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二章

  因为落烟无法去医院,最后想了一个办法,落烟附身在兰冰樱身上,兰冰樱的魂魄先离开。

落烟在进入兰冰樱身体后,就有了虚弱反应,很快就去了医院。

早期催吐,洗胃,然后注射尼克酰胺。

一直到三天后,落烟才有所好转,然后又进行子宫治疗。

因为子宫受了创伤,半个月的治疗,她终于可以出院,回到木槿的家里第一件事就是换回灵魂,然后来到她以前的家。

他们在房间里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入口。

落烟气急败坏,苏陌离看着地面说:“这里不会有机关,那么入口应该是我们看不到的,你从桌子上跳下来试试,或着往墙里钻试试?”

落烟站在桌子上直直的倒向地面,在她接触地面后就消失不见了,兰冰樱和苏陌离等了一个小时,不见她就离开了。

“她真的走了么?”兰冰樱不舍的问。

“放心吧,她去追寻他的幸福去了。”

草原之上,完美如仙的木槿宛若踏云而来的仙神,耀眼得胜过这三月的阳光,他的背上背着一名身形单薄的女子,每一步都得沉稳而小心,似是怕惊醒了背上沉睡的人。

玄奕和珑月两人随在其后,望着前方的背影,珑月不由鼻头一酸,王妃已经这样一年了,所有人都说她是死了,王爷始终不信,依旧每天照顾着她,从更衣到梳洗,一桩桩一件件他都不让任何人插手,每天像往常一样与王妃说话,然而空寂的房中却始终只有他一个人的声音。

孤风,魅影,百里绝他们都已经成亲了,就只有她和玄奕还留在他们身边,因为没有合适的人,也因为他们舍不得离开。

木槿眉眼沉静背着她在草地一步一步的走着,他曾以他可以幸福,但终有一天他还是一个人,这便是他的命运。

暖暖的阳光流泻着,背上的人在阳光的照耀下,绝美的

的面容白是几近透明,修长的睫毛如金折扇一般动人,恍若蝶翼般的眼帘微微颤动了下,缓缓掀开眼帘,看到那熟悉的侧脸,她唇角颤抖地扬起起笑容,一滴热泪自眼角滑落,滚烫的泪滴落入他的脖颈,他脚步一顿,身形剧烈一颤,他多么想转头去看,却又害怕再一次看到令他失望的结果,一年来他有多少次这样满怀希望地去看,最后只是满心失落。

“……木槿。”耳边传来他眷恋已久的呢喃声,长久的沉睡,让她的声音有些低哑。

他薄削的唇缓缓扬起明亮亮的笑容,耀眼得让人炫目,他知道,她终于回来了。

他终于轻轻的把她放下,激动的说:“你终于醒了。”

落烟流着泪,“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他却笑了起来:“我不相信你死了。”那抹笑容,珑月记得很清楚,这样的笑容对于他和她来说,尤其是这一年,都是极为少见的。其实他微笑的时候,是很好看迷人的,看似清越,实则内敛,眉眼温软,不知被时光偷偷珍藏了多少笑意。那总归是带着一股魔力,

珑月和玄奕同样激动的闪烁着泪花。

离开草原,他们踏遍山川万里,看尽了东华山最艳丽的桃花满园,江南最广阔的碧荷万里,香宁最瑰丽的漫山红叶,天山最壮丽的千山银妆……

天山脚下,她望着山顶的皑皑白雪,忆起曾经大漠落日之下,那白衫磊落的男子铮铮如誓言的话语,那个没有陪伴在她身边,却出现在她生命中每个角落的男子。她侧头望向身旁丈夫,温柔说道:“木槿,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木槿淡笑不语,凤眸流溢着无尽的温柔望向身旁女子,探手握住她的手,幸福就是你还在我身边,我还看到你。幸福,不是得不到的,也不是已失去的,是此刻我们所拥有的。

