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雪聪归来

  他的家,他的房间,他的床,被子上似乎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夜落烟辗转难眠大半夜。

蜡烛摇曳着光芒。

夜间很静,琉璃院内外各种声音被无形放大,到了后半夜,楼下似乎有动静,不过那声音很快就消失了。

丑时左右,门忽然被人打开,夜落烟原本就没睡着,欠起身,不等看清来人是谁,只觉热气冲脑,几乎是下意识拥被坐了起来。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个子很高,穿着宝蓝色衣衫,跟雪千绎眉眼间有些相似,他冲进房间的时候,正露齿哈哈大笑。有点滑稽,男子笑声来得快,消失得也很快,看到的夜落烟,他“啊”了一声,似是惊住了。

看来,男子特意为某人营造的“惊喜”或是恶作剧,给错了人。

夜落烟这时已经冷静了下来,这个男子能够大半夜出入琉璃院,擅闯雪千绎房间,估计他就是雪靖怡的小儿子雪聪了。

果不其然,文舒一身白色亵衣,很快就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先对夜落烟道歉,再然后推雪聪下楼:“快走,快走,这里可不是你该来的地儿。”

雪聪赖着不走,近乎无礼的打量着夜落烟,然后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哥口味几时变了,白发苍苍的怪女人也往家里带?”

文舒被这话惊得又是皱眉,又是拍他的背,连声斥他年纪轻乱说话,再看夜落烟,也不知道有没有把雪聪的话放在心上。

“出去。”门口,雪千绎皱眉,语气格外的重。

天还没亮,夜落烟就起床了。雪国的盛夏,清晨的天空带着忧郁色,淡淡的雾气笼罩着琉璃院。

对雪家人来说,这一天的到来跟平时是一样的,但对夜落烟来说,这座象征快乐和梦幻的地方,却像是她的新生地。

夜落烟离开房间时,周遭寂静,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起得太早了。

傅月嬅是爱花人,门前走廊,台阶前都摆放着很多盆鲜花,她这么一路走出去,收获了不少花香,在这样一个万物俱籁的时刻,夜落烟有往葡萄园走一走的打算。

葡萄园很大,里面迂回绕行,夜落烟站在外面看了一会儿,放弃走进去,沿着行车道路走。这条行车路被葡萄园夹在中间,是外界进琉璃院的必经路,雪千绎有心,当初修建这条路的时候,虽说是为了方便车辆通行,却选用了长长的青石砖铺垫,踩在上面,有岁月带来的沧桑,也有历经世事后的宁和。在这条很适合散步的青石砖道路上,夜落烟从天色不明一直走到了天色微亮,后来见时间不早,原路返回。

这天早晨,夜落烟双臂环胸,低头走向主院,明明专注走路,思绪却好像飘得很远。

雪聪也起床了,正站在主院走廊下伸展四肢,他凌晨才回来,因为突然闯进雪千绎房间,后来被雪千绎叫进书房,教训了好一会儿,若不是雪靖怡出面,雪聪怕是别想睡个安稳觉了。

远远看见夜落烟,雪聪笑着打招呼,他说“早上好,小嫂…子”。带着点好奇,带着点戏谑,带着点小抱歉,是因为雪千绎竟和一个红颜白发的女子在一起,太诡秘了。戏谑,是因为夜落烟和他同岁,叫嫂子的话,有点小吃亏,若是加个“小”字,就比较恰当了。抱歉,是因为凌晨擅闯卧室,让夜落烟受惊不说,他还说出那番话来,实在是不应该。

此时是卯时,夜落烟停下脚步,院子里的老槐树又高又大,从茂密的枝叶间漏了不少碎阳光,落在夜落烟的发梢和眉眼间,灿烂的让雪聪不敢直视。原本雪聪还心存疑惑,这个白发丫头虽说长得好看,但也不是让人惊艳那一款,他哥什么女人没见过,怎么到头来竟选择在此女身上尘埃落定?但现在,雪聪好像有些懂了,这个眉眼寡淡的少女,她可以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只消这么静静一站,若再碰上天气晴好日,足以在刹那间让人怦然心动。这么看来,这位小嫂子还真是有别于那些王孙贵族家的千金,至少气质很独特。

“我是雪聪,凌晨我们还见过。”他对夜落烟抱歉一笑:“不是什么好回忆,小嫂子还是快快忘了吧!我哥为了这事没少教训我。”

夜落烟点点头,算是回应,回到客厅,傅月嬅已经起床了,她关切询问夜落烟凌晨是否受了惊?

