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剥丝抽茧 第四节 打

  男人从回来就管自己睡下了,接下来的几天也都相安无事,因为男人并不在家。就这样到了去诚大的那天…….

一大早,儿子就早早的开始做任务,然后将读书需要的都收进他的书包里面,并且还另外准备了泳衣泳镜和干净的换洗衣服。

“麻麻,麻麻,我好了,咱们去诚大吧。我要去游泳!好开心!”儿子不加掩饰的,将他那颗兴奋的心情表露无疑。

“你爸送咱们去,所以等下和你爸一起在外面吃了饭再过去。”小然安抚着儿子。

“那咱们去诚大吃不就好了!”小家伙嘟着小嘴。

“你爸已经点好了,还是听他的吧,免得惹麻烦。”小然跟儿子解释着。

“哦!”儿子不再争辩了,转身上楼去拿他的行李了。

这个天气真是阴晴不定,明明说有台风的,可是却艳阳高照,微风扑面,还蛮让人放松舒服的。

到了房间,儿子就迫不及待的扔下书包,拿起泳衣要去游泳。

“妈妈就不陪你去了,你和爸爸去好不好?”小然笑着对儿子说,因为对她来说,儿子自己去酒店游泳就是家常便饭,她相信儿子的技术,她学了好多年就是学不会,所以干脆放弃连去都懒得去了,正好今天他爸在,她就更没有理由去泳池了。

“好啊,那你等下帮我开门啊。我们不带房卡了,麻烦。”儿子也没有丝毫的不开心,仿佛能游泳咋地都行。

“你还是把房卡给我吧,不然不让进去,看我回来不揍你。”男人有些不满。

“可是这个酒店的取电只能用房卡,我刚才也只有拿了一张,一般酒店只要报房间号就可以游泳了啊。”

“是啊是啊,我和妈妈每次去的酒店都不用房卡,爸爸,走吧!妈妈我走喽。”儿子说完,转身往外走。

“拜拜儿子,你好好玩。”小然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转身去做自己的事情。

五分钟不到,门铃响起来了。

“谁呀?”客房服务?不会吧,她才刚刚入住,送水果的时间还没到啊。

“你特么给我开门!”男人粗暴的声音。

打开门,小然看见凶神恶煞的男人,黑着一张扑克脸,眼神充满杀气,让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你怎么上来了?”

“跟我下楼!”男人毫不客气的拉着小然下楼。

“儿子呢?”小然没看到儿子的身影,便追问男人。

“儿子在那边等,泳池的人不让我进,早跟你说让你跟我下楼,现在他么的搞这么麻烦,非要你下楼解释。”男人凶狠狠的飙着不满。

…….

“妈妈,他们不让我进。”小家伙委屈的向小然告状。

“请问,每个房间不是可以有两个人进入泳池么?现在这是啥情况?”小然怕儿子冷,便把他揽在怀里,还蛮客气的对着招待生问着。

“女士,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登记的是您的信息,所以要是有人游泳必须您亲自来解释下。”服务生耐心的解释。

我了个大汗。小然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规定。“这个规定是新改的么?以前不都是报房号就好了么?”小然有些无语。

“额,是的,就是因为冒认的太多了。”

“好吧,先让他们进去吧,这是我儿子和他爸。谢谢你啊。”小然也不想多说了,只是想快点解决,让儿子早点去玩。她推了推儿子,“这下可以去好好玩吧。”说完转身上楼了。

小然无意休息,她脑子里一直盘算着,工作,家庭,儿子。她照顾儿子一年,儿子读书了她却更加空闲了,便在儿子读书的附近进入一家小律所,做了律师助理,其实就是廉价的菲佣。她本意想,在律所多学习些婚姻法,怎么离婚对她最有利的,然后等时机成熟她好带着孩子离开。可是这女律师,却是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虚伪自大狂;上次介绍给她一个那男人朋友关系的涉黑捞人案子,牛皮吹得响,什么省厅有人直达中央,什么黑白通吃,结果,被男人恐吓:不想在这混下去,就直说。而直接歇菜。当时,小然就觉得有一万只***从脑子里飞过。

现在正好可以趁着十一假期的机会直接放弃,但是要怎么说的好听,不让对方下不了台,也给自己日后留些见面的余地呢?小然还是没有考虑好该怎么说。

另一边,她联系着一个素未蒙面的,却陪伴她一年多的小妹妹小C。她们在网络上认识,可就像冥冥之中有只大手,将她们俩人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小然每次伤心,每次病痛,无论多晚,她总会出现来安慰她,给她以支持的信念。小然她一直想见她,也许这次是个机会。三十多年了,小然一个人惯了,所以她似乎不允许别人对她好……

