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剥丝抽茧 第六节 换

  昨晚给儿子发信息,可是怎么都没有回,儿子这是怎么了,没道理不回信息的啊,小然一个晚上根本无心睡觉………

早上五点半

“妈妈,妈妈,我爸昨天没收了我的平板和手表,我好害怕!我现在趁他睡着了,才把手表偷出来给你打电话的。他晚上把家里的锁都换了,你怎么办啊?”儿子颤抖紧张的小声音,急切的问小然。

“儿子,你先别着急,妈妈问你哦,新锁的钥匙,你爸给你了没啊?”小然冷静的小心翼翼的引导着儿子,不能再让他担心了。

“有啊,他给我了一把钥匙,我知道他把剩下的钥匙放在哪里了,所以,我趁他不注意偷偷的偷了一把钥匙藏起来了留给你。”儿子轻轻地说。

“乖孩子,你太聪明了!妈妈明天就回去了。你等我啊。”小然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可是妈妈,要是你明天回来的时候,我爸在家怎么办啊?”儿子慌了。

“没事没事,儿子,要是他在家,你就不接电话,然后躲到阳台上打给我,然后你找个借口出来买东西,溜出来,给妈妈开门。”小然一步一步慢慢的教儿子。

“那行,我先把手表送回去了,等下我叫醒他说上学没手表不方便,借机把手表要回来!妈妈,我想你了,你自己当心啊。我拿回手表再和你联系。”儿子似有不舍得挂断了电话。

小然此刻,呆若木鸡!已经不是一万只***那么简单了。

广州的天也是出奇的怪,小然这次来还穿的夏装,看似艳阳天,那风过却有些刺冷。她无意看风景,就直接去约了女企业家。

电话那边,一个自信的女强人声音,坚定而安全,小然没有过多的疑虑便去了她的工作室。由于要照顾她年幼的女儿,这个女强人专门让两个伙伴等小然。

在一个高档小区,通过层层门禁,小然终于进到了工作室里。高档的装修,优雅的环境,负责的保安,尽职的物业门童,一定不是传销公司。这是给小然的第一直觉。

简单低调却不失儒雅的装修,一个专业的控温的红酒酒柜,里面放置着一排排档次不低的红酒,新鲜清香的摆花,干净整洁的办公室。这个工作室的负责人要求一定很高,很有品味,也不是装的出来的。这是小然的进一步感觉。

工作室的助理将小然带到会客茶室,两位年长稳重的姐姐,耐心的讲解着,并且传递着一种温暖和信念,让小然看到了希望。她坚信,只要改变,只要自己肯努力,只要能来到这里学习,从头做起,她不怕了!

但是,现在,小然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她现在最大的困难,居然是怎么回去!

进退两难,都不是好走的路………

从那里出来,天已经黑了,外面瞬间刮起了大风,寒风凛冽,穿着单薄的小然觉得刺骨的凉,强风吹的每一寸肌肤都如被蝼蚁吞噬般疼痛难忍,内心煎熬着每一缕神经………她不再坚强了么?她要就此妥协了?她要重新回到那暗无天日的牢笼里么?

对面的商场灯火通明,在这低弱蝼蚁的小然面前显得那么雄伟奢华、诱惑与向往。小然慢慢的被它吸食着、吸引着、走近它,她走了进去,漫无目的的逛着。里面好暖啊,摆设一般,原来广州的大商场也不若如此,她给自己买了两套衣服,虽然没洗就穿不是她的风格,但是这种情况之下,也只能如此将就吧。总比冻死的强。小然在心里这样坚定的安慰着自己。

出了商场,小然拿起电话,拨通了她唯一记得住的号码。“雪,你帮我找个律师,我要离婚!这次我要速战速决,这次我实在熬不下去了!”

“好,你等我消息,你现在在哪呢?”

“在广州,一两句话说不清,我回去再跟你细聊!”

“啥时候回去,今晚有地方住么?”

