,就看到镜子里多了一个人,她不由得吓了一跳,定睛一看,刘大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背后,表情复杂地看着镜子里的她。

“你搞什么鬼啊?吓死宝宝了!”

刘大为此时忧心忡忡,低声说道:“优优今天格外活泼,你和她真的只是同乡关系吗?是不是还有我不知道的其他事情?”

妙歌假装听不懂的样子,一边淡定地搓着毛巾,一边无辜地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Queenie,不瞒你说,我昨晚一夜没睡好……”

“嗯,你的黑眼圈很重,可以看出昨晚确实没有睡好。”

“你的黑眼圈也很重,该不会也是昨晚没有睡好吧?”

“嗯,喝多了,各种难受。”

“请不要岔开话题!Queenie,你老实回答我,你和优优到底是什么关系?”刘大为说着,还不时地向客厅张望,一副生怕被李优听到的样子,然后耐着性子等待妙歌的回答。

妙歌僵了片刻,然后沉默不语,慢慢地将毛巾拧干、晾好,做好心理准备之后,才面对面站在刘大为跟前,用同情的目光盯着他看了几秒钟,接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叹一声,调侃似的说道:“David,你太悲哀了!不仅要防火防盗防兄弟,而且还要防我这个‘哥们’!啧啧,真心不容易啊!”

刘大为连忙解释:“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自从认识你之后,优优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连我都不认识她了。”

“是吗?她变了吗?我倒是觉得,她还是原来的她,一点都没变!不,应该是半点都没有变!”

刘大为半信半疑,小声嘀咕:“原来的她,和现在的她,一点变化都没有吗?难道我认识的她,从来不是真正的她吗?”

妙歌见他自言自语,心不在焉,立即好心安慰道:“你放心吧,别的我不敢确定,唯有李优喜欢男人这一点,我可以百分之百确定!”

“那你……”刘大为心里想问的是,妙歌确定她自己不喜欢李优吗?可他最终没有问出口,他怕这样一问,反而让妙歌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这时,李优走过来,欢快地说道:“早餐准备好了,你们俩赶紧的啊!”

刘大为立即迎过去,轻抚李优的腰肢,一面往外走,一面催促妙歌:“你快点!别磨磨蹭蹭的,像个老太太一样!”

他们刚坐下,妙歌就速度过来,和他们一起开吃。

“那个,我先说一句……”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刘大为刚开了个头,就被妙歌和李优异口同声打断了。他讶异地看着她们俩,却被她们一一瞪回来了,心里有点郁闷,感觉自己成了局外人。更让他郁闷的是,妙歌和李优虽然全程没有正眼看过彼此,却像两块正负极相对着的磁铁石一样,时时刻刻相互吸引,随时随地都会有一拍即合、擦出火花的危险!

妙歌的胃口似乎很好,先吃了半根玉米,又吃了一个豆沙包,接着就着豆浆吃了半根油条,然后把另外半根玉米也吃完了,最后还一副没吃饱的样子,和李优分享了一个鸡蛋煎饼。

李优早上化了个好看的淡妆,嘴唇也涂上了好看的口红,虽然吃得津津有味,但明显有所顾忌,因此一杯豆浆,两个奶黄包,半个鸡蛋煎饼,被她慢慢悠悠地吃了半个多小时。

只有刘大为没什么胃口,味同嚼蜡,难以下咽。吃完早餐,他寻思着要找个借口带李优离开,谁知这个时候医院有同事打来电话,要跟他沟通昨晚那个病人的情况。没办法,他只好去阳台,和同事好好讨论。

见刘大为忙于工作,无暇顾及她们,妙歌立即拉着李优来到卧室,出其不意地给了她一个“壁咚”,质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David很爱你,他怕失去你!你明知我喜欢你,而你既然不喜欢我,既然是他的女朋友,又何必来招惹我呢?”

李优却将脸凑过去,与妙歌几乎鼻尖挨着鼻尖,但见她脸上慌乱的表情,不由得轻轻一笑,说:“我只是很好奇,一个从小说喜欢我的人,一个跨越性别说喜欢我的人,究竟有多喜欢我!”

“我有多喜欢你,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可是我知道,我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李优,你这样有意思吗?”

“当然,这样很有意思,难道不是吗?”

