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事出有因 第五节 撒种子

  小然这么想着,手上的活儿也开始动起来了。

窗外阳光明媚,坐在办公室里的小然,早早完成了手头的工作,最不缺时间的她浇了浇花,她不喜欢玫瑰,不是因为带刺,而是因为它是街花。她小时候就喜欢罂粟花,外婆家的院子一大圈种的全是罂粟花,粉色的、白色的、还有杂色的、红色的、紫色的等等,还有她最喜欢的蓝的发紫的,幽蓝深邃、神秘而迷人,简直甩蓝色妖姬好几个星系。罂粟花微甜苦香,只有等落红之后才结有毒汁的果实。小时候,小然经常帮外公收集黑色的种子,等到下一个季度种下新的一批罂粟花。

而现在,对于~华,她是不是也该撒种子了。

打开电脑,申请了一个新的QQ,然后打开朋友网,搜索了华的信息。然后申请加入QQ,很自然的写着“我是小然,我认识你,因为我是你同学的老婆,请通过。”

结果不到十分钟,通过!

这朵白莲花还真不让她失望。

接下来,只要有空,小然就和这朵白莲花打着哈哈,从华的口中去甄别男人和她说过的属于他们之间的点滴。

而男人这个时候也开展了其它项目,要经常出差。他去市区办事顺便住上两天,这一天,小然碰巧和儿子也去市区车管所办事情。就这样,小然让男人把车开过来,给那边顺便年审一下。

本来一切都是妥当的,但是小然看着男人被无尽的电话催促着回去,她有些莫名的厌烦和火大。

有的时候小然也不知道,她这种敏锐的直觉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最多的其实莫过于给她带了莫名的烦恼。

虽然小然知道,这次去有不少男那女女,同事之间聊聊天,她也可以接受。但是她不喜欢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她意外的惊喜。

“我先走了,那边催的急。等下你和儿子来找我吧,就在前面不远。”男人说完焦急的走了。

她小然不傻也不聋,电话明明那边是个女人的声音一再说,“你还有多久回来啊,出去那么久,我就一个人。。。。。。。”诸如此类,吧啦吧啦一堆看似抱怨实则撒娇的情话。呃….

小然和儿子找过去的时候,正巧碰到他们同事之间分开回酒店。

“我送你和儿子去车站坐车吧。”男人见到小然娘俩第一句话就是送她们走。

“我去买点蛋糕给儿子吃,你要么?”小然牵着儿子的手,对着男人说。

“不了,等下回去再吃。那我在外面等你们。”男人说完就拿着手机不停的折腾着。

“这是你儿子呀,长得这么像你。”小然刚出蛋糕店,突然一个女人用着高八度的声音从远而近的破音而闯入。一个穿着仿的不能再仿的地摊货、身材偏瘦、身高165左右、长发、略施粉黛尖脸、塌鼻梁,三角眼酷似大妈的女人介入小然的视线。

小然握着儿子的手,站在原地,本能的愣在原地。

“我要送她们去车站,你们还有两辆车应该可以坐得下。”男人的语气略显温柔对着闯入者说着,明显是对着她的,因为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她是谁?需要向她交代行程?会是电话里的女人么??………小然的心里有好多疑问…….

“那你快点回来找我~~们啊!”女人刚刚从出现就一直用一种属于“女人”的眼神看着男人,一直不曾离开,还在“我”的这个字上落得特别重,意味深长。说完拉着女伴的手含情脉脉、依依不舍的走了。

这不需要女人的直觉吧,一般的嗑瓜子群众都明了的真相好吧!

而男人也留给那女人一抹浅笑后转身回来看小然。

“走吧,老婆,我可能要在这边多待几天了,你和儿子管自己啊。”

“他是我的儿子,我自会照顾好他。话说,刚刚是咋回事?”小然并没有把话说的那么直白,她只不过想诈他一诈。

“哦,没事。来的时候车刚刚好坐,我送了你,我怕她们坐不下。她们要去酒店了顺便吃饭,所以她叫我等下赶快回去。”男人说的都是事实可却不完全是事实。

他不是最爱他的华么?不是爱了十一年么?这是搞什么鬼,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小然不由得想得头痛起来,她从小就有偏头痛,痛起来头后面右半部,根本无法正常生活,就像灌了几万斤铅块,憋闷沉重;就像被无数丝线拉扯密密麻麻,痒麻刺纠。用手轻轻触摸,就牵动整个神经,化作无尽的疼痛;有时候无意间歪动脖子,就像有一根又长又细又软又韧的钢针,由头至脚的牵动着,像过电一般,瞬间麻木不堪,想死的心都有了!

