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四章前往琉璃院

  “不喝鸡汤,为什么不说?”雪千绎拿了一条杯茶递给她,夜落烟接在手里,见他蹙着眉,显然是生气了。

“抱歉。”夜落烟漱了一下口。

夜落烟再次说了声“抱歉”,他本是一片好意。

意识自己有些失态,雪千绎缓和了口气,“对人参鸡汤过敏,还是因为身体不舒服?”

“都不是。”夜落烟低头握着茶杯,说她那日被苏陌离灌的半边月和媚药都是像鸡汤那样浅黄色,所以自从那以后,她十分恶心喝浅黄色得东西。夜落烟表情不明,轻声叹道:“这三年,我的药也被师父调成黑色,这些年我忍不住在想,人怎么能这么坏呢?”

很多年了,每当夜落烟想起那一幕,都会浑身发冷。

夜落烟说的简单,雪千绎听了,却是愠气浮升。这段本该是控诉的往事,被夜落烟说的很缓,很慢,不见痛彻心扉,只有轻描淡写。

雪千绎不表态,于是绎烟阁就这么静了静。夜落烟性子太淡,他若安慰她,并不见得她会领情。

夜落烟把茶杯递给一旁的婢女,转身看雪千绎,开口问他:“我每次看到浅黄色的汤都会吐,这算不算是一种病呢?”这话,并无自嘲之意,雪千绎听出了她的话外音,关于喝人参鸡汤呕吐这件事,她不愿再多谈。

奇怪吗?他竟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这是她第一次跟他说起过往事,雪千绎不宜逼得太紧。其实他有些恼,她不能喝人参鸡汤,大可以拒绝,但她……太过顺从,反倒像是一种无言的挑衅。鸡汤事件,就此作罢。进屋之后,雪千绎叮嘱她:“一盏茶后,会有医女过来帮你换药,然后,我在前殿等你等下我们一起去看我母妃和我父皇。”

“啊?”夜落烟跟在他身后,脑子一时没转过弯来。

雪千绎脚步微顿,皱紧了眉,“有问题么?。”

夜落烟猛然想起,他们要成婚了,她没有放在心上,如今他提起,她这才意识到他是认真的。突然拜访他父皇,这意味着雪千绎已经把结婚这件事提上了日程,夜落烟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想到会这么快。

对夜落烟的母妃傅月嬅,夜落烟了解不深,据说母子感情亲厚,雪千绎更是享誉雪国的大孝子,给她建了一座庄园,可见恭孝。

雪千绎如此,母妃又岂是一般人?

已经过了巳时,曾月不见萧潇下楼,便对雪千绎说:“奴婢上楼催一下落姑娘。”

“再等等。”雪千绎喝了一口茶,率先出门了。曾月低头潋眉,要知道,雪千绎时间观念很强,但凡有事情,没人敢迟到,楼上这位胆子大,她是第一人。

雪千绎准备好礼物过来,一眼就看到了夜落烟,今日去看母妃,终于不再是一身白。紫色衣袍,宽广的长袖口有一道妖治的艳红色连云花纹,长长的银发在风中凌乱飞舞,毫无瑕疵的脸宠俊美绝伦,一双银色的眼眸如月下一河潋滟的水,清泠而深邃,衬得整张面容显出几分高贵与张扬傲然之气。沉静幽邃的眼眸里看不出一丝波动,象两泓万年不化的冰湖,微微扬起的嘴角却勾勒出一道微笑的痕迹。

衣着简单,却格外养眼。夜落烟虽美,但这世上比她美丽的人不在少数,可雪千绎知道,纵使她站在一群女人之中,他还是能够一眼就看到她。夜落烟眉眼间的那份寡淡,是任何人都无法临摹效仿的。

边走雪千绎边问:“怎么这么久?”没有责怪,只是夫妻般聊聊家常。

“没什么,你送的衣服太过华贵,我一时没有选到合适的。”夜落烟纠结的说道。她在雪千绎面前总是很容易显现出小女儿的心态。

“呵,别的女孩子都喜欢锦衣华服,也只有你不喜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讨好你了。”

夜落烟在那一刻心慕地疼了起来,他贵为九五至尊,一直都是别人讨好他,可他这么多年来却默默迁就着她的喜怒哀乐。

没在衣服上浪费口舌,路上跟夜落烟讲起傅月嬅。

傅月嬅在年轻时是一个民女,意外结识了微服私访的先皇,两人相识相爱,后来傅月嬅进宫,生下雪千绎就离开了皇宫,先皇雪靖贻不管如何请求她也不为所动。

她说她不想看那些妃子斗来斗去,也不愿让雪靖怡为难,如果雪靖怡想他和孩子可以来看她们。

一直在四年前,刚好五十岁的雪靖怡退位,把皇位给了自己最喜欢女人的儿子。

他还有一个弟弟,叫雪聪。

“雪聪?”夜落烟心想,这人名字倒是特别。

夜落烟这么一问,雪千绎眼里倒是有了笑意,说雪聪夜落烟同岁,但是一个典型小孩子。前几天和朋友去青州玩,预计这几天也该回来了。

雪千绎淡淡的说:“雪聪虽是和你同龄,雪聪性子却不及你稳。”

夜落烟不确定,雪千绎是不是在夸她,想了想,夜落烟道:“我听说,同龄的男子比女子晚熟。”

“也对。”雪千绎在笑,不紧不慢的拉着夜落烟的手在宫内转来转去,他一身玄色衣袍,在阳光下淡淡的笑着,岂是一般的性感迷人?

