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风骤急,雪国宫门广场上的每个人都随着里面两人的交手而揪心,一个是少年名动天下的王,深藏不露。一个是雪国铁血大帝,手段狠绝。若说起两人交手,也只有当年在苍南一次不分胜负的较量。

雪聪紧张地看着两人,他从没想过这两个人会发展到今天的局面,苏陌离一向沉稳睿智,今日直闯雪国,看来那个人的病情真的已经将他逼得几近疯狂了,否则这样的人又怎会不顾如今天珏的国事,而跑来雪国。

冯公公从重阳门出来已经再到两人交手,顿时只觉心惊胆颤,朝雪聪道:“这怎么……怎么就打起来了?”

“是冲着半边月解药而来的。”雪聪喃喃道,如今天珏王妃命在旦夕,天珏皇帝不远千里赶来,必定就是冲着那东西而来。

这世上没有谁比皇兄更希望她活着,否则当年也不会去救他,可是半边月有解药么?

难道失去的嫉妒已经冲昏了他的头,失去了理智,宁可失去了,也不要那个人得到?

他倏在抬头望向远处缠斗不休的两人,目光紧紧地落在那玄衣墨发的帝王身上,心缓缓沉了下去,微不可闻地叹息道:“你到底……变成了什么样?”

他知道皇兄变了,这一年来,铲除异己,巩固政权,手上亦是沾染了不少血腥,但他知道这是为大局必须要做的,可是他却不救她?

虽然他一直也希望她能够回来,可是她这六年在乱世中流离挣扎的苦又岂是他所能够想象出来的,能走到今日已是不易,如今……

风更大,两人已经多处负伤,都杀红了眼,这隐忍了许多年权场情场矛盾都在此刻激化到了极点。

刀剑过处,卷起一阵狂风,雷霆万钧,招招必杀,以死相搏。

两双血红的眼睛相对,木槿满腔悲愤:“你到底还是不甘心?是不是?”

“我守了三年多,却让你占了先,你让我如何甘心!”雪千绎语气冷厉森寒,以往即便他不甘心,他也无可奈何,可是如今不一样了……

“在你心里,爱是付出了就要索取的吗?你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让她来回报你的吗?她不能再回你身边了,你便要她以命相抵了吗?”木槿怒不可遏,悲痛万分“如此这般,你还敢说你爱她?”

“我爱她,我爱她,你不是我,有什么资格评判我对她的爱?”雪千绎眸中寒光冽冽逼着木槿倒退数步。

“你若真是爱她,她要回来,我便放手,即便这一生遗憾,我亦无悔。”木槿被震顿时喷出一口血来,眸中怒意滔天“可是你呢?口口声声说着保护她,却连反抗你父皇的勇气都没有。”

“住口!我们的事用不着你来插嘴!”雪千绎沉声吼道。

木槿满脸血污,咬牙切齿道“你付出了她就该还,可是她并没有接受过你呀?”

雪千绎被逼得后退抵上宫墙,一双黑眸冷厉骇人。

“她在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把她推开,真正害她最深的,不是我,是你。这么多年以来,她何曾有半分加害过你,是你逼她走到这一步的,是你逼她的!”

雪千绎永远是她心头难以愈合的伤,是她永远也跨不过去的一道坎,没有经历她所经历的人,永远也无法了解那种痛的感觉。

方场两边看着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却谁也不眼上前去拉。

“殿下,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只会弄个两败俱伤,快想办法上去劝一劝?”冯公公望着还在拼死搏杀的两人,额头冷汗涔涔。

“劝不住了。”雪聪沉声说道,眉头深深皱起“皇兄是怎么了?”

“王爷说什么?”冯公公不由侧头望了望他。

“天珏皇为解药而来,皇兄为什么不给,他要……看着她死吗?”雪聪喃喃念道。

冯公闻言也沉默了,抬眸望向那玄衣墨发的帝王,他到底在想什么?

天珏的侍卫们立在对面,为首的一人低低出声:“百里公子还没过来吗?”

百里绝已经先行潜入皇宫搜查解药,搜遍了麒麟宫宫上下也一无所获,便立即抄近路出了皇宫,一过来便看到方场上打得你死我活的两个人,翻身下马停在那里。

木槿咬着牙,满腔悲愤,握剑的手颤抖着,鲜红的血已经染红了半边衣袖,那样的鲜艳刺目:“为什么要这么对她?为什么?”