“妈妈,我们回来了。”门外传来儿子意犹未尽的稚嫩声音。

小然快速把门打开,让儿子去冲澡,给儿子定了餐,便顾自己等儿子出来。

男人似乎也很疲劳,冲了澡告诉小然他耳朵不舒服,就管自己在一旁玩手机了。

晚饭过后,小然陪儿子看完动画片,哄儿子睡下之后,她拿起手机开始发信息,因为她突然发现她该如何辞职了。

就这样,小然坐在太妃椅上,一边和律所老板讲着辞职的事情,一边约小C见面的事情。而男人也在忙着他的事情,所以两个人各顾各的,直至第二天早上。

五点多,小然就习惯性的自然醒来,但是她无意那么早叫醒儿子。她轻轻起身穿好衣服,烧了一壶开水,为自己泡上一杯咖啡。虽然这没有她自己亲自磨泡的咖啡香,但是速溶的也勉强顶顶吧。

六点,小然叫醒宝贝儿子,趁着他洗漱的期间,帮他检查书包。然后带儿子下楼吃早餐了。这个小家伙,每次吃自助餐,都像开了挂一样,一盘一盘,一样一样,真是另她望而生畏,就怕他撑坏了小胃,像她一样,总是胃痛而受折磨。

但是看着这小家伙的吃香,呆萌呆萌的,她的心就软了,想想随他吧,反正又不是天天吃。

“给你爸带两块蛋糕上去吧。”小然轻轻的对儿子说。然后拿了纸巾,包起两块蛋糕塞到儿子手里。

待两人回到楼上,男人也起来了。

“我去送儿子。”男人要求着。

“还是我去吧,这个时间,学校门口很多人,会堵车,你没送过他,不知道走那条路会快。”小然并不知道男人的意图是什么,怎么突然要求送孩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她拒绝了。

“你不是说你今天不去上班了么,那你再睡会吧,我反正起来了。”说完带着儿子就往外走。

“妈妈,那就让爸爸送我吧,你再多睡会啊。晚上回家给我做鸡翅。妈妈拜拜。”儿子总是那么乖巧。

其实小然是对他前几天被打的事情有顾忌,怕儿子受到影响。

根本睡不着好么,儿子正是候选班长的考核期,迟到对他可是大大不利,他爸又是个路怒症极度严重的人,偏执的很,万一堵车….万一他又和人扛起来…….

一个小时过后,男人终于回来了。

“没堵车吧?”小然急切的问男人。

“我的技术,谁敢!”虽然这话很狂妄,但是小然知道,这语气,儿子是赶上了。

“我再睡一会啊。”男人边脱衣服边对小然似有暗示的低声说着。

“好啊,你没事就睡吧。”见男人躺在儿子睡过的床上,小然并没有动身的意思。然后若无其事的拒绝着律所老板,查看动车动态信息。

“你这个贱货,傻B,除了会看手机,你特么还会干什么?”突然一个狂吼穿过小然的耳膜还伴随着一个枕头砸在她头上。

“我会的可多了,玩手机只是其中一项。”小然吃惊过后随即冷静下来,她似乎明白了,这是他说睡觉的真正意思,她小然就是不愿意,能拿她怎样。激怒又何妨,反正她早就不想过了,顶多就是被打一顿,她小然挨得还少么!小然在心里划过一阵冷笑!

“真特么瞎了眼,找个你这么个大傻B,还不如死了算了。”男人暴怒,边穿衣服边发泄他的不满。

“那你怎么不去死!又没人拦着你。”小然她知道,她知道男人此刻要的是什么,她很清楚男人就是在逼她妥协,她就是不愿意给。

男人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出。

“你特么给我开门!”男人粗暴的声音。

打开门,简然看见凶神恶煞的男人,黑着一张扑克脸,眼神充满杀气,让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一个踉跄险些摔倒。“你怎么上来了?”

“跟我下楼!”男人毫不客气的拉着简然下楼。

“儿子呢?”简然没看到儿子的身影,便追问男人。

“儿子在那边等,泳池的人不让我进,早跟你说让你跟我下楼,现在他么的搞这么麻烦,非要你下楼解释。”男人凶狠狠的飙着不满。

…….

“妈妈,他们不让我进。”小家伙委屈的向简然告状。

“请问,每个房间不是可以有两个人进入泳池么?现在这是啥情况?”简然怕儿子冷,便把他揽在怀里,还蛮客气的对着招待生问着。

“女士,是这样的,我们这边登记的是您的信息,所以要是有人游泳必须您亲自来解释下。”服务生耐心的解释。

我了个大汗。简然第一次听说这样的规定。“这个规定是新改的么?以前不都是报房号就好了么?”简然有些无语。

“额,是的,就是因为冒认的太多了。”

