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六章,她哭得像个孩子

  此时的苏陌离早已回到王府,府里的人看到他站着走路一个个惊讶不已。

就连魅影似乎看忘了,一个不小心摔了个狗吃屎,众人哈哈捧腹大笑,这天对于钰王府来说无疑不是幸福的日子,这时,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的王妃夜落烟。

别院是全木结构,不管是天花板还是墙壁,均用原木构建,没有一件古董硬件,只有一张床,一个长桌上摆着文房四宝,砚台是竹木砚,书架上摆了一些书籍,连茶具也是木头的。

这是一座安静过头的别院,就连家具也散发着沉睡气息,她在初次醒来的早晨里,撑着酥软无力的双腿,火大的撩开窗户,她看到了满院的木槿,木槿花刚开,花朵并不多,一颗树上只开了几朵,却开的十分妖艳,有红的,白的,紫色的。

木槿,木槿……

夜落烟大怒,关上了窗户。

听到动静,有侍女进来。

夜落烟往外冲,“啊!”脚下一紧,夜落烟重重的摔倒在地,不仅身上疼,心也是疼的,她拒绝侍女的扶,自己站起来,只是身上太疼,她第一次失败了,侍女在旁边不知道该怎么办,夜落烟又尝试一次,还是失败,“啊”二十岁的夜落烟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把心中所有的积怨全部发泄在眼泪里,他有什么错?为什么妈妈不带她走,为什么父债子还,为什么她死了还要到这个狗屁的年代,为什么她那么真心爱一个人换来的却是这个结果。

那一刻,她苦的就像一个孩子。

这时,玄奕闻声赶来,夜落烟抬脸看着他,泪模糊了双眼,面色森冷,声音从牙缝间一字一字的蹦了出来:“苏陌离呢?你让他过来,他凭什么囚禁我?”

玄奕很为难:“王妃,这不是囚禁,王爷说了,您情绪不稳,在这里静静心,心情自然也就好了。”

不是囚禁?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世外桃源”,她的脚被脚链锁住,一个侍女,一个侍卫,外面还不知道有没有侍卫,暗地里不知道还有没有暗卫,这不是囚禁是什么?

夜落烟气极了,怒极了,便发笑,她笑得发冷,笑得另外两人心里直发颤,但她笑了一阵,却又不笑了,她咬牙用力终于站了起来,恍恍惚惚往屋内走,她对身后两人,轻飘飘的吐出一个字来。“滚。”

这是夜落烟在郊区别墅的第一天,她在房间里待了一整天,不吃饭,也不开门。

玄奕担心出事,让人去告诉苏陌离,当时,正是亥时,苏陌离正在召集手下商铺掌事商讨事物,每个掌事管理的是不同的行业,少说也有十几人。

手下人来禀报,苏陌离淡淡回应:“强行灌,”

那声音毫无停顿,毫无情绪外露,只有无动于衷。

六天后,苏陌离三年来第一次进入军营,三军将士看到苏陌离站着走进来,没有一个不激动的,

“将军。”三万士兵立刻激动了,呐喊出声。

高台之上的流川,司月,等几个大将寂灭的眼中燃烧起通天的亮光,三人朝着苏陌离来的方向,战甲一挥,齐齐跪下:“末将叩见将军。”“叩见将军。”

齐刷刷一跪,整个教场鸦雀无声,只有矮了半截的三万士兵,只有一片威严赫赫之气。

艳阳高照,燃烧的不仅是空气,还有他们的热情,黑压压的士兵队伍中,苏陌离穿行而来,一身威慑,铁铁军威。

“本将的话可还算数。”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那般的自傲,那般的蔑视一切。

“只尊将军令。”身后的流川等人立刻高吼道,三万人齐齐高吼,那声音几乎震破苍穹,直冲天际。

苏陌离陡然提高了声音:“那就点齐帐内兵马,跟本将走。”

“是。”三万将士刻高声应喝。

刹时,鼓声动,风云开。

整个教场雷鸣般的鼓声远远传出,犹如战地惊马,厚重而快捷之极。

教场内三万士兵立刻退的退,留的留,其他营的兵马来的来,回的回,三万兵马立刻紧锣密鼓的筹备着。

第七天,苏陌离第一次来别院,刚好是辰时,他站在木槿树丛中,出尘如仙,傲世而立,恍若仙子下凡,令人不敢逼视。一袭紫衣临风而飘,一头长发倾泻而下,紫衫如花,长剑胜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夜落烟就站在窗前看着他,无悲无喜。

她的心里破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大洞,只能在午夜时分听到“哗啦啦”的风声,却难以窥探深浅。

再没有人会护她,柔柔的唤她一声“小烟”,若没有苏陌离,她厌倦了世事,甚至刻意遗忘了木槿,她也累了,短短几年间,没了亲情,没了木槿,早已让她痛不欲生,无心喜悲事。

但苏陌离拿了一纸幌子契约,他说:“王妃之位是本王赐予你的,你该知足!以后你尽管做好你王妃的本分,这钰王府就是你的容身之地,否则,本王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不在让她一个人在世界流浪……

二十年的人生里,夜落烟遭遇过太多太多的喜悲,以至于神情漠然,偶尔回忆过往,只觉尘世云烟尽成空。

她爱木槿,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爱情也罢,友情也罢,亲情也罢,她从未得到。

门吱呀一声就被打开,门外走进两个人,有一人端着一个碗向她走来,她试着挣扎,根本无力反抗,脖子被衣领勒紧,喘不过气。

她仍强自镇定,虚弱的声音,问道:“你们是谁?你们要干什么?”