离开天山,她们又来到昆仑山。

站在山顶一眼掠过山下来往游客,霎时之间便哽住了呼吸。

那一袭雪衣的男子沿着千步阶缓步而上,似是感觉到什么,抬眸望来,隔着人来人往,他看到了山顶一袭素衫浅淡的女子,凤眸微眯,平静的眸底霎时波澜骤起。

这一幕,何其熟悉!前尘如烟,历历在目,无形之中揪着两人的心。

当初若没有在天马寺寺的相遇,他们之间,也许就不会生出这么多痛彻心扉的纠葛,他不会为她而痛。

她失神地望着人来人往中那抹白衣胜雪的身影,山风拂来,带着透骨的清寒,让她眼底莫名酸涩起来。理智不断在告诉她该收回目光,不该再看下去,眼睛却无法移动分毫,仿佛已经定在那个人的身上。

红尘冉冉,风华一世,怎堪一个情字,这百转千回的纠缠,终究苦苦难解。

木槿看着她失神,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淡然一笑走近:“这里风这么大,小心着凉。”他将方才他的披风给她系上。而这一幕,尽数落于千步阶上的雪千绎眼底,薄唇勾起薄凉而讽刺的弧度。

雪千绎垂眸,拾阶而上,到了山顶。“雪皇也来游山?”木槿淡笑问道。

雪千绎面目冷峻,并未答话而是看着落烟。

四目相对,默然而立,恍若已然隔世般遥远。

“可以和你单独聊聊么?”

落烟默然不语,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举步朝寂静的山林里走去,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可以如此平静地面对他。

他淡然轻笑,掩去了眼底的苦涩,转身跟着她的步伐去,他倾尽一生努力想要改变的,却什么都没有改变。

不知不觉中,他走在她的前面。

她微怔片刻,开口唤道:“……绎。”

前方的背影猛然一震。绎,绎,这世上会唤这个名的,只有她了,只是她有太多年没有这样叫了。

他蓦然顿住脚步,眉眼之间却缓缓洋溢起喜悦的色彩,只因为那一句绎,这个名字已经很多年很多年都不曾听过,久远得连他自己都快遗忘了。

空寂的山林,两人一前一后站着,她没有上前,他亦没有转身。

他不再是当年那意气风发的千绎,她亦不再是那清淡如水的夜落烟,几经辗转,他们之间已经错失了太远。

她怔然站在他身后几步之外的地方,神色复杂:“我……”她不知该如何去解释这一切,曾经她是那样伤害他。

雪千绎平静地转身走到他面前,微笑道:“不用多说什么,你醒了就好。”

她垂眸不语,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雪千绎目光缓缓黯淡了下去,出声道:“走吧。”他知道此刻,她是落烟,属于那个人的落烟。

这一生,那只是我一个人的执着,爱也好,痛也好,也只有我一个人。可是,落烟,你可知道,我最怕的不是得不到你的痛,而是你过得不够好,活得不够幸福!

曾经可以那样不顾一切的她,几经浮沉,也走得累了,曾经那样如火的热情已然在岁月的浮沉中褪尽,沉淀为无尽的沧桑。

落烟神色沉静,轻声说道:“绎,我们都走得太累了,再也承受不起那沉重的爱情。”历经世事,她无法再像曾经的那样飞蛾扑火般的决绝,我向往的平静生活,就像我现在这样。”

雪千绎举步与她并肩而行,眉眼沉静,一如很多年前情景一样,他们就是这样在雪国郊外相互守了三年。

此时的他们,不知该有一种什么样来形容,是夫妻,是恋人,是故人,是知己,是亲人……

也许他们之间已经不仅仅是爱情的存在,有了太多的纠缠,太多的过往。

她侧头望着她,说道:“我喜欢你,可是我爱他。”这是坦然,是推心置腹的坦然,关于他们三个人,只有在这样的时候,她可以毫无顾及的坦然。

“我知道。”他微笑着说道,没有愤怒,没有嫉妒,只有平静宁和。他甚至有些庆幸那个人的存在,起码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可以给予她向往中的幸福生活,那是他倾尽一生也无法给予的。

木槿就像是她生命中的一个美丽的梦想,一个关于爱情幸福的梦想。她是那样向往平静的生活,却一直求而不得,当这份期盼已久的幸福终于来到,她毫不犹豫地去伸手抓住。

“落烟,也许……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开始。”他望着她,目光灼灼而深情,俊美如玉的面上绽着冬日暖阳般的笑容。

