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一寸痴心一寸伤

  麟址宫风景如画,阳光明灿,用苛形怪石累积而成的假山旁边,溪水如碧,夜落烟背身孤立于独木桥上,白色的纱衣长摆飘落搭在水面,水中波光粼粼,反射出白色冷光,映出红衣如血,白发耀目的惊心。

手中的纸条被捏成一团,苏陌离出现在汜水关,没有告知雪千绎,也没有告知任何人,她悄悄离开京城,前往汜水关。

汜水关城内,夜落烟带着纱帽和面纱,遮住自己的满头白发和样貌,正好遇到苏陌离在巡城。

提剑刺像他,可是苏陌离一闪而过,躲开了,四周立刻警戒起来。

“你是谁?”苏陌离杨手,阻止要和她打起来的将士。

“看你太招摇了,只是来给你添下堵。”

“夜落烟!”他满脸不敢置信,瞧着对方时,他满脸都是阴冷到极点的愤怒。她虽然带着纱帽,蒙着面,但她说话的声音却是夜落烟。

夜落烟一怔,动作微顿,唇角的弧度却蓦然转冷,冷冷地放下了手中的剑,神情冷漠地抬起翦眸,望了一眼苏陌离,唇角轻勾,逸出一抹冷嗤。

“原来天珏陛下还记得我?”

苏陌离顿了顿,有些惊愣,眼前的女子傲然而不凡。一时之间,似乎很难将眼前这个女子同那个名字联系起来。

她是夜落烟,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出淤泥而不染,染尽千万风华,然而却又不是不见从前见到他就放下身段的夜落烟,那一份美韵,透着几分洒脱,几分清傲,几分邪肆,几分玩世不恭,却是万般倾世绝代!在这般傲世风韵面前,忽然之间,那些不贞不洁的恶名,那些不堪入目的流言蜚语,都脆弱的不堪一击,似乎一切不好都不值一提。

男人望着这一幕,面上表情阴沉如深海之水,拳头紧紧握在身侧。

等了许久,薄唇才缓缓吐出几个字眼。“中了半边月没死……”

“是。”他越是愤怒,她却还越冷静自持。

话落,苏陌离一掌袭来,快如闪电,夜落烟躲闪不及,头上的纱帽随之被打落,被她一掌震飞数米,强行定住,夜落烟早已僵愣了,呆呆地望着苏陌离,显然还未反应过来,怔怔地捂着剧痛不止的鼻梁,嘴角亦破了个不小的血口,舌尖轻轻地勾了勾,竟舔到一抹腥味。

血丝流下了嘴角,夜落烟蹙眉,抹去唇角的鲜血,剧咳了两声。心口毫无防备得挨下了他那一掌,内力顷刻间紊乱不已。

苏陌离掀了眼皮,当视线再次触及那满头银散着一身冷冽气息的女子,他的大脑不受控制的疼了起来,有什么东西惊的他想起了什么?他胸腔巨震,瞪孔蓦然一张,忽觉手脚冰凉。

苏陌离惊跄退后,望着她惨白无血色的脸庞,望着她冰冷无情的双眼以及那凝着血色长线的薄凉嘴角,还有那…………满头白…………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只有他知道,这个声音是有着怎样致命的熟悉,像咒怨一般捆绑着他的整个灵魂,让他窒息,绝望,撕心裂肺……

苏陌离的心,在剧痛中狂跳,向来冷静自制的情绪已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她……那是她吗?真的是她吗?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慌乱的反驳,不不不!眼前的女子白发苍苍,不是她,一定不是她……她已经死了……她死了……可是,那明明就是她!

这眼神,嘴角……怎这般熟悉?

有种感觉令他心头大慌,脑里嗡的一声,整个人就懵了!“小烟?怎么会是你?为什么会是你?”

夜落烟冷笑着望他,他终于记得她了,她冷冷的说:“我想问你为什么!木槿,你背弃了你对我的承诺,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这场红颜白发的奇耻大辱,我会永远记住!”

那修长窈窕的身影飒然地伫立着,却是一脸的清冷,不见了从前的深情与温婉,在她的身上,有的只是自傲与不凡的气度。

落烟……是她,苏陌离踉跄了几步,扶着墙勉强站稳,望向夜落烟的眼中也难掩惊异。

他布满猩红的双眼死死看着女子的身影,高大的身躯像座雕像般僵在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震惊,狂喜,心痛,各种情绪疯狂的涌上心头,高大的身躯控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他想上前——

他飞掠身过去,双手抓住她纤弱得风一吹便会倒下的身躯,猛力摇晃。他的声音是颤抖的,眼神色是震惊,是慌乱,更多的却是难以置信。他悔恨不已,“对不起,我不知道是你,对不起!”

