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玄甲军听得雪聪的命令,一时有些无措,向来杀敌招招毙命,这会让他们不得伤人,又要活捉,还真是无从下手,近前的几人默然收起了剑,赤手空拳上前。

玄奕和孤风纵也是身手了得,但也从未遇过如此众多强劲的敌手,渐渐已是不敌,眼见琉香失手被擒,落烟纤指拈针刺穴,强行激发自己的内力,一掌击出才让玄奕脱了身。

“王妃!”玄奕心底骤然一惊,失声唤她。

王妃内力几乎没有,唯一能使出内力的方法,便是……金针刺穴。可是虽未学医,他也知道这是多危险的,就连常人也无法忍受那样的痛楚。

落烟恍若未闻,而这一出手,她已经面色惨白,冷汗淋漓。

雪聪不可置信地望着她,周围的玄甲军略有停歇,便齐攻上前,她欲再行催动内力,却听身后传来一声冷喝:“住手!”掀帐而出的雪衣男子,立在风中浑身散发着深冷而凌厉的寒意,举步朝她走去。

他沉稳地脚步声,步步逼近,让她渐觉窒息。

她无法预料他会如何出手,即便她此时强行催动了几分内力,但若真与他交手,她便无一丝胜的机会。

雪千绎站在她的身后,停了片刻,走到她面前望着她惨白的无一丝血色的面容,心中一恸,薄唇紧抿。

她竟然为苏陌离这般拼命吗?

玄奕紧张而焦急地望着她愈发惨白的面色,眼中的泪打转。

她本就有病未愈,如今金针刺穴,强行动武,只会让她本就孱弱的身体更受损伤。

剑拔驽张的气氛压抑得令人窒息,雪千绎望着她一脸决绝的神色,拂袖转身而去:“放他们走。”

一语出,落烟骤然收力,身形一个踉跄,玄奕一把将她扶住。

她身后走了数步的男子听到声响,脚步微顿,举步朝大帐而去,白衣飞扬,一身萧索,孤绝的背影寂寞入骨。

雪聪愣愣地望着她离去的背影没有追去,只是意外皇兄会放他们走,然而他知道,不是他留不下她,而是他不希望再看到她这样伤害自己,可是如果她真救了苏陌离,将来……争斗,胜负谁知?

落烟微微闭了闭眼,呼吸颤抖。她知道,只要他出手,她必败,这苍月大宫他们也走不出去,可是他没有,这一句成全,需要他多大的决心和勇气,她无力再去想。

朝玄奕道:“走吧。”他们再耽误不得了。

数万将士齐齐让道,三人步出三十万的大营。三十万将士第一次看到了一向运筹帷幄的皇上在成全,在妥协,向一个女子妥协。

刚一步出大营,落烟便一口鲜血吐出,满口腥咸苦涩,却难敌心头那份揪心之痛,自始至终她都未回头一眼,她怕看到他那张面容而心生愧疚。

“王妃!”玄奕唤着她的声音带着哽咽,他是希望王妃去救皇上,可是他不希望因此而让她受这样的痛楚。

落烟勉强扯出一丝微笑,摇了摇头:“我没事。”

孤风望向她的目光多了几分异样,金针刺穴即便是他也难禁受这样的痛楚,她居然那样不动声色,这份隐忍和坚强,让他不由心生佩服。可是他不知道,对她而言,这不是坚强,而是习惯,习惯承受痛苦,如此而已。

玄奕扶着她找了处地方坐下。如今没有了马匹,食物和水,即便放了他们,在这荒凉大漠之中,又能存活几日,更谈何去到绝城。如今再返回镇子上,这一去一回,又得耽误一天时间不可,他们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再耽搁下去了。

孤风静默良久,上前出声道:“王妃,你和玄奕回镇上等消息吧,绝城属下一人去即可,属下曾随皇上在苍南征战,对这里还算熟悉。”此时她的身体状况,若再奔波下去,只怕到不了绝城就先去了大半条命,临别之际皇上让他务必护她周全,不可让她知道苍南之事,可是如今也顾不得许多了。