他们的过去太沉重,沉重得让他们无法负荷,也许无尘说得对,是该放下了,他所谓的相救,他所执着的信念到头来都是害了她,事到如今,他只能祝福她,

她侧头怔怔地望着他,思量着他话中的意思,也许现在对于他们是一个新的开始。

新的开始,又该从何开始。她是何其幸运的一个女人,一生之中可以拥有两个如此优秀的男人这般的深情相待,然而她辜负了雪千绎。

“回去吧!他在等你。”他望着她微笑着说道。他们之间即便可以这样相守,也终究是无法幸福的,不是她不爱他,亦不是他们爱得不够深,只是上天没有给予他们祝福。

她急切出声道:“绎,我……”

“回去吧!他在等你。”他笑着重复道。那个人给予她的,是他倾尽一生也无法给予的,既然给不了她,就让那个人带给她幸福吧!

她还来不及说话,便被他带着几个起落奔向原地。

“绎,谢谢你!”落烟美眸落在他那张似乎永远不会有波动的俊颜之上,轻声地道谢。

其实,何止是一声谢可以来弥补他的默默付出?而她也知道,他所需要的,根本不是自己的谢谢。

世界仿佛静止,雪千绎默默地凝视着这个让自己一生痴爱的女子,有着太多的不舍和回忆,让他只想深深地将她的样子印在心里。无论是从前的她,亦或是此时此刻的她,都美得有些不切实际;好像错落凡尘的仙子,在这个不染纤尘地茫茫高山之上,微笑得让人心疼。

“落烟,祝你幸福!”雪千绎伸手轻轻地、习惯地抚上她的脸庞,雪千绎的唇角扬起一抹轻淡的笑,眼中的柔情依旧似水,却化了别人终是融人不了自己。

那掩在笑容下的伤悲,除了他自己,再也无人看见。可是落烟看见了,她看见了他的黯然与失意,看见了他的强颜欢笑与安慰,然后转身。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绎,对不起!此生早已负你千遍,我却唯有一次次地道歉与道谢,面对这样痴情的你。

曾有的柔情依惜,今却只照见你独回。

绎今生唯有默默祝福你寻获幸福,若有来生,我愿报你今生意……

“绎……保重!”落烟挥挥衣袖,也挥却心头无数依恋。他终是要远去,从此茫茫人海,再无相见期。

“雪千绎”木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落烟看到雪千绎的脚步微微一顿,而后回头对着木槿俊眸一挑,出声道:“别辜负落烟对你的爱。若我知道你让她受到了半点伤,我都会豪不犹豫地将她带走。”

“绎……”落烟声音哽咽,看着那个翩跹一如当年的俊逸男子,他的脸上扬着傲视天地的轻笑与霸气。似乎只要他愿意,天地俱将臣服于他的脚下。

“放心,我的妻子这一生我都不会让她受到一丁点的伤害!这个人情,我是不会让你来领。”木槿轻揽着落烟再次走到雪千绎的身前,伸出手,唇角勾起一抹轻笑,俊美如玉的面上满是志得意满的温和之气。

“那样最好!你也可以放心,我既然将落烟交给了你,便不会再夺人所爱!”雪千绎同样微笑着伸手紧紧地握住木槿的掌心,二人如兄弟又如好友,相视而笑。

只是他们的眼中,却有着对同一个女人的情意,天不老,情难绝。

“那可惜了,我与落儿还打算去世外隐居的时候,偶尔可以与你一起喝酒比剑。如此看来,你是不打算来我们了。”木槿此刻的笑容让雪千绎突然眼前一亮,而一旁的落烟也是心房一暖,转头看着主动出声的木槿,美眸溢上点点水光:“木槿……”。

“好,等你们安定下来,我定当随时奉陪!”手心一紧,雪千绎的笑容终于比先前明朗了几分,也让云清轻轻一笑,天地间一时豁然开朗!