她抬起纤细苍白的手,一根一根用力掰开他抓住她肩膀的泛着青白的手指,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用袖中的匕首刺中他的胸前,“有时候不是你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挽回所有的。”

看着他逐渐苍白的脸色,夜落烟讥笑,又飞身离开数米。

苏陌离捂着胸口,印入眼睑的这副身影,弥漫着一股锥心刺骨的熟悉感,那是他一辈子都不可能忘得了的身影……

没人见过这样的天珏皇帝,众将士面面相觑,那些将士们都惊诧无比地望着他们一向信奉如神的皇帝,只见他此刻张大了瞳孔,一向温和从容的神色从他俊美的面容尽数褪去,只剩下惨灰的一片。

那样深沉而残酷的打击,仿佛他的心在那一刻被人硬生生剜走了一般,剧烈无比的痛楚,他却发泄不出。他要怎么才

能相信,他竟然…………竟然亲手毁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他面色煞白,脸上青筋暴凸,喉管处格格作响,他痛苦地仰头望天,那自胸腔深处的撕裂无声,将他片片凌迟。

夜落烟望着苏陌离狼狈的模样,抹着唇瓣的血丝一脸得逞的坏笑。

天空依旧睛朗无云,夕阳如血亦如画,他知道,有些东西在他亲手推动下已经彻底改变,比如,他生命里的最后一丝光明和希望,再也不会有了!

夜落烟面无表情,冷漠的眼看也不看他,风卷起她满头的白发,根根飞舞,张扬着带着仇恨的力量,似要扎进谁的心底将那颗心狠狠撕裂。身下鲜红的血印,顺着匕首一滴一滴滴落,凝结成线。

苏陌离仿佛石化,一动也不能动。眼睁睁看着她,她三千雪丝涨满了他的眼帘,害裂了他剧痛的眸光。

“小烟……“他下意识,却张口无声。皇权在握,他付出了比性命还要惨痛的代价,换来了永生都无法消磨的痛心蚀骨的悔恨!命运对他何其残酷,没有了仇恨的支撑,没有了爱人的温暖,他未来的人生,意义何在?

他惨笑一声,胸腔内空空荡荡,心痛!痛到窒息!他死死看着她望过来的双眼,看到的,却只是一片平静与漠然……

她的目光,穿透凉薄的空气朝他投射过来,仅仅只是一秒,便与之错开,仿佛只是看着一个陌生人……不!仿佛他是透明的一般,一闪而过……

“小烟……”“

闭嘴!”夜落烟冷冷一笑,毫不客气地讽刺,“天珏陛下,‘小烟’也是你配叫的?”说罢,她又冷冷地扫了一眼苏陌离,便拂袖而去,头也不回,似乎连再瞧他一眼都不屑一顾。

望着她的背影,依然是那么清瘦,衣衫上沾染着尘埃,一侧的衣袖残破千缕,血迹狰狞,然而纵然如此,却依旧无法掩盖她犹如浑然天成的风华!那惊鸿一瞥,他竟从未发现,这个女人竟能美得如此,美得足以令人呼吸一窒!

“皇上,你……你还好吗?”百里绝担忧的看着失魂落魄的苏陌离,微拧着眉迟疑的轻声问道。

百里绝的声音将思绪混乱的苏陌离猛然惊醒,定睛一看,眼前哪里还有刚才那个纤细的身影,她不见了……

漫天的绝望与撕心裂肺的痛苦,再次席卷上心头,苏陌离的脸,白得毫无血色……突然,他像疯了一般往前跑,布满血丝的双眼慌乱的搜索着刚才的身影。

“皇上……”

“皇上你慢点……你去哪儿啊皇上……”

对身后的呼唤充耳未闻,苏陌离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了,他只知道,找到她,一定要找到她,她回来了,她重新回到他的世界里了,他必须找到她……

“小烟!小烟你在哪儿?你出来!”他一边疾走,一边颤声呼喊,可是找过一排又一排的白色帐篷,却始终不见那心之所系的身影……

小烟!小烟是你吗?是你对不对?你没死对不对?最后,找遍了,找累了,他不得不停下来,仰头望着天,不让眼眶里那股悲伤的温润流淌……

小烟我想你了,怎么办……

一棵参天大树的后面,藏匿着一个纤瘦的女子,清冷的双眼看着远处那倏然颓废的高大身影,缓缓地,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冷笑……

夜晚,苏陌离一个人喝着酒,他好后悔,为什么,为什么在太和殿,他不愿多回头望一望她绝望的眼神?

她曾经无数次说他是木槿,为什么他就不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小烟……他到底对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做了些什么?!他握紧拳头垂着桌面,真希望自己死了!

心剧痛难舒,像是有把铁钳捏住了心口,他胸腔内一阵猛颤,一口猩红的血便吐在了桌子上。

他十指紧紧抓住酒壶,猛地埋下头,竟伏在桌子上呜咽着痛哭失声。

“小烟……啊……”那呜咽声仿佛是胸腔深处所出的压抑的嘶喊,仍是那般的隐忍。这么多年,无论何种逆境,他都告诉自己,男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可是今日,他难以自制。时光的碎铅,似化作无数的利刃,狠狠捅进他的心窝。这蚀骨的悔痛在心,他未来漫长的人生,该如何度过?

那一刻,他终于懂了。当感情走到穷途末路,情根深种的那个人,往往是最沉默的人,表面无动于衷,内心却早已说了太多次:我爱你。

有一天,夕颜楼,苏陌离找到夜落烟曾亲手誊抄的手札。

紧抱桥墩,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苏陌离哭着说:“直到这一刻,我才确信,你曾深深的爱过我。”

第五十六章 一寸痴心一寸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