“这六年来她因为你而承受的痛还不够多吗?你还要她一辈子都关在这皇城之中,一辈子都痛苦吗?”雪千绎怒声吼道。

“我可以为她放弃皇位,你可以么?你能给她幸福么?”

“跟你在一起就是幸福,跟我在一起就成了痛苦?”雪千绎冷然笑道。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把解药给我,天珏也好,丰州也好,你要都拿去,把解药给我!”木槿望着他激动地说道。

那边的参香也撑不了几天,他必须今天拿到解药赶回去,否则……一切都晚了。

雪聪不可置信地望向他,他连天珏,守了这么多年的丰州都不要了吗?只为求一颗解药,救她性命。

雪千绎面上笑意薄凉,远远望向重阳门,重阳门外的禁卫也跟着赶了过来,他可以远远看到站在麒麟宫,仿佛再看一个人。

木槿手中的剑缓缓脱落,掉落在雪地之中。百里绝突然心念一动,嘶声喊道:“不要……”

木槿无力地垂下手,撩起衣衫下摆,直直跪在了雪地之上,抬头一瞬不瞬地望向雪千绎,恳求道:“求你……给我解药!”

“不要,皇上。”百里绝看着他,却无力阻止这一切。

百里绝泪夺眶而出,手中的剑也颓然掉落下去:“要跪,就一起跪。”

男儿膝下有黄金,堂堂天珏皇上,夜宇钰王是何等骄傲的人物,他都跪得,他又有何跪不得?

雪千绎惊骇地望着眼前的一幕,薄唇勾起冷寒的笑意,抬头茫然地望向他:“堂堂的天珏皇帝向朕屈膝,算不算此生无憾了?难道你这一跪,我就该感动地将东西奉上吗?”

正在他说话间,随之而来的五十名丰州州家将,也齐齐翻身下马,齐刷刷跪在地之上。

天地沉寂,风呼啸。

雪千绎终究软了下来,“你可以为她如此,说明你真的爱她,可是我真的没有解药,当初,是她怀有身孕,毒都过给了孩子,然后我师傅把自己的功力都给了她,她才能压制毒性,可是并不能压制多久,她会越来越虚弱,再加上苍南之行,所以加快了毒发。如果我有解药,你认为我会不救她么?”

木槿恍然失措,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么?

不行,他要回去,哪怕死他也要和她死在一起。

夜晚,在木槿家呆了一段时间后,落烟鬼使神差的到了她以前的家,这里保存的很好,苏陌离说,这里始终不是他们的东西,所以他们不会动。

落烟穿墙而入,再次流下泪,她和木槿曾在这里一起玩耍过,一起在这里奔向另一个时空,如今她回来了,木槿,你又在哪里?

她就靠着门蹲下,紧紧的抱着自己。

天珏钰王府,半个月的路程,木槿用了五天赶回来,不眠不休,一回来他就来到夕颜楼,看着她依旧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他的心安静下来。

他遣退了所有的人,和衣躺在她的身边,“落儿,你睡醒了么?你起来好么?你说我们要去浪迹天涯的,你怎么还睡呢?”

听到声音,落烟睁开眼看着他。

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望过来的目光。经过了斗转星移的岁月,跨越了无数个星系,最后她终于看到了他的脸,瞳孔里映射出他那双慌乱又带着泪水的脸。

我好像已经很久了,都没有见到你。

“木槿…”因为太久没有说话,她的嗓子变的有些沙哑起来。

他连忙递过来一杯水,有些颤抖,“不要喝太多,慢慢来。”

她仿佛感觉到他的惶恐,朝他吃力的伸出一只手来,握上去,手指碰触到冰凉的皮肤。

他低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看着她的手,她昏睡不醒,很少进食,于是就清瘦了不少,手背仿佛就只剩下一层皮肉包着骨头,露出突兀曲折的血管来。

眼泪就突然掉了下来,落在落烟的手背上。

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面对她,他从来都没有伪装过他的弱小。

落烟伸出另一只手,抹去他脸上的泪水,吃力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不哭。”

木槿一把抱住落烟,撕心裂肺,脸上泪水不断:“落儿,你怎么样了,落儿,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害的,你要振作一点,我去叫太医”。

落烟痴痴地望着他,吃力地伸手抚过他的脸,缓缓地摇头,“让我再看你一眼,我怕我等下又看不到你了。”

“好,”木槿哭着点头。

落烟笑了,木槿心碎了。

落烟喃喃地说着:“请原谅我这一次,下辈子,我,“下一辈子,我再也不要遇到你,再也不爱你。因为,你太苦了。”