那两人根本不理会她的问话,其中一人掐住她的下颌,迫她抬头张口,另一人迅速将一碗药灌进她口中,根本不管她喝不喝得下去。

夜落烟大骇,忙摇头拒绝,试图摆脱那不断灌进她口中的不知会为她带来何种厄运的苦涩药汁,但无论她如何尝试,在这两个武功高手面前,她一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有的挣扎,都显得那样苍白无力。

她讨厌极了这种无力的感觉,总是逃不掉别人的掌控。挣扎中,她叫了声:“苏陌离,救我!”这是第一次,她将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可是,她不知道,她一心期盼的男子,此刻正在门外冷冷的看着这一幕。

苏陌离听到那低弱到几乎听不见的求救声,微微怔了一怔,下意识的想喊停,但理智告诉他,心不狠,难成大事,况且,她有事喊的一直都是木槿,而不是他苏陌离。

屋子里的一切仍在继续,她拒绝吞咽,便呛到气管,猛烈的咳嗽起来,整张脸都涨得通红泛紫。

灌完了药,那人松手,她身子无力,砰地一声摔在地上。

“我不会让你死的。”苏陌离看见这样的她,冷冷的道。

她倒在地上,笑的凄凉:“有差别吗?”

那一日皇宫,一年一度的祭祀大典进行得如火如荼,忽闻侍卫急报:“启禀皇上,钰王的军攻皇宫了!”

夜傲天一惊,心中十分恼怒,他还是动手了,他怒道:“宇文啸你速速领十万铁甲军去将那反贼拿下,待你击败反贼,朕必重重封赏于你。”

“是,”宇文啸咬牙领旨。钰王苏陌离是何须人也,他又怎么是他的对手。

这一日的风格外的大,但天气还算晴朗,阳光明璨,却总也照不见那些阴暗的角落。

命运总是这样,让人沿着它既定的轨道,无法逃脱。

皇宫,巍峨耸立的太庙,祭祖仪式进行到一半,停在那里。

“不好了不好了!皇上……”一名御林军侍卫急急地闯进来,连规矩都忘了。

夜傲天皱眉喝道:“何事如此慌张?”

御林军侍卫忙跪下禀报道:“钰王来了!”

夜傲天面色惊变,问道:“城门失守了,他带了多少人?”

侍卫道:“城门没有失守,钰王是带着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几千人马闯进了宫,现在已经过了三重宫门,请皇上定夺!”

夜傲天一听才几千人,便松了一口气,坐稳,叫道:“御林军统领何在?”

“卑职在!”

“命你带上所有御林军去迎敌,将反贼一举歼灭!”夜傲天想想又补了一句:“不用留活口!”

“遵命!”

大臣面面相觑,皇上和钰王终于开始正面交锋了。

一场政变总是伴随着残酷的血腥,久久不能落幕。

繁华的京城,奢华旖美的皇宫,如今处处硝烟战场,一路上,鲜血铺路,伏尸无数。

震天的杀喊激斗之声,遥遥传入大殿,夜傲天终于坐不住了,他站起身,回到自己的寝殿,换上战甲,回到大殿。

一部分武将们也被派出去迎敌了,这大殿周围,除了稀稀拉拉站着的数名侍卫,再别无护驾之人。

杀喊之声越来越近了,一名浑身是血的御林军冲进来禀报:“启禀皇上,不好了!反军已经冲进来了,两万御林军几乎全军覆没,而钰王的几千人马一兵未损。”

“什么?”太子惊得身子一颤,险些站不稳,“那,那他们……”他想问,他们冲到哪里了?

可他话还没问出口,大殿门口数人蜂拥而入,他们没有金盔甲胄,只有一身玄色衣袍染血,每人手中一柄饮血长剑,剑刃锋芒在阳光的映照下闪烁着嗜血的寒芒。

来人分为两列,整齐地垂首分立在两侧,神色恭敬,用响彻整个皇宫的声音齐齐道:“恭迎王爷入殿!”

好强的气势!大臣们被这气势迫得不敢抬头,自发地让出道。

肃穆威严的大殿,红地毯由龙椅之下的丹陛一直延伸到金色的门槛。

身着紫衣,风华绝代的男子,有着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让人不自觉就想要臣服。

只见他此刻神态悠闲,端着步子一身清爽入殿,哪里有半分下战场的模样。

他紫衣洁净的没有一丝浮土,更不见一滴血迹,想必他的下属在杀人时还顾及到不能让血溅到他们主子身上。

夜傲天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眼神似乎要杀死他。

苏陌离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越过他,一撩衣摆,毫不客气地坐上了龙椅,那般随意而潇洒的动作,仿佛那就是他家里最普通的一张椅子。“参见王爷!”

从殿内至殿外,数千人的参拜之声,响彻了整座皇宫。

大臣们摄于此气势,不由自主地随之而跪下。

夜傲天指着他,怒视着说:“苏陌离,你未免太过分了。”

“本王过分?你就不过分么?本王在前线奋勇杀敌,出生入死,你却断绝粮草,拒绝支援,因为你导致十八万人成为一堆尸骨,因为你,那些人的家人成为孤家寡人,因为你,樱儿死于非命。”苏陌离更是气愤的看着他。

下面的士兵也生气的看着夜傲天,那十八万人里有的是他们的兄弟,也有他们的朋友却因为上位者的自私自利,葬送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夜傲天冷笑,“是又怎么样?朕承认这件事朕做错了,但你以为你就能坐稳皇位么?你出师无名,你就是乱臣贼子。”

面对夜傲天的嘲笑,苏陌离毫不在意,“你还记得你的妹妹么?她现在可是很记挂你呢?”

夜傲天一愣,苏陌离随即说:“来人,请钰王妃。”

第四十六章,她哭得像个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