落烟淡笑摇头,她自然知道孤风心中的顾虑,如今她重伤重病,实在不宜再进大漠赶路。可是……她非去不可。

玄奕见她面色苍白非常,也不放心,道:“我送你回镇上吧,你这样再去了,只怕……”

“我说了没事。”落烟截然打断她的话,望向孤风道:“此处离乌道还有多远。”

孤风朝黄沙漫漫地远处眺望,而后回道:“半个时辰的路。”

“我们过去吧。”只有乌道才有来往的商旅,他们需要马匹,食物和水,但若反回镇上再行置备费时费力,唯一的方法便是去乌道,希望可以遇到过往的商旅。

孤风先行探路,玄奕扶着她走得并不是很快,一向话多的他,此时竟不知如何开口。

落烟对他这样异常的安静有些意外,出声:“怎么不说话?”

玄奕沉默了良久,方才出声道:“王妃,你现在和皇上在一起是不是有什么计划?”

落烟微愣,眼底掠过一丝沉痛之色。是啊,她和木槿一开始有血海深仇,她却那么容易原谅了他,和他在一起,是谁都会怀疑的,半年来她只字未提,却每每午夜梦回想起那个曾与她血脉相连的生命,痛彻心骨。可是那是过去的事情了,她为什么还要斤斤计较。

“你是不是想要报复皇上,和他在一起,然后在离开他,让他承受和你一样的痛?”红颜白发殇,家破国灭恨,她就那么容易原谅了。

落烟无声苦笑,淡然道:“这世上有太多事,太多仇恨,人不能一辈子活在仇恨中,我想要的,从来都是他。”相爱的,不一定能相守。相守的,却不一定会相爱。既然相爱了,相守了就应该好好在一起。

突然间一阵蹄之声渐近,夹杂着人声。

落烟抬眸望去,一只商队正从乌道步来,一行数十人。三人喜出望外迎上前去。

商队是要通过瀚海,与他们同路,玄奕付了银两,便带着他们上路了。

落烟被安置在马车之上,身体疲累之极,便在车内睡了去。

暮色之中,远处的高坡之上,隐约之中有些模糊的光影。一袭雪衣的男子傲然立于风中,遗世出尘,宛若九天之上的神衹,目光悠远地望着远去一行人。

雪聪策马而至,与他并肩而站,望着远方道:“皇兄……值得吗?”她一再背弃,他却终是不忍放她去了苏陌离的身边,还为她苦心安排这一切。

没有什么商队会这么恰巧出现,那不过玄甲军中的人假扮而成。而这一切……她永远不会知晓。

值得吗?没有值得不值得,若爱,只有舍得不舍得。

放眼望去,浩瀚苍茫的沙漠无边无际,寸草不生。

长风列列,扬起遍地的黄沙,扑面而来,打在脸上,生生的疼。

落烟三人随商队一连行了数日,进入了瀚海腹地之中。

每天翻过一个又一个地沙丘,这绵绵大漠似乎永远都没有尽头。

日夜兼程地赶路,落烟的身体已经明显吃不消了,玄奕心下焦急万分,一掀车帘,驾车的孤风便急急问道:“什么事?”

从一上路,落烟便在马车之中没再出来,此时也不知是何状况了。

玄奕回头望了望马车内面色惨白得无一丝血色的她,出声道:“让商队都停一会吧,王妃她……”再这样颠簸下去,她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撑到绝城去。

孤风一拉缰绳让马车停下,跳下马车与商队的人打了招了呼一道停下。

突来的安静让落烟微微皱了皱眉,掀开眼帘便见玄奕上前道:“王妃,我扶你下车歇一会。”

“没到怎么能停,叫孤风赶路。”落烟眉头紧皱,每晚一刻她都心惊。

玄奕知道她心急赶路,却依旧坚持道:“王妃,再走下去,你身体吃不消的。”她这身体本该是要静养的,如今这一路奔波,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休养得好。

孤风站在马车外,也开口道:“王妃,商队也需要休整,你也出来休息一下吧。”

玄奕扶着她下了马车,孤风心中大骇,这不过短短数日,那个在丰州风华照人的女子,此时面目惨白,让人触目惊心,一袭白色长袍连体风帽罩在她身上,更显身形纤弱了。

孤风将食物取过,递给玄奕,便在几步之外的空地上坐下,举目望向远处,皇上临别要他保护王妃安全,如今他将人带到这死亡之海的沙漠来,若真到了绝城,军法处置怕是免不了了。他侧头望了望几步之外的落烟,他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坚持要亲自前往,战地之上本就凶险万分,她到底只是一介弱女子,即便去了面对云漠的三十万大军,又能做得了什么?