“好吧,先让他们进去吧,这是我儿子和他爸。谢谢你啊。”简然也不想多说了,只是想快点解决,让儿子早点去玩。她推了推儿子,“这下可以去好好玩吧。”说完转身上楼了。

简然无意休息,她脑子里一直盘算着,工作,家庭,儿子。她照顾儿子一年,儿子读书了她却更加空闲了,便在儿子读书的附近进入一家小律所,做了律师助理,其实就是廉价的菲佣。她本意想,在律所多学习些婚姻法,怎么离婚对她最有利的,然后等时机成熟她好带着孩子离开。可是这女律师,却是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虚伪自大狂;上次介绍给她一个那男人朋友关系的涉黑捞人案子,牛皮吹得响,什么省厅有人直达中央,什么黑白通吃,结果,被男人恐吓:不想在这混下去,就直说。而直接歇菜。当时,简然就觉得有一万只***从脑子里飞过。

现在正好可以趁着十一假期的机会直接放弃,但是要怎么说的好听,不让对方下不了台,也给自己日后留些见面的余地呢?简然还是没有考虑好该怎么说。

另一边,她联系着一个素未蒙面的,却陪伴她一年多的小妹妹小C。她们在网络上认识,可就像冥冥之中有只大手,将她们俩人紧紧的握在了一起,简然每次伤心,每次病痛,无论多晚,她总会出现来安慰她,给她以支持的信念。简然她一直想见她,也许这次是个机会。三十多年了,简然一个人惯了,所以她似乎不允许别人对她好……

“妈妈,我们回来了。”门外传来儿子意犹未尽的稚嫩声音。

简然快速把门打开,让儿子去冲澡,给儿子定了餐,便顾自己等儿子出来。

男人似乎也很疲劳,冲了澡告诉简然他耳朵不舒服,就管自己在一旁玩手机了。

晚饭过后,简然陪儿子看完动画片,哄儿子睡下之后,她拿起手机开始发信息,因为她突然发现她该如何辞职了。

就这样,简然坐在太妃椅上,一边和律所老板讲着辞职的事情,一边约小C见面的事情。而男人也在忙着他的事情,所以两个人各顾各的,直至第二天早上。

五点多,简然就习惯性的自然醒来,但是她无意那么早叫醒儿子。她轻轻起身穿好衣服,烧了一壶开水,为自己泡上一杯咖啡。虽然这没有她自己亲自磨泡的咖啡香,但是速溶的也勉强顶顶吧。

六点,简然叫醒宝贝儿子,趁着他洗漱的期间,帮他检查书包。然后带儿子下楼吃早餐了。这个小家伙,每次吃自助餐,都像开了挂一样,一盘一盘,一样一样,真是另她望而生畏,就怕他撑坏了小胃,像她一样,总是胃痛而受折磨。

但是看着这小家伙的吃香,呆萌呆萌的,她的心就软了,想想随他吧,反正又不是天天吃。

“给你爸带两块蛋糕上去吧。”简然轻轻的对儿子说。然后拿了纸巾,包起两块蛋糕塞到儿子手里。

待两人回到楼上,男人也起来了。

“我去送儿子。”男人要求着。

“还是我去吧,这个时间,学校门口很多人,会堵车,你没送过他,不知道走那条路会快。”简然并不知道男人的意图是什么,怎么突然要求送孩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所以她拒绝了。

“你不是说你今天不去上班了么,那你再睡会吧,我反正起来了。”说完带着儿子就往外走。

“妈妈,那就让爸爸送我吧,你再多睡会啊。晚上回家给我做鸡翅。妈妈拜拜。”儿子总是那么乖巧。

其实简然是对他前几天被打的事情有顾忌,怕儿子受到影响。

根本睡不着好么,儿子正是候选班长的考核期,迟到对他可是大大不利,他爸又是个路怒症极度严重的人,偏执的很,万一堵车….万一他又和人扛起来…….

一个小时过后,男人终于回来了。

“没堵车吧?”简然急切的问男人。

“我的技术,谁敢!”虽然这话很狂妄,但是简然知道,这语气,儿子是赶上了。

“我再睡一会啊。”男人边脱衣服边对简然似有暗示的低声说着。

“好啊,你没事就睡吧。”见男人躺在儿子睡过的床上,简然并没有动身的意思。然后若无其事的拒绝着律所老板,查看动车动态信息。

“你这个贱货,傻B,除了会看手机,你特么还会干什么?”突然一个狂吼穿过简然的耳膜还伴随着一个枕头砸在她头上。

“我会的可多了,玩手机只是其中一项。”简然吃惊过后随即冷静下来,她似乎明白了,这是他说睡觉的真正意思,她简然就是不愿意,能拿她怎样。激怒又何妨,反正她早就不想过了,顶多就是被打一顿,她简然挨得还少么!简然在心里划过一阵冷笑!

“真特么瞎了眼,找个你这么个大傻B,还不如死了算了。”男人暴怒,边穿衣服边发泄他的不满。

“那你怎么不去死!又没人拦着你。”简然她知道,她知道男人此刻要的是什么,她很清楚男人就是在逼她妥协,她就是不愿意给。

男人头也不回地摔门而出。

第一章 剥丝抽茧 第四节 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