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孤风和玄奕一同步入大殿之中,二人低垂着头谁也没敢抬眸望向高座之上的男子,众将领齐齐望着殿内的两人,心中猜测纷云。

孤风二人静然而立,心中思量着该如何开口。

木槿望着下面的两人,心中生出巨大的不安,长袍内的手不由收握成拳,眉眼之间隐现锋锐。

“皇上,末将请兵一万奔袭云漠大军后营。”孤风抱拳上前一步道,此时他唯有尽快按王妃所说的行动,才能让她尽快脱身,至于皇上那里……他只能违背了。

玄奕垂着头望着浅灰的地砖,紧咬着唇,心头急如火焚。王妃身陷敌军,绝城战事在即,他不知该作何抉择。

木槿静静地望着两人,眼神沉静,却隐约现出无尽的煞气,朝众将扫了一眼:“各位先行下去吧,此事明日再议,朕有些家事要处理。”

众将闻言,纷纷起身告退。

片刻之后,整个大殿便只剩他与孤风玄奕三人。

孤风和玄奕默然垂着头站在殿中央,木槿从高坐之上起身一步步朝二人走来,无形之中的压迫感随之袭来:“她在哪里?”他的声音不再如往昔的温和,带着无尽地冷冽,让玄奕不禁打了个寒颤,上次因为他得疏忽,他被断了一条胳膊,这次他们还能活么?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此时的神情。

二人不语,孤风继续说道:“末将请兵一万……”

“朕问你,她在哪里?”木槿语调冷冽慑人,隐隐含着薄怒。

玄奕一直是与她相伴的,如今玄奕来了绝城,难道……她也来了?

玄奕抿着唇,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他不知该从何开口,王妃处心积虑计划着这一切,若皇上知道了,事情还不知会展成什么样,如今战事一触即,若处理不当,不但害了王妃,也会害了这城里所有人,所有人都会随之埋骨于这无边大漠之中。

木槿面色冷沉地望着低头不语的两人:“她是不是在苍南?”

他临别之时千叮万嘱不准将她带来苍南,如今他不仅将人带来了,还带丢了,如今不知所踪。

玄奕袖中的手紧紧攥握成拳,骨节咯咯作响。

木槿静默片刻后,出声继续问道:“是不是在……玄甲军中?”

进入苍南便必逃不过那个人的防线,他是不可能让她进入瀚海之地的,若真是那样……

玄奕心中一紧,想到她如今的状况,再也顾不得许多,脱口而出道:“王妃去了云漠大营。”

霎时之间,木槿唇上的血色丝丝褪尽,这个消息,比她在玄甲军中更让他难以接受,若在玄甲军中,起码……起码那个人不会让她陷入险境,可是如今……

他霍然转身望向孤风目光凌厉:“违抗军令,自行领死,别让朕动手。”说罢,木槿拂袖大步朝殿外行去。

站在殿门外的魅影听到他这样冷酷的声音,心头狠狠一沉,孤风跟了他多年,如今他却只是因为那个女人身陷险境而要将其处死,他从来不会这样对身边的人,可是一次次为了那个女人而惩罚身边得人,一个女子的安危竟让这个一向冷静睿智的皇帝失了所有的理智,足见其对她的重视程度。

“将军,孤风和玄奕定然不是有意的,念在……”魅影近前求情。

木槿面色更加冷厉骇人,玄奕看得不由心生畏惧。他已经猜到结果,上次他都要处死他,这次更不会手下留情。

孤风深深吸了吸气,鼓起勇气上前道:“皇上,王妃说定要我们带人前去断云漠大军后路。现在王妃身陷险境,你真要处罚于我们也等救了人再说……”

绝城如今正值用人之际,这时候处死他们不是明智之举。木槿紧抿的薄唇无一丝血色,冷然出声:“你即刻带一万精兵出城,两日内突袭云漠军后方,若再有误,立斩不赦。”说话间他的身体不禁一震,面色随之惨白了几分。

“是。”云漠领命出殿。魅影望着殿上扶剑而立的黑甲男子,目光中带着隐忧,看来这几日便要出战了,进攻绝城之时,他被震天弩所伤至今未愈,如今若再动武,这伤口一裂开,这条命怕都保不住了,绝城与云漠大军战事一触即,若是主将有失,这城如何再坚守。

木槿望着殿外渺远的天际,目光悠远而沉痛,微敛目道:“立召关将军,流将军前来大殿商议出战事宜。”知道她进了云漠大营,他的整颗心一瞬间便如被一只无形的手捏紧,压抑得让他无法喘息,他是多么想亲自前去救她出来,可是他最后的一丝理智告诉他,如果冒然行动,不但救不得她,反而可能陷她入绝境。

玄奕望向那一身煞气深冷的黑甲男子,急切出声道:“皇上,王妃……王妃她不是要给你添麻烦,她是要帮你的。

玄奕怔忡言道:“王妃……她是要帮你的。”