夜落烟在看他,这点认知加深了雪千绎嘴角的笑意。

她在三年里已经习惯这里,如今再也无法收拾心情重新奔赴另一座城。

傅月嬅住的琉璃院在城郊的河边。

坐马车半个时辰,首先进入夜落烟眼帘的,便是那么一片偌大的葡萄园,很壮观。

夜落烟问:“每年收获葡萄想必很多,如果不卖,怎么处理?”

“酿成果酒,一半以上赠送他人,剩下那些,母妃会留下来宴请宾客。”

马车环绕葡萄园,夜落烟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茂密的葡萄架,徒增神秘。

透过泥土色的院墙,一幢古老宅邸藏在葡萄园深处,一闪而过。

进琉璃院地界有标识,竖立的石头上镌刻着“琉璃院”的黑色繁体字,马车驶入院门口,已有一位中年男人推开了深掩的大门。

“他是庄伯,负责门禁。”雪千绎说话,夜落烟听得心不在焉,离琉璃院近了,越发觉得她有一种厚重的庄严感,虽不豪华,却沧桑的近乎咄咄逼人。

车外,有一位中年女人笑眯眯的走了过来,她是庄伯的妻子“文舒”,是专门照顾傅月嬅的人。当然,这些都是雪千绎告诉她的。

说话间,车夫已经停了车,打开了车帘,文舒迎上来,笑容藏不住,看的出来感情很亲厚。不能不下车。

夜落烟刚好弯腰要下去,一个人影却挡住了她的视线,她侧眸望去,雪千绎站在车门前,脸庞在刺目的阳光下有些迷离,但眸子却是清邃沉静,对她笑了笑:“到了。”

夜落烟知道这里是琉璃院,但他似乎离她太近了,近得鼻息间都是他身上淡淡的龙涎香味她都闻得到,就在她迷离之际,雪千绎已经把她抱下车。

“我自己来。”身体腾空,她下意识伸手过去,却碰到了他的脸,夜落烟移开手,想叹气了。

雪千绎看了她一眼,“你动作太慢。”只差没说夜落烟待在车里磨磨蹭蹭了。

夜落烟蹙眉,不是她太慢,而是他动作太快。他把夜落烟放在地上,稍稍拉开距离,这时候倒像是正人君子了,双手背后往前走:“走吧。”

文舒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少爷嘴角那抹笑,仿佛融进了日光里。少爷不是不会笑,他是从未笑得这么心无城府。

文舒对夜落烟还算和善。来之前,雪千绎应该跟傅月嬅他们打过招呼,所以文舒看到夜落烟,更多的是好奇和打量,而不是吃惊。没见夜落烟之前,文舒对傅月嬅道出担忧:“可别是个狐媚子。”

傅月嬅倒是不担心:“绎儿做事向来有分寸。”

傅月嬅,雪千绎母亲,跟夜落烟想象中的嬅妃有些不一样。绛红色客厅,尤显老派,傅月嬅坐在藤椅里看书,一只胖乎乎的大白猫安静的蜷缩在她的脚边,这样的画面无疑让人身心放松。

雪千绎进门,傅月嬅朝他笑了笑,看到夜落烟,这才放下书,站起身,客客气气的迎了上来。初次见面,傅月嬅并不严厉,只有和蔼,拉着夜落烟的手坐在院子里的石登上,虽说谈话间少不了打量,但目光温和,夜落烟并不抗拒。她们讲话的时候,雪千绎就坐在对面,回到家,有些慵懒随性,很少说话,偶尔会抬眸看一眼夜落烟或是傅月嬅。

雪靖怡从外面回来,带了两条鱼,一副渔民打扮,此时看着他丝毫没有一国至尊的威严,到像个山野仙人。

“今天收获不错,绎儿你有口服了。”雪靖怡看着自己最爱的儿子,宠溺的说?

然后看着夜落烟的满头白发,一时间愣住了,气氛有些尴尬,傅月嬅有些责怪的瞪了自己丈夫一眼,虽然她也很好奇夜落烟为何年纪轻轻就一头白发,可是也不能这样赤裸裸的盯着人家看。

对于雪靖怡的打量,夜落烟始终回应着淡淡的笑,她能接7接受自己满头白发,也能接受别人的目光,更何况他们还是雪千绎的父母。

她淡笑着说:“让老爷夫人见笑了,落烟数年前不小心中了毒,后来就变成这幅摸样。”

来的路上,雪千绎就告诉她,在这里没有嬅妃,没有先皇,没有皇上,只是平凡的一家人。

为了缓解尴尬,雪靖怡连忙摆手说:“没事,没事,是我太好奇了。”连带着手中得鱼也跟着在他面前左右摇动,惹得周围人抿嘴偷笑。

夜落烟很难想象,这样可爱得人,可以吧雪国治理得如此好。

夜落烟浅笑,“浪花有意千重雪,桃李无言一队春。一壶酒,一竿身,世上如侬有几人。?”

她一身紫衣,三千白发丝毫没有任何装饰,只是佩戴了一根蝴蝶额眉眉心坠,此时,她带着淡淡的笑,宛如最古典的花朵,绽放在阳光最耀眼处,这朵花常年盛开却不见凋谢,更不会随着光阴打磨遗失魅力,她是淡漠清冷的人间仙子,凝眸望去便已震撼,这样的她?又有多少人不爱。

雪靖怡同样浅笑,除了自己儿子和妻子,竟然也有一个女子懂他,而且这个女子还是她未来的儿媳妇。

第五十四章前往琉璃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