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一转身一辈子

  第二天,苏陌离竟然出现,一动不动的矗立在屋外,

连续三天依旧如此,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他看着她出去买菜,看着她自己做吃的,看着她看书,练武,休息…

他只是在等一个机会,等她……可以给他一个机会,然而他的落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落烟。

他从来不知道默默痴守着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那么痛苦,如今他苦笑,他终于可以体会落烟六年来的心情,体会她是如何强迫自己漠然的他。想

到这里,他清楚与落烟相比,他所有的痛都是微不足道,都是他该受的。他又该用什么来挽回一个对他失去任何感情、信心的她?他或许该放她自由,尊重她的决定,毕竟是他亏欠她,他哪里还有资格让她回到他身边,可是他……舍不得放弃,他没有办法接受任她嫁给别人,他没有办法做到落烟以前的地步,他承受不起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依然默默的等待着。

夜落烟始终没有看他一眼,仿佛她的眼中看不见他,他无可奈何的叹气,扬起一抹苦笑,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被她忽视的那么彻底。

苏陌离猛的想到什么,在屋外唱着:“一干而尽,爱恨嗔痴的幻影,我敬你,一杯一干二净的黎明……”

夜落烟端着茶杯的手有着片刻的停顿,因为屋外响起的歌声,曾经这首歌是他们最美好的回忆。

高二那年,新生迎接晚会,她和他,代表全校师生,表演的节目,就是合唱这首手掌心。

那年,她和他的手机铃声都是这首歌。

那年,晚会结束,他给她发短信说:“?你是天地,你是风雨你是晴,你是温柔的叛逆,偏偏我越爱越贪心,好想你快点嫁给我。”

那一刻,夜落烟脸红的笑了,没有回复他。

雨水从天而降,顷刻之间,所有的一切都浸湿在雨中,包括苏陌离。

冰冷的雨水让他的衣服全部湿透,他却全然不察,依然故我的歌唱。

夜落烟在歌声中,独自拿起伞,轻轻撑开,挪步走向那个雨中的人。

“你……知道你做得再多也是徒然,我们没有任何可能,你也不能改变我的决定。”夜落烟在他身前停住,无视他眼中的思念、喜悦。

苏陌离脸上因为她的出现所浮现的笑容,同样因为她的话而退去,他望着雨中的她,依旧是记忆中的美艳动人,只是……她的眼神清澈和三千白发的让他无言以对,这些全是他造成的,他又能怪谁。

苏陌离激动的吼道:“你可以为我长跪十里,我也可以为你跪一辈子。”

他紧紧的抓住落烟的手,害怕他从此再也不能握紧她。然后咚的一声跪在雨水里。

夜落烟惊呆了,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居然会为她跪下。

说不感动那是假的,只是给了她一刀,她又怎么能安心待在他身边?

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她怕她会忍不住杀了他,然后为他陪葬。

“不用了,我明天就会离开这里。”夜落烟压下心中的柔软,冷冷的说道。

她没有急着抽回她的手,苏陌离却清楚,她是笃定他抓的再紧,也留不住她,

“别嫁给他。”他以为她要去苏陌离的宫中,他的语气中带着奢求,“我无法看着你嫁给他。”

“那就请你离开,就不用看见我们了,你就当我已经死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你!”苏陌离恼怒的吼道,他得到天下,却得不到她,“如果你敢嫁给他,我不知道自己会作出什么样疯狂的举动。”他知道他会控制不了自己的。

“这是你的事,和我无关。我只知道,如果我还在乎的人有事,我也不会苟活。”他威胁不了她了,夜落烟扬起一抹没有任何温度的微笑。

苏陌离握住她的手又紧了几分,“难道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你真的不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深切的期盼与哀痛呈现在夜落烟眼前,她唇边的笑容尽褪,默默的看着他,随后开口,“我找不到一个理由,仅仅是一个理由,我也找不到,可以给你机会。”她的语气轻柔却带着认真;“你从来不知道何谓放手,你该试着放弃,你有你的天下,你的理想,那里面都不再有我,你……好自为之。”她该说的已经说完,若是他还是执著,那她也没有任何责任了。

苏陌离再看萧潇,已经不是在用眼睛看了,那样的目光更像是破空而出的刀锋,“你就那么恨我。”

心里忽然后知后觉的涌出一股剧痛,那痛越来越深,以至于她疼得浑身发抖。

夜落烟慢慢走近苏陌离,她近乎悲悯的说道:“没有爱过,又哪来恨?”