木槿用沙哑的声音,颤抖地说:“落儿,这辈子不要离开我,我爱你,我爱你,不要离开我。”

落烟眼角挂着泪珠,嘴角却挂着笑容,断断续续地说着:“三千白发,我终于等来了你的身影,我死而无憾,这段时间,我回了现代,却找不到你了,如今还能死在你怀里,我觉得很幸福。”

木槿的心无比的沉痛,最后只听到落烟说起:“木槿,我,我,永远不喝?孟婆汤。我在桥下,为你,守候一千年。”

“你不会死的,至少不能现在死。”

落烟一笑,却没有了生气。

木槿再次疯狂了,仰天大吼,“不,不可能。落儿,你回来啊,你睁开眼。”

落烟一个激灵,看着眼前的熟悉的环境,垂下眼帘,她又回来了。

她回到木槿的家,苏陌离和兰冰樱刚好起床。

看着她落寞的样子,也无可奈何,谁知落烟主动开口:“我刚刚去了以前的家,我回到钰王府,回到木槿身边了,可是却很快又回来了。”

苏陌离沉思了一会儿,“会不会哪个地方可以让人穿越啊,因为我们都是从哪里互换的。”

落烟抬头,“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试一下,不过我想先解了我的毒和不孕。”

现代的一切都比古代发达,所以现代一定有办法。

两天过去,木槿仍不相信落烟已离他远去?静静地守在房间一直没有出去,“看看我行不;看看我啊!”

他抱着落烟,轻轻地说:“落儿,这里好冷哦,你怎么就睡着了呢,又不听话了。我们去外面走走好么?落儿,你听到了吗;我们去草原。说着木槿哭了,哭了又笑了。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向外走去。

消失在了寒风里…

天空此时飘起了雪花。

“来人,宣众臣和夜傲天到朕的御书房中!”当木槿从到皇宫的时候,漫天的雪景已经覆了半尺树身。

木槿静静地坐在御书房的龙椅之上,夜傲天,孤风,玄奕,魅影……所有的大臣与将领齐齐聚在原本宽大的御书房中,让清冷的房内由于一下子挤进了这么多的人,温度很快地上升,大有将人被风雪冰冻太久的知觉回化的趋势。

有太监恭敬地走到木槿的身边,轻手打开砚台边的那个锦盒,小心地从里面拿出一块用锦布包裹一层又一层的物件,层层地打开,最后将一只金印通透的传国玉玺分明呈现在众人的眼底。

而后他再度看了皇上一眼,见皇上点了点头,他这才拿起玉玺印上手边的红印,而后用力地盖在了木槿身前的那道圣旨之上。

“宣!”木槿冷冷清清的声音在房内响起,却莫名地让众人心底一动,便见太久已经双手执起圣旨,当着房内所有的人,高声朗诵:“奉天承运,皇帝召曰,朕在位四载,所出政绩廖廖无几。又谋夺夜宇江山,与王妃痴情,无心朝政,今朕还皇位于其,该回国号夜宇,愿其勤免执政,巩固江山,做一代开国明君,为天下万民称歌讼赞!钦此!”

“皇上!”房中的所有人纷纷下跪,虽然早已知道皇上心意已决,可是此刻当一切都变成了事实呈现在众人眼前,众人还是满心不舍,一片伤感。

“尔等以后都要为你们以前的皇后尽心尽力,兢敬职守,辅助他打理好夜宇的江山。”木槿微一抬手,底下众人依旧跪地不起,让他有些感叹地走到夜傲天的身边,认真道:“论治国理政,我不如你。他们都是一群爱国护民的好臣子、好将领,朕将他们交给你,希望你可以好好善待他们!”

“为什么?”夜傲天只是轻轻地问着这样一句话,眼里充满了不解与受伤。“这一切本该属于你,是我霸占了你的皇位地位这么多年,如今我该还给你了!我要带着落烟去其他地方。”木槿真诚地凝视着夜傲天那双带着悲伤的眸子,有他来做这个皇帝,比自己要合适得多。自己一心只有落儿,也一心只想宠爱落儿一个人。从此,他将与落儿相伴相守,再也无拘无束。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木槿从夜傲天身边走出去,也留下那个高大明黄的背影,渐渐地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房内传来一片高呼,而御书房外的雪地之上,所有将士也齐齐跪在地上,恭敬地、最后一次恭送着他们的皇上。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身后的三呼万岁依旧震天,然而木槿离开的脚步却坚定有力!

别了,皇位!

别了,夜宇!

第八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