雪聪在一旁,自知理亏,撇嘴不吭声。

夜落烟应景的笑了一下,很像水塘中的波纹,淡淡的看着雪聪:“谈不上受惊,无非是初见方式特别了一些。”

雪靖怡听了抿嘴笑,雪聪也哈哈笑了起来,他看夜落烟的眼神里开始夹杂着欣赏,他喜欢这位小嫂子的说话方式,明明是讽刺,却能让人欣然接受。

饭厅里,文舒正安排早膳上桌,雪聪馋虫犯了,笑着说去旁边洗手,“终于开饭了,我都快饿死了。”

雪靖怡觉得“饿死”两个字太晦气,没好气的盯着雪聪背影,斥他年龄小,乱说话,雪聪耳朵灵,去洗手还不忘顶嘴。

夜落烟想,这才是家,日常生活中少不了打趣拌嘴,像这样的烟火味道,她已有很久没有身临其中了,猝然接触,只觉恍然。

远远听见傅月嬅问文舒:“绎儿呢?平时这个点早就起床了,今天是怎么了?”

……琉璃院厨房不在主院,从主院偏门走出去,步行几步,就是琉璃院独立厨房。

夜落烟走过去的时候,有一只不知名的小鸟正站在厨房屋檐上,滴溜溜的转着黑眼珠,很喜人。她对生来能飞的小动物,通常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好感。

之前文舒对傅月嬅说,雪千绎早起床了,跑步回来,问了早膳菜色,然后便一言不发的去了厨房。

傅月嬅好奇道:“他去厨房干什么?”

文舒笑:“怕是心血来潮,清早喝惯人参鸡汤的人,忽然说要喝银耳汤,自个儿去煮去了。”

谈话声传进夜落烟耳中,她转眸看着客厅悬挂的名人字画,仿佛那些字句攫住了她所有的目光。

原本来厨房的那个人应该是傅月嬅,但夜落烟开了口,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他能记得她的不喜,这份用心,她在此刻都深深的记下了。

夜落烟进去的时候,没跟雪千绎打招呼,像是一缕烟飘了进来,厨子是雪千绎重金聘请过来的,早膳准备好之后,一直呆在厨房里帮雪千绎打下手。

工作很简单:洗银耳。夜落烟接手,厨子笑了笑,离开厨房,去一旁忙去了。

清早厨房,阳光还不算太过明媚,从窗口溜进来,照得雪千绎开始有了人烟气,不再是遥立神坛的人了。

“蜂蜜给我。”他背对着萧潇,并不知此刻待在厨房里的人早已换了人。那是一只女人的手,白皙,青花瓷碗在她掌心里像是正在做着一场最缱绻的美梦。

雪千绎怔了怔,屏息一瞬。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夜落烟浓密松软的长发没有经过怎么打理,就那么随意的披散在胸前和肩上,垂眸看着桌案时,脸侧飘了几缕碎发。

“添乱。”雪千绎说得慢,声音里却多了一分笑意,夜落烟似是没听到他的话,她的注意力在桌案上的那银耳汤上……

这个成功男人,身高一百八十二零米,他有很英俊的外貌,修长的身形,纵使穿着平常料子的衣衫,依然为他完美的身材增添了不少魅力,况且……

“以前学过做饭?”夜落烟问。

雪千绎接过蜂蜜,笑意浓,就连眼眸也深了,取出一点儿,放在汤里,他告诉夜落烟,他周游列国,有时,不知道吃什么,就自己慢慢摸索着做东西吃,手艺马马虎虎。

夜落烟站在一旁很安静,看着雪千绎忙,很乖。

窗外,庭院草木葱翠,夜落烟先前看到的那只小鸟竟飞落在窗口处,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有点吵,但并不招人反感。

夜落烟情绪波动虽然很细微,但雪千绎察觉到了,喜欢小鸟?哪门子的怪爱好?