“妈妈,妈妈,你又痛了。”儿子看见小然用手去抚着头部,关心的问着。

“傻孩子,没事。妈妈就是在想等下到家给你做啥好吃的。”小然从不敢在外人面前透露自己的软弱,尤其的在她儿子面前。总是一副女汉子的形象。

儿子这么小,她偶尔也会觉得挺累的。其实她很喜欢平淡的生活,没有虚伪、没有假意、没有算计……..渴了就喝喝咖啡、喝喝茶;饿了就任性,想吃啥吃啥;在家待着不爽了,就到处游玩,坐在哪个角落里面翻着书发着呆,养养小猫逗逗小狗,好不惬意啊………

儿子其实这么小,就会问她:“妈妈,人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啊?”说实话,她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也要硬着头皮维护在儿子面前的高大形象。

“傻孩子,人活着还能为了啥?就为了填饱肚子、为了护暖身子呗!”

“妈妈、妈妈,那这样的话,活着多没意思,整天就为了吃了睡睡了吃…….”儿子无辜的闪动着他致命的杀伤武器------一双长长的浓黑睫毛和毫无掩饰的一双剔透清澈的大眼睛。

“所以啊,才要更好好的活着。妈妈做的饭好吃么?”

“好吃啊!”

“自助餐好吃么?”

“好吃,还可以任性吃!”

“你的衣服穿着舒服么?”

“舒服啊!”

“出门玩,妈妈开车舒服,还是挤公交地铁舒服?”

“妈妈开车舒服!”

“家里舒服?还是阿太家舒服?”

“家里舒服!”

“小宾馆舒服还是大酒店舒服!”

“当然是大酒店舒服啊,环境好还能游泳健身!妈妈,妈妈,你问这么多干嘛呀?”儿子有些不耐烦了,明明前一秒听到大酒店还眉飞色舞的。

“儿子,那你知道这些都是怎么来的么?为什么有的人住的舒服住在大房子里,有的人还在街头乞讨连饭都吃不上。”

“这个我知道啊,是用钱换来的,好多好多钱。”

“那你知道钱是怎么来的么?”小然很耐心的边搂着儿子边问他,她希望儿子以后可以懂得“努力和珍惜”

“应该是赚来的,我看妈妈上班很辛苦,是不是回赚很多钱给我花。”

“赚钱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个你还小,我和你说的你未必懂,但是钱花起来真的是非常简单的事情。这样吧,妈妈以后每一个星期给你100块,你自己做主,当然,这100块呢,还包括咱俩一个星期的饭钱,好不好?你先自己试试看,不知道的再来问妈妈。”

“好啊好啊,妈妈最好了。”他真是亲儿子,听到给他钱这么开心。小然瞬间觉得自己有种被坑的感觉。

接下来,小然都是带着儿子故意去菜场买菜,他想吃什么就教他怎么问价,怎么付钱。结果第一天,第一次,儿子就把钱花的差不多了。小然没有怪他,然后问他

“宝贝,你还剩的钱够花多久的?”

“不知道啊,反正我想吃什么就买了。”儿子天真的回答着

“那还够不够明天早上的早餐。”

“我现在又不知道明天早上想吃啥,我咋知道呢!”

………..

小然被这小萌物制服了,但是她不能放弃,这才刚开始,教孩子么,慢慢来吧。

第二天一早,小然又带着儿子去买早餐了

她故意带他去面包店里面,点了两样稍贵的等待儿子付钱。儿子也挑了他喜欢的。

“妈妈妈妈,我钱不够了。”儿子可怜巴巴的看着小然。

“那你觉得应该怎么办?”

“你有你付。”简单直接粗暴,但是未必有效。

“昨天咋约定的?”

“给我钱自己保管,但是要负责妈妈的饭钱。”儿子有些小委屈。

“那现在我给你一个建议,第一种,我付我的,你付你的。但是回家之后,你要用劳动来抵我付掉的钱。第二种,你付我的,但是你就不能吃。你自己穿衣服,收拾你自己的房间不算劳动,帮我收拾房间才叫劳动,这个你明白么?”

“我明白了,那我想一想。”

“时间不多哦,就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是不吃饿肚子还是劳动。”

“妈妈妈妈,我想好了,我要劳动,那我做的好了,有没有奖励?”这小眼神似乎又放光了。

“额外劳动,有,视情况而定。”

“太好了,妈妈妈妈快付钱。”

…………..

本来是想借此机会告诉儿子规划,但是看到这种情况,小然居然懵了!

第二章 事出有因 第五节 撒种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