他本以为她会让雪皇出兵救援,然而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所以聪明如她,没有开那个口。

可是这一去……也许真的就葬身在这茫茫大漠之中了。

不得不承认这个看似孱弱不堪的女子,让他从内心深处生出钦佩。她没有皇室公主的矜持秀雅,也没有皇室公主的霸道,从骨子里透着难以名状的坚强和倔强,也正是这种独特的气质,让她带着这世间世何女子都无法企及的绝代风华。

玄奕望着她,一脸担忧焦急之色,待落烟喝了水出声问道:“有没有好点?”然而这话明显是问了也白问,她现在这样的状况,能好到哪去。

落烟摇了摇头,拉了拉风帽掩去大半张脸。正在这时,商队的一中年汉子朝三人走来,孤风起身朝来人道:“劳烦兄台再稍候片刻,我家夫人身体不好,再让她休息片刻再上路。”

那人朗声一笑,望了望不远处的落烟二人道:“我不是来催你们上路的,商队的马匹也所剩无几了,再往下走就连这马也活不下去了,所以这马车该弃了。”

“弃了?”玄奕一听霍然站起身来。王妃如今的状况,没了马车难道也随她们一道走着上路不成。

那人面色微难,望向拉着马车的马匹,一连行了数日,这拉马车的马儿已经换了好几匹了,这已经是最后一匹马了,可如今看来,这马车也撑不到明日了。

“商队已经没有马匹再来拉马车了,再往里走就到瀚海深处了,马车根本无法前行。”那人坦然直言道。

落烟站起身,朝孤风二人走近:“那就弃了吧,不是还有骆驼。”骆驼号称沙漠之舟,自然能带他们通过这瀚海大漠。

那人闻言朝她望了一眼,压低的风帽遮了她大半张面容只瞧得那苍白的肤色,眼底掠过一丝异样,出声道:“商队有随行的大夫,夫人可要让人瞧瞧。”

落烟淡然一笑出声:“不必了,早些上路吧。”如今根本不是顾及她这病的时候。

那人见她拒绝,便也没再坚持,朝三人拱手道别。

没了马车,落烟便是骑骆驼上路,一路风沙漫天,寒风刺骨。

夜里风止,大漠的夜晚是极美的,明镜的天幕上,圆月高挂,繁星满天。

落烟在玄奕铺好了毯子上闭目浅眠,听得一阵脚步之声来,眼睛霍然睁开,清锐逼人。

来人抱着一罐子,起先被她的眼神吓得一怔,随即上前道:“夫人,这是参汤,你喝了对病情也有好处。”

落烟秀眉微扬,还未出声,玄奕便已经回来,见有打扰于她便有些不悦:“有事吗?”

来人将装汤的罐子拿于玄奕道:“我们商队也做些药材生意的,你家夫人看病得不轻,这参汤也好补补元气。”

玄奕微一愣,接过闻了一闻,的确是参汤,这一种都是吃干粮,喝清水,王妃本就有病,根本无法调养,早知道商队有人参她该早去买才是,想到这她付了金子,对来人再三相谢。

来人离去,玄奕将汤端给她:“小姐,快喝吧,现在还热着。”

落烟目光却紧紧盯着离开的那道背影,目光微动,扑鼻而来的参汤气息让她皱了皱眉,这参岂是普通的人参,是极难寻得血参,即便在天珏也难寻得几颗,竟会让这普通的商队所有吗?

这商队之中的人走路气息分明都是身怀武艺的,虽然收敛得极好,可是三年的学武生涯让她奏折警觉,这一路一直病在马车之中倒未注意,如今仔细一瞧,让她不由心惊。

她抱着那犹带温热的汤罐坐在沙地之上,望着辽远的天际,心中百味杂陈,那个白衣如雪的身影在眼前萦绕不去,她……终是负了他。

第七十五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