苏陌离眼中的光芒一寸寸的灭了,那里死寂一片,仿佛燃烧完所有光亮的油灯,他双手颤抖的接过骨灰盒,连日来的悲痛,终于爆发而出。

他忽然笑了,“呵呵,落烟,我还是低估了你的心。”

他在白日意气风发,却在夜幕降临时深深地厌恶这个地方,他一直觉得他不喜欢这个时空,不喜它的勾心斗角的生活,不喜它的尔虞我诈,不喜庭院深深的钰王府,不喜各种宫宴场合的觥筹交错,不喜虚伪造作的人际关系,不喜连绵不断的流言蜚语……

不是这里不够好,是他什么法子都试过了,但在这里,看着周遭熟悉的人和事,听着满城流言蜚语,一颗心却是越来越冷。

落烟,不是我不够坚强,我不愿被冻僵,所以我走了。不过你放心,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一直到你累了,愿意回来了。

我必须走,否则我会结冰,我会冻僵。

官道上,雪国郊外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连带甩在身后的还有沸沸扬扬的雪国风云。

五月的最后一天下了雨,冲凉了初夏的温度。

郊外的小院,来了三个人。

有时候,有些人,离别往往就是一辈子。

出门的时候,夜落烟缓了步,前方已经有马候着她。

雪千绎淡淡地笑着,对她说,“一切顺利。”

夜落烟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良久后才轻声吐气,“但愿吧。”

“会的。”雪千绎旁顾了一下,又补上了句,“困境总会过去的。”就像是外面的雨,下得再大,也终究会天晴。生活总是分分秒秒继续着,幸福,或悲伤。

雪千绎笑了。他的笑永远是那么温和,明亮的眼像是掬了春水,不知蛊惑了多少众生。可是,他的笑又淡淡隐去,抬手,手指在碰夜落烟长长的发梢时止住,落下。

“怎么办?你知道,我最放心不下的只有你。”他轻叹,嗓音低沉轻痛,“你走之后,谁还能来照顾你呢?”

多少年,这个女子就一直扎根在他心,令他疼痛,令他怜惜。她终究离自己进了,成了他一生都想要去攥紧的美梦。

“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夜落烟唇边的笑始终未散。一个人过未必不是好事,生活也许是跟她开了个玩笑,但最起码让她明白了个道理:善待自己,因为一辈子转眼就过去,疼惜爱自己的人,因为下辈子未必遇见。

雪千绎心口如同压了块石头,透不过气。

她愈是这般美丽地笑着,他的心尖就愈发地疼着,他何尝不知,如果拨开她瞳仁里的坚强,只剩下一颗布满荆棘的心,尤其她白发苍苍之后。

只是,她从不会把心暴露在空气中,从不曾交到他手中,只会,像现在这样,用她最淡定的美掩了一切。

“其实你可以待在雪国。”

“我真的很好。”夜落烟轻声堵住了他的打算。

雪千绎剩下的半截话就只能咽了下去,他看见了她眼底的坚决,令他心疼的坚决。半晌后点了下头。

“快走吧!去你想去的地方,常联系,总有一天我会带你回来的。”雪千绎郑重的说,只是她不知道,她这一去,便没有回来的可能。

夜落烟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点头。

雪千绎唇角的笑稍稍上扬了些。

夜落烟走出门,雪千绎依旧僵在原地,周遭微凉的空气跃过他宽阔的肩膀,轻抚了她额前的发丝,沾了几缕薄浅的香。

他步出门外几步,停下脚步出了声:“落烟,如果我和他战场上相见,你希望是我赢,还是他赢?”

夜落烟一征,她欠雪千绎的太多,他不远千里去夜宇救她,从夜宇到雪国,一路他替她驱毒的耗损让他一连数月都不曾痊愈。他的包容,他的关心,抚平了她的痛和彷徨。而她,给不了他人,也给不了心。

雪千绎伫立良久,依旧没有等到她说出一个字。举步朝外走去,背影从未有过的萧瑟和寂寞。

她望着波光粼粼湖,心思百转千回。如果说木槿是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男人,那么,千绎就是那种潺潺之水随着时间流入人的心房,他是女人眼中的完美丈夫,俊美卓然,温柔,包容,细心……他们好似离得很近很近,好多心思,好多事,即便她未开口,他都能看穿,这种无言相知是从何而来,她不想去了解。

她要上马,他开口,叫了她名字。

她回头。

“这么多年,你可有一点喜欢过我?”他考虑了半天还是问出了这句话,或者说,这个问题像是毒瘤一样折磨他太久了,终究的还是要面对。

雨后有微弱的光撒向大地,雪千绎迎光而立,高大的身影看上去风华绝代。

夜落烟看着他,没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下头。只是,那还不是爱。

雪千绎紧攥拳头的手指渐渐松了,可自己的心像是被人揪了一把。她喜欢过他,而他却是爱她。

再抬眼时夜落烟已经骑马走了。

纱帽遮住了她的绝世容颜,她的背影看着却那么瘦弱孤单。

夜落烟:曾经有人说过,人的两个心房一个住着快乐一个住着悲伤,快乐时不要笑得太大声,不然会吵醒旁边的悲伤。

所以,我们终将都会失去彼此,对吗?

离开了雪国京城,夜落烟才发现,这个世界这么大,她居然没有去处。

突然想到人们都说丰州是个好地方,那里人杰地灵,民风淳朴,她决定去那里走走。

第六十二章 一转身一辈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