妙歌怒视着李优,这个小女子究竟是何方妖孽?十年前随随便便说一句话,就让她心痛得死去活来,久久无法走出阴影。十年后还是这样任性,只顾自己高兴,完全不顾及他人的感受!

“我警告你,你再靠近我,我会控制不住,我会做坏事的,就像十年前那样!”

“你不敢!别忘了,我不喜欢你,我是大为的女朋友!别忘了,大为是你的哥们,朋友妻不可欺!”

李优笃定妙歌不会乱来,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然而,那笑容却随着妙歌的步步后退,慢慢的由微笑变成了苦笑。

“我就知道,你根本就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我!虽然我说我不喜欢你,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像你说的那样在乎我……妙歌,我很怀念被你保护的感觉!”

李优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种话,正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见妙歌一样,明明说过不再见面,明明说过不要来往,可是有些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做了,有些话就这样不由自主地说了出来。人啊,就是这样一种奇怪的生物!

突然,妙歌抬眼看着李优,一把将她拉到身边,捧着她的头就强吻起来,将她嘴唇上的唇蜜全吃进了肚子里。这个吻,妙歌实在压抑得太久了,自重逢那一刻开始,她就唇唇欲动,强烈想要吻她、吻她、吻她。

朋友妻可不可以欺?她在心里问过自己无数次,如果不是仅存的理性在作祟,她用不着这么辛苦地压抑自己,可是理性最终还是被内心的欲望战胜了。她不顾一切地吻着李优,而这个被她从小喜欢的女孩,却再次推开了她。

“你疯了!”李优压低声音,又气又恼,“万一……被大为看见了怎么办?”

“优优,我喜欢你,只要你愿意……”

“我不愿意。”

“为什么?刚刚,你明明……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面对妙歌焦灼的眼神,李优反而平静下来,轻声说道:“妙歌,我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我们就不能单纯地做好姐妹吗?”

客厅里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接着传来刘大为嘀咕的声音:“人呢?都去哪儿了?”

“不能!”妙歌声音很轻,却掷地有声,仿佛这是一个原则问题,不容挑战。

“大为,我们在这里!”李优在妙歌面前,从来都是那么好强,半点下风都不肯落,于是一面与妙歌对峙着,一面不动声色地应答。

刘大为走进卧室,看到两个女孩像两块磁铁的负极,相互排斥,火药味十足。

“怎么了这是?”

“David,这是两个女孩的战争,你最好不要插手管我们!”

“对,没错,这是两个女孩的战争!”李优故意强调“女孩”两个字,似乎想让妙歌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要弄错性别,不要混淆友情和爱情。

“李优,你这样有意思吗?”

“怎么,你只会说这句话吗?好啊,我再回答一遍,当然,这样很有意思,难道不是吗?”

“你走,我这里不欢迎你!”

“你这是恼羞成怒了吗?所以啊,你跟别的女孩根本就没什么两样!你以为自己剪个短头发、穿上裤子就是男……”

刘大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听得心惊胆战,眼看李优即将触碰妙歌的雷区,立即上前捂住女友的嘴巴,然后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一样,不停地安抚发怒的她,接着又向妙歌道歉:“Queenie,我代优优向你道歉,她原本是来道歉的……”

“我原本是来道歉的,但是现在,没有这个必要了!”

“你们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想什么静静!一码归一码,刚才的事情,你难道不应该向我道歉吗?

“是你先惹我的!”

眼看战火又起,刘大为急忙跳出来圆场:“好好的,怎么又吵起来了?一个是我的女朋友,一个是我的好朋友,你们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好好相处呢?”

李优一任性就停不下来了,不仅不给面子,反而拂袖离去。刘大为完全没辙,赶紧屁颠屁颠地跟着跑出去,像个二十四孝好男友似的一路跟到街上,为她拦了一辆出租车,伸手替她挡住车门顶,笑容可掬地请她进去。

李优坐进去,并不打算让刘大为继续跟着,便直接拒绝道:“我自己回去,你不用送我了。还有,对不起,让你看到了我的真面目!”

刘大为被晾在街上,可怜巴巴地目送李优离开,直到载着她的那辆出租车在他眼前消失,他才想起要返回妙歌的家,去一问究竟。

10 朋友妻可不可以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