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流云一身风尘在前厅落座,身后随着两名小将,落烟只见过流云,三年前,她逃离宇都的时候。

流云一见落烟出来,有一刹那的怔然,两次不幸的婚姻,到满头白发都在这个女子身上发生,任是这世上哪个女子经过这些变故,也不能做到像她这么淡定从容的。

他是苏陌离在军营里的重要人物,那夜宇,天珏皇宫上下大小事情岂有他不知晓的道理。此时此刻,眼前走来的这个风华傲然的女子,让他由心敬佩。

流云含笑点了点头,神色之中难掩焦急,沉吟片刻后道:“皇上可能即刻要起程远行,王妃是要留在丰州,还是要回京城,若是回京的话,属下便一路护送夫人回府。”

落烟微一扬眉,微怔片刻问道:“什么事这么急?”立刻就上路,需要这么赶吗?

流云沉默一会,道:“苍南战事吃紧,皇上即刻回京带领援兵十万赶去苍南,平定苍南之乱。”

要开战了么?落烟面上的笑容微僵,平静的心湖骤起波澜,片刻之后转身朝最近服侍她的丫鬟琉雨道:“下去替皇上收拾行装。”

落烟秀眉微拧,虽然木槿每次说得轻松,但聪明如她,怎会不明白这苍南之战的玄妙的地方,如今大军在苍南城,后面便要深入腹地,苍南瀚海号称死亡之洲,是何等凶险的地方,稍有闪失便会埋骨黄沙。更何况谁能保证后方的雪国不会插一手?

木槿不知何时已经回来,微笑上前,与她一道并肩在亭中坐下,温声说道:“今日要将军营的事务有所交待,明日一早我就要先起程回京带兵赶往苍南。”

落烟低眉应了声:“刚才流云跟我说了。”

“你一个人回京,我不太放心,要不先留在丰州,或者送你去一个安全的地方。”木槿浅然笑道。

他知道她一向不喜卷入这些争斗,能让她避开就尽量避开。

“你忙你的事就好,我就在王府那里也不去,战事紧急,迷别耽误了。”木槿淡然一笑起身道:“真乖,我去军营了,晚上再回来。

苍南之地定又是一番刀光剑影,男人的世界从来如此,杀伐决断,血流成河。

暮色时分木槿处理好军营中的事务回府,落烟所居的落烟居,灯火未明,寻问之下才知道她是和琉雨一道准备晚膳,刚一进听雨阁,晚膳便已经布上桌了。

烛光融融,菜香弥漫,他看到眼前的一幕愣了片刻,笑着上前落座。落烟布好碗筷,随意说道:“琉雨你也忙了半晌了,与我们一道用吧。”

琉雨抱着托盘愣了愣,指了指厨房的方向说:“还有个汤没好,我去看着火,你们先吃吧。”说完一溜烟便没了人影。人家夫妻话别,她凑什么热闹。

落烟秀眉微挑,望了望桌上,汤就已经在桌上了,厨房哪还有什么汤?

说是饯行宴,用膳不过他们两人,一如往昔的一顿晚膳。

用过晚膳,木槿送她回房,她一如继往地含笑谢过,正欲掩门,却被他一手挡住了,他望着她一脸诚恳地说道:“今晚我留在这里。”

落烟扶着门错愕地望着站在门外的木槿,半晌都未说出一句话来,努力搜索脑子内想来拒绝他的话,却想不起一句话来,那一日之后,她害怕与他同方,他也怕她累着,就允许了。他一直不勉强她,她自然也不用费心去想这些拒绝的话。在她还怔愣地时候,木槿已经推开门进了屋。

落烟望了望面深冷的夜色,深深吸了吸气,掩上门转身进屋。

二人相对而座,静默不语。

明明是秋凉之季,这屋内却沉闷得让她无法呼吸。他们是夫妻同房是天经地义的,这半年他事事都由着她,从未对她有过任何要求,即便夜傲天每次来,他都未有半分异议,这个时候要求留在她房里,一时间让她精神紧崩起来。

木槿看着她放桌上的双手交握着,那是她紧张的表现,他温和一笑,探手握住那冰凉无骨的柔荑,敛去眼底的复杂,浅笑出声:“来日方长,我今晚不会对你怎么样,明日就要走了,今晚想离多陪你一会儿。”

落烟抬眸望去,那双清明的眼底,只有柔情眷眷。

木槿淡朗地轻笑,而后起身道:“不早了,我先睡了,明日还要赶路。”说罢便朝内室去,

落烟看到屏风上搭上了他的衣衫。待了半个时辰,估摸她已经睡着了,她才轻手轻脚地进门,脱了外衫,只留了一盏照物灯,便和衣在外侧揪着衣襟躺下,渐渐得觉得有些凉了,方才的被子木槿盖着,未叫琉雨再送过来。

内侧的人翻了个身,朝她贴近了几分,将被子给她掩上,轻声询问:“暖和些了吗?”