“明天就回,现在他把家里锁给换了,没收了儿子的手机和平板,早上儿子偷偷打电话给我的。”小然简单和雪说了情况。

“那你自己小心,我现在联系,你等我电话。”雪果断的结束通话

住。。。。。。小C这次没来,没说什么原因,只是给了她一个朋友的电话叫我去住在那里。

朋友那里都住满了,小然只能睡在客厅,但是她很满足了,至少,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她还不至于流落街头。

滴滴滴滴,微信里面发来一个名片。“这是我表妹的朋友,保送读研究生,本来考过了大司法做法官,可是因为没走关系被人顶了,现在做律师,她跟的师父也是本市很出名的律师,我已经大概和她说了情况,你自己联系她啊。因为都熟,所以不方便叫我表哥出面。”雪除了名片,还简单介绍了律师的背景。

小然随即也把这些天的情况发给了雪,告诉了她的处境和心思。

“上次就已经闹得不愉快了,这次一定要慎重,该有的财产能拿到最好,拿不到就算了。最重要的是别亏了孩子。你是决定要带着孩子么?我支持你,在那个家里,孩子就毁了!就算一无所有,你也是我的朋友,是我最重要的人!”闺蜜雪的话温暖着小然,让她更加坚强和坚定。

“谢谢!”两个简单的字包含了千言万语。

一个晚上,小然并无心思睡觉,她早已忘记什么是疲惫,什么是恐惧了,她心心念得是儿子现在的处境,到现在,儿子仍然没有给她消息。他是不是并没有拿到电话或平板,他爸不会真的这么狠心,这么放心他一个人上学,他会不会因为害怕而不小心惹怒了他爸、自己受牵连被打了吧,他这一天吃了什么,他在学校里面有没有被同学欺负,他在路上有没有贪玩而耽误回家,他在家有没有因为不练琴而被骂,他有没有洗澡,有没有衣服换……………

呃,这该死的!都是男人的错,都是她小然的错!让一个孩子经历什么?哪有愉快的童年?哪有无忧无虑的傻缺的童真?哪有任性撒娇的性格?………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她是上天派来拯救世界的么?非要先劳其筋骨,受尽凌辱与折磨,将她百般摧残再一步一步爬向巅峰么?她小然今天受得起多少苦,以后就能担的起多少幸福;她小然今天受得起多少屈辱,日后就能担的起多少赞美!

冷静!冷静!冷静!

打官司,她虽没亲自参与过,但是港片也看了不少,她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这个社会总有说理的地方,现在无非就是证据!离婚案----法不离情,总会是同情妇幼弱者吧。她小然并不是贪心之人,她只想拿回她自己应得的那部分和带走她的命根子!

那个男人这么嚣张,必是和某一个旧情复燃。以他的现在的性子,必是顺者昌逆者亡……小然开始快速的回想所有的资料,最后能确定也就是那个有两个孩子的女人了。

登陆男人的QQ,翻看了他的空间,这也算是百密一疏了吧,纵使你删掉了聊天记录,纵然装作如无其事的浏览别人的空间,总是会留下一些线索的。女人的直觉总是可以精准的找出不属于她生活的第三者,并将之毁灭…………

小然删掉了她浏览过的痕迹,快速思考着,她想起了这个女人的电话和她老公的电话,三年前她就有了,不知道这么多年变了没有。

小然换了个微信,加了这个女人。

证据就这能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了,只要她或者她老公能作证,一切水到渠成,给儿子的也不少,抚养费一次性支付,她也算没白把儿子带出来。她自己可以吃苦,但是她怕委屈了儿子。

接下来,就是回去,能成功回到那房子里,守着孩子,也算是顺利的。可如果,死活不让她进门,这接下来就难了………

这事,家里并不知道,以男人的性子是不让别人插手他的家事的,也就意味着家里人并不知道他们吵架,不知道他换了锁不让小然进门。那只要她找到合适的时机,回去也变得不是难事。只要回到家,虚与委蛇,拿到资产证明提交法院申请离婚,也就只是时间的为题了吧。

小然这么想着,也觉得心没有那么慌了,一边坚定给自己铺后路,一边联系律师,一边看着男人的动向。这个男人,就是个自大狂,连喝个酒开个车都要飙到朋友圈,何等的自信,她小然是自叹不如!不过也为她掌控行迹提供了便利。

第一章 剥丝抽茧 第六节 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