二月的天气依旧微寒,但是江南的水泽之乡却气候舒适,逢到阳光明媚的天气,还会看到许多的游人泛舟湖上,听着歌姬扬琴轻唱,看着碧色迷人的西子湖畔,自是一番景色怡人。

“夫人,这江南的天气就是温暖,才二月,这湖中的荷叶儿都这般地绿了。哎,玄奕你们快瞧,那边正有人在弹唱呢!”一个一身碧色的小丫头从一舫漂亮的画舫内出来,看到对面一艘画舫之上正弹琴吟唱的女子,先是一阵兴奋,而后忙咋呼着叫舫内的其他人出来观看。

“堆坊歌姬,有什么好惊讶的。”玄奕随意地看了一眼,便又双手抱剑环胸,一副是珑月大惊小怪的样子,却被珑月杏眼一瞪,脱口问道:“咦,你明明跟我们一起下江南来的,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一句话,让一旁的落烟忍不住柳眉轻竖,也是一脸怀疑地看着玄奕,让他俊容一窘,而后冷冷地瞥了珑月一眼,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少见多怪。凡是行走过江湖的人,有几个不识得。”

“哼,我少见多怪?我看你是喜新厌旧,谁知道她们中有没有你曾经的相好。”

“你简直无理取闹,除了你,我哪有什么相好。”

珑月脸一红,指着玄奕,半天说不出话。

落烟微笑着一掀画帘,看到一脸红彤彤的珑月忍不住轻轻一笑,摇了摇头。而一身月白长衫的木槿亦随之走到落烟的身边,慵懒地伸手轻揽着她那纤细的身子,折扇随意一点,一脸的轻笑:“落儿可曾看到,那边的鸳鸯好风情。”

“嗯?”落烟不解其意地顺着扇尖侧目而去,却见不远处的莲叶旁边浮着两只颜色鲜艳的水上鸳鸯;而木槿让她看去的时候,却刚好看到两只鸳鸯相对交颈,让她的脸蛋儿也迅速地浮上一片红云。

“落儿,那两只鸳鸯真幸福,一如你我!”坏笑着低头轻俘住落烟那双娇艳诱人的红唇,轩辕泽的突然动作让落烟更是闹了个大红脸,唯有轻推相拒,却反被他胳膊一带,一个轻浅的吻被她的推拒反而缠得更深。

“咳。”舫上的其他人见状,忙纷纷将目光移开,有人看天,有人看地,也有人看着远处的船只和那湖面上的碧色莲叶。

琴瑟和鸣,鸳鸯交颈,清净莲舟上,恩爱羡煞人。

金秋十月,天马寺重修,别有一番壮丽的美,山上玄衣金冠的男子迎风而立,秋风扬起他的龙纹大氅,夕阳下的背影满是萧瑟寂寥。

在他背后的树林里,一队玄甲士兵肃然而立,为首的统领扶剑上前,“皇上,太阳快下山了,我们该走了。”

雪千绎伸手扶着的一棵树,幽幽说道,“十年前,朕在这里遇到了一个人,是朕和她缘份的开始,后来朕把她弄丢了,从那以后朕怎么拼命去追,也追不上她了。”

玄甲卫统领看着帝王萧瑟的背影,不可置信地在那铁血帝王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的哽咽,“皇上节哀。”

雪千绎望着日暮下的如画山河,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回到十年前的这里,他一定不会丢下她,一定不会让她去接近那个全天下都敬若神明的男人……

他愿用这如画江山,再换回她笑靥如花。

可是,落烟,你到底去了哪里?

多年以后,雪千绎终身未娶,后宫无妃。

云夕儿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本想多写点的,但是文笔不好,所以还是结束了。 这里没有好人坏人之说,夜傲天不救苏陌离只想让别人知道他才是夜宇的主人,兰冰雨只是因爱生恨,苏陌离没有娶兰冰樱,也只是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兰亭只为了巩固家族利益。宫若尘只是想夺回当初被夜宇占有的江山。雪靖怡也是不想让自己的儿子没有子嗣。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责任,为了家族,为了国家,为了爱情… 有人说爱情会让人变的卑微,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只要爱上一个人,只要爱过,只要幸福着。

第八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