“喝喝看。”雪千绎递了一碗银耳汤给夜落烟,自己则喝起了蜂蜜水,喝了小半碗,见夜落烟盯着银耳汤没动静,雪千绎放下手中碗,清理着厨房桌面,眼睛跟着夜落烟的表情走。

其实,他的小妻子是没有表情的,平时又言简意赅,他说三句,她能回复一句就不错了,很多时候需要靠他猜。那就猜猜吧!她不动,是因为感动?

雪千绎因为这个想法笑意微微,倒也不是他对自己的手艺太过自信,而是她的眼神太明了。

雪千绎另外拿了一只勺子,舀了一朵银耳送到夜落烟嘴边,“张嘴。”

夜落烟漆黑的眸子终于有了一点波澜,再看雪千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夜落烟无意破坏这份平和,于是张嘴吃了。味道微甜,带着清浅的蜂蜜味。

“好吃?”雪千绎问。

夜落烟点头。

她这么一点头,雪千绎为了验证,重新舀了一勺银耳吃了,目睹他的举动,夜落烟猝然低头,那只勺子,她刚刚才用过。

“不太甜,下次可以多放一些蜂蜜。”

他说着,凝眸看着夜落烟,目光灼热幽深,夜落烟不看他,把几碗银耳汤放在托盘里,对雪千绎道:“我先去饭厅。”

“去吧。”雪千绎温和放行,他在水盆里清洗刀具,水哗哗作响,他把两人共用过的勺子放在水中,微风从窗口吹进来,惊飞了那只小鸟,轻轻拂过雪千绎的面,宛如呢喃叹息。

——不够,不够……他已难抑贪婪。

这天早晨,连带文舒和庄伯在内,用膳气氛很热闹,多是雪聪一人在高谈阔论,涉及主题甚广,夜落烟习惯倾听,好在雪聪看出她不太爱说话,并没有主动找她攀谈,为难她。

饭罢,傅月嬅帮文舒收拾餐桌,夜落烟不好意思闲着,参与帮忙,雪聪看着她的背影,对雪千绎由衷道:“哥,这么静的小嫂子,我喜欢。”

雪千绎勾唇,算是笑了。

在夜落烟的记忆里,每逢雪国奔赴盛夏,日子就会过得格外缓慢,饭厅谈话延续客厅,她无法控制自己,偶尔会在他们融洽的谈话氛围里刹那分神。

无论雪家人怎样示好,都难以掩饰她试图融入其中的局促不安。太久没跟人打过交道,她不想勉强自己。

这天清晨,雪千绎来她房间看她,见夜落烟眼光停顿在虚空里,知道她又跑神了,她没有参与谈话的欲望,同样也没有倾诉的冲动,尘世欢声笑语,似乎全都被她遗弃在了千里之外。

雪千绎一颗心慢慢沉淀下去。她人在琉璃院,心心念念的又是哪里?

雪聪正在跟雪靖怡讲着旅途趣闻,雪千绎走近夜落烟,立在她身后,很自然的把手放在她的双肩上,然后弯腰凑近她,轻声耳语:“该回家了。”

夜落烟愣了一下,耳朵有被雪千绎气息烫热的嫌疑。

他用了“回家”这个词。是的,不管这个所谓的“家”究竟藏匿着多少利益和算计,至少这一秒它是温善的。

这次回去,浩浩荡荡好几人,除了雪千绎和夜落烟之外,雪靖怡夫妇和雪聪随行在后。

傅月嬅去皇宫,是要看看成是否缺少什么物件,也好列个单子,抓紧置办。

雪靖怡完全是追着老婆去。

至于雪聪,纯属是凑热闹。

巳时的阳光是温煦的,夜落烟看着雪千绎,似乎所有的光华全都落在了他的背影上。

阳光晴,人情暖。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离琉璃院,庄伯关闭镂花大铁门,传来细微的声响。

文舒站在铁门后,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马车消失在广袤的葡萄园,像是从未出现过,也从未离开过。

第五十八章雪聪归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