在三十万玄甲军中,王妃不顾性命背弃雪千绎也要赶来绝城,他想她并不是要为他惹麻烦,她想帮他,尽她所有的努力帮他度过这个难关,一起走出这瀚海大漠。

“我……知道。”木槿闭目间呼吸颤抖,心头百味交缠,聪明如他自然知道她这么做的用意,但他更知道这样的行为有多危险,可是她不知道,他宁自己埋骨在这大漠黄沙,也不愿她拿自己的命来冒这样的险。

茫茫大漠中,云漠三十万大军安营扎寨,荒无为迹的苍南深处变得热闹了起来。

夜色中,军寨点点闪着些篝火,火光晚晃处席地坐着些士兵,火上烤着的野味已经冒了油出来。

“他娘的,这好不容易要到绝城下了,竟然在这里不走了。”

一个将士气呼呼地道“让老子知道那斩杀周副将一行的凶手,老子定要剥了他的皮。”

另一人立刻便接话道:“谁说不是,咱们一路从云漠奔袭千里到了这绝城下,如今只能在这里干望着。”

“没想到这天珏的皇帝到了这时候还有这一手?”

“谁说不是,先锋营那两千将士,哪个不是善战的能手,一夜之间就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砍了头,两千颗血淋淋地人头摆在大营外,就连老子这打了十几年仗的见了都心头发怵。”

“咱们三十万人马,还怕了绝城那区区几万残兵。”

一人大声嚷道“也不知皇上是想什么,三十万大军在手,竟对它几万人马畏缩不前。”

“一看你就是没打几年仗的吧!”一面色面色黝黑的汉子扫了一眼方才说话的人“天珏的皇上,那是能小瞧的人吗?”

“那可不是,以前在汜水关与其交手,咱们的人可是半分便宜都没占过,那一年老子还差点死在那场大战中。”一说起,汜水关之战,在坐好几人都曾是参加其中的人。一想起当年在汜水关一带与苏陌离的人交手都不由心头发寒,你一言我一语地便说了起来。

那年轻兵将插不上话,便道“就算那天珏皇上再厉害,如今绝城不也成了孤城一座。”

“孤城?若是廊道那边的雪国玄甲军与其前后联合,咱们别说三十万大军了,只怕到时候回不回得去都是问题。

旁边几人顿时便笑出声来“天下哪个不知道雪国皇帝和天珏皇帝是死敌,此刻出兵绝城,明显人一瞧便知雪国皇帝是想借刀杀人,这样正好,若真遇上玄甲军,咱们可就真要有来无回喽。”

“玄甲鍕真有那么神?”一年轻将士问道。一个与玄甲军交战过的老兵,微眯眼望着跳动的火花,摇头:“宁遇鬼神,也莫遇他们。”

旁边几人不由倒抽气,一时间几人安静了下来。

火上的肉已经熟了,有人几来一一分了下去,最后望向坐在一旁身形瘦削的新兵,见他正定定望着沙丘下将军的主营,扔给他一块:“看你这文弱身板,怎么跑来当兵了?”

被叫的那人微一愣,接过递来的烤肉道:“家里兄弟姐妹多,难养活。”声音低沉沙哑。

“你这小子,天天就盯着大将军帐瞧,怎么想升级调主营去?”调到主营地位自然比一般将士要高,若战场之上再有了战功得以重用,这事谁不想。

那人望了望主营的方向,点了点头。

分他肉的那老兵,凑近道:“我有个表兄就在主营内,听他说周副将那一行人死了,大将军准备再从咱们这些将士中再挑人进去,这几日放机灵点,说不定就进去了。”

那人微愣,笑着答谢,眼底掠过一丝微不可见的肃杀之气。

他不是别人,正是易容混入其中落烟,主营守卫严密,只有这个营寨位置能将下面的守卫布置看得一清二楚。

次日,她与其它几人挑选被带入主营。

主营之中,两千军士站在空旷的沙地之上,望着高坐之上的大将军,先锋队二千被杀,自然要从中再选人重组。

武试不过也是比试一些骑射功夫,落烟望向渐斜日头与周围人一般取弓箭上马,锐眸微扬瞥了一眼大将军所在的方向。

一声锣响,所有人纷纷搭箭拉弓,百人齐发间,她箭锋一转指向大将军所在的方向。

一箭破空而去,直没大将军胸口,然而她没有料到的是这大将军天生心脏右移,这一箭根本要不了他的命。

大将军倒底是久经沙汤的人物,竟当场抬手拔下胸口的箭矢,手下的两名大将当即便将所有武试的所有军士困在校场之中,主营之中数千弓箭手将校场内的千人围住,刺杀之人就在这千人之中,宁错杀一千,不放一个。

落烟没料到自己会失手,弓箭手一放箭,她便同时跃下马,马儿中箭一倒便正好挡住了她的身形,锐利的眸子一瞬不瞬地望向大将军所在的高座。

转眼之间数千人被射杀在校场,血染黄沙,腥味冲天。

第七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