落烟愣了片刻,应了一声:“嗯。”

木槿自身后拥着她,壮硕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背,她清晰的感觉那阵阵暖意自背心传来,还有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带着淡淡的酒香,是方才晚膳上的桃花酿,香冽而醉人。

落烟动也不敢动任他搂着,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紧崩了起来,木槿感觉到了她的紧张,无声轻笑。

她在山庄中与人搏杀无半分手软,偏偏有的时候又笨得让人想笑,他出声道:“睡不着就陪我说说话吧。”

落烟微微动了动,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侧躺改为仰躺着,沉吟片刻后漫不经心地问道:“你这次要去多久?”

木槿轻笑,“这么快就舍不得我了,放心,应该不会太久,我已经命人去找半月边的解药了,用不了多久你会没事的。”

“木槿我们会永远在一起么?”落烟有些茫然侧过头,看着他问。

木槿定定地望着她,没有回答。

她一敛心神,才发现此时的情况是多么尴尬,她方才那一侧头,此时二人真的是鼻息相对,他呼吸中的淡淡酒香清晰可闻。

屋内只留了一盏照物灯,灯光朦胧,透过纱帐光影更加黯淡。四目相对间,落烟有些怔然,反映过便欲侧过头去,骤然之间带着酒香的薄唇已经覆了上来,温热地手扶着她的头阻止了她转过头的举动。他的唇带着淡淡的酒香,在她娇嫩的唇上辗转吮吻,极尽温柔。放在她腰际的手微一用力,两人身体相贴得更加紧秘了,她的脸刷一下红得通透。

她挣扎着正欲出手反抗,木槿已经松开了她,微微喘息着。他薄唇微张,颤抖了几下,目光复杂,看了她半响,才缓慢问出声,那声音中有无尽的疼惜以及无尽的懊恼和自责,“半月边的事情对不起,我…”

她轻轻摇头,目中泪光盈动,声音有些哽咽,“你不用自责,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本意,虽然一开始很恨你,但是后来……我爱你。“泪水滑出眼眶,一串一串滚落下来。

他抬手棒住她消瘦的脸庞,滚烫的泪水擦过他手上的肌肤,灼伤了冰凉的心。

“落儿……他所有的心疼和感激还有愧疚,都在这一声轻唤里。想说谢谢,却始终没有说出来。他感激她在他失去理智的时候,包容他理解他,还替他做了本该由他来做的事情,落下这一身的伤,毫无怨言。

“别这样看着我,谁都有犯错的时候,木槿,我是你的妻子,你不必感激,也不必对我心存愧疚……你我夫妻一体,生命里所有的幸或不幸,我们…………一起承担。”她用受伤的手轻抚着他的眉眼,语声真挚而温柔。

一起愧疚,一起悲伤,一一起承担不幸的命运,他和她都不是一个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他此刻心中的感动。这一生,遇上她,爱上她,是他之幸。目光交缠,有些话,都不用再说出口。他所想,她懂得就足够。

“睡觉吧。”他抱着她。

她在他怀里,轻轻应道:“嗯。!”

那一日,他留在落烟居陪她,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谁也不说话。

屋子里很安静,过不久,他因多日不曾好好休息,很快会沉沉睡去。她听着他沉稳的呼吸声,微微侧头看他睡梦中仍然疲惫的容颜,泪水顺着她的眼角滑落下来,打湿了枕头。

二日,她醒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不只离开了王府,也离开了江都。他不想让她送别。她起身,在床边的桌子上,现了一张字条,那上面留下的两个字,笔力苍劲,仿佛用生命书写而成:“等我。”

她扬唇而笑,虽然苦涩,但也欣慰,好歹还留了这么两个字。她轻轻拈起那张字,看了很久之后小心翼翼地将其放到枕头底下,方便思念那个人时拿出来看。

十月的夜晚有些凉意,她白天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以至于晚上没有了睡意。已经回到她在房间内看书,房间的门被人敲响:“王妃,我是孤风。

”孤风?落烟秀眉微拧,他不是和木槿一起去苍南了么?

她前去开门让人进来,孤风进门朝她行礼道:“王妃。”说话间目光打了一眼她有些苍白的面色,眼底的紧张之色才渐渐敛去。

落烟抿了口茶,淡笑问道:“你不是和皇上去了苍南么?怎么会在丰州?”清澈的眼眸带着几分迫人的犀利之色直直望着孤风。孤风沉默了片刻后道:“属下没有去苍南。”

落烟面色有些冷沉,没有去苍南,就一直看着她吗?他是怕她会离开么?

孤风见她面色冷然,沉吟片刻后道:“皇上本是想留属下在王妃身边保护你的安全,但怕王妃会拒绝,所以……让属下暗中跟着。”若不是她今日日昏睡不醒的时间又长了,他在无从得知的情况下就不会暴露出来了。

木槿临走前要他一定要护她周全待他自苍南归来,若出了半分差错,又岂是他担待得起的。

落烟面上的冷色微微缓和了几分,低敛着眉望着手中的茶盏,他就是算准了她会拒绝他的好意,才这样做。她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只是不想麻烦他而已。孤风是木槿最得力的助手,如今他远赴苍南却将孤风留着保护她,无疑也给自己增加了危险,想到这里她的眉头微微蹙起。

孤风沉默一会儿,又说:“皇上已经有些日子没消息了。”

第七十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