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一章寂蓝之死

  暗卫和御林军追捕而去,

一家客栈,望风的人看到雪千绎立刻吩咐众人撤退,在一天前这家客栈人满为患,在一天后,不见一个人影,包括掌柜。

离城门越来越进,也越来越危险。

铁蹄铮铮,踏破了夏日的沉静,携着雷霆万钧之势朝他们合拢而来。

街上因为这阵势,早就躲在家里,偷偷从门缝或者窗户缝隙里看着街上。

他们虽然害怕,却阻挡不了好奇心。

“拿下他们,杀无赦!”流川高声吩咐御林军备战!

“把所有的箭都给我,”寂蓝把夜落烟交给雪千绎的一个人,沉声道。

话音一落,五十百姓打扮的将士将所携弓箭尽数放到了中间的空地上再度回到自己的位置站好,他将手中的剑收回腰间的剑鞘,雪千绎也同时步上前来与她一道拿弓取箭:“你……”据她所知,他并不精通于骑射之术,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寂蓝勾唇一笑,将背后绑了三个箭囊:“你小看我!”身为暗卫怎么可能不把武艺样样学会。

“你……”雪千绎正欲出言反对他将要做的事,却被他阻止:“放心,我的箭术不会太差。我在前方解决弓箭手,你手下的人解决后面的人,你……照顾好她!”字字铮铮,句句铿锵,不容他有半分反对。

他看了一眼外黑暗里包裹的夜落烟,纵身一跃,飞檐走壁,朝着城门狂奔而去,雪千绎一行人从地面疾驰跟上,目光却紧紧盯着前方身形矫捷的寂蓝,弓如满月,箭如流星,身形快得让人咋舌。

突然,有利箭破空将他所发之箭在半空截住,寂蓝收弓拔剑朝着出箭的方向狂奔而去,数道鬼魅般的黑影拦住了去路。

长街之上,两队人马陷入混乱之中,合围的兵马越逼越近,寂蓝朝着雪千绎几人嘶吼道:“快走!”一旦包围圈子缩小,更难脱身。

就在他分神的片际之际,身后一道黑影举剑便劈头朝他砍去,雪千绎一见拾起地上的弓箭,弓如满月,箭如流星破空而去,射穿了偷袭之人的头颅。

然而,就在他出手的这片刻之间,后面一条长鞭如灵蛇般悄无声息缠上一个侍卫肩上的夜落烟。

他转头伸手去抓,却只撕下了被子的一角,夜落烟被苏陌离一鞭拖出数十丈,手抓住一角,只要他一用力,夜落烟势必暴露在天光之下

“不!”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惊声呼道,那一瞬间雪千绎恍惚听到了世界崩塌的声音!

他惊恐地看着那将要暴露在天光之下的美人,发疯般地扑了过去,再快一点,再快一点,再近一点,再近一点……

雪千绎也飞扑了过去,然而任凭他使出了浑身之力也没能抓住他。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房顶之中一道身影如闪电般落下,一剑斩向苏陌离的手,重新把夜落烟包裹在黑暗中抛给了雪千绎,而他后背却生生被那尖锐的冷剑刺穿。

寂蓝一手握剑,半跪在地上喘着气,抬眸朝着几数之外棉被里的女子扯着一抹微笑,只可惜夜落烟注定看不到。

可是,夜落烟怎么会不知道,那棉被合上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他的身影,夜落烟笑了,笑得泪流满面,难以名状的激动在她胸腔内扩散,震颤。

“你为什么就不能放了她?”寂蓝怒目望着几步之外的金面皇后,后背的伤口血流如注,他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苏陌离握鞭的手,血一滴一滴地落下,他恨恨地甩开手上的长鞭,冷声喝道:“你要找死,朕就成全了你!”

雪千绎眉眼顿时一凌,如果没有他及时出手,他无法想像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局面?

寂蓝默然望着被子里的夜落烟,苍白的脸扯出一丝笑意,能在看到她真好。

雪千绎放开夜落烟,把她交给了身边的侍卫,慌乱地找出随身的药丸,递了过去:“这是止血和恢复内力的药,你吃了会好一些!”

寂蓝望着他微微颤抖着的手,默然接了过去吞入腹中,沉声道:“带她走。”

他微一思量,朝他伸出手去:“走吧!”他不能丢下他不管。

寂蓝怔怔地望着那只伸出的手,伸出手去握住他修长的手,光滑得像是世间最上好的和田美玉,带着丝丝温润气息,仿佛三月暖暖的春风沁入他的心中。

“你还能走吗?”雪千绎扶着他站起身问道。

寂蓝敛目深深吸了吸气,松开他的手沉声道:“除了御林军,还有天珏上下所有的将士正向珏城城包围而来,誓要将我们截杀在天珏,你们要想办法尽快出去。”

雪千绎微微抿唇,默然起身将夜落烟抱回手中,眉眼冷锐:“我们一定可以出去。”

雪千绎抱着夜落烟的手不由紧了紧,冷冷地望着苏陌离一行人:“走!”他很生气,亦很想杀了这个人,可是现在不能,现在最重要的是逃出珏城。

寂蓝苍白失血的面上,满是肃杀,长剑一举厉声叫道:“谁要杀夜落烟先过我这一关。”

五十人的队伍很快分为两组,一路人向城外冲杀,寂蓝带一人阻截后面的追兵,回头朝着微愣的雪千绎一行吼道:“还不快跑!”

苏陌离高声喝道:“杀无赦,杀了雪国皇帝,朕封大将军,赏金千两。”

乱箭如雨,密密麻麻地射了过来。

不用任何人吩咐,五十人自觉的把雪千绎保护在中间,每人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和大刀,生生挡住了大部分的箭矢。

御林军将见状纵身抡起长刀剑砍了过来,数千人对五十人,惨叫之声一片。

雪千绎闻着夜中浓重的血腥之气,扭头一望,后面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倒了下去,他朝着剩下的人嘶声道:“快走!”

一定要出去,一定都要活着出去!

才改天换地的珏城,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城门遥遥在望,一千御林军守在城门口,三百弓箭手密布城墙之上,二十暗卫高手站在最前。

“铁麟,分三人接应寂蓝兄。”雪千绎手缓缓伸到腰间,拔出长剑“其它人随我们攻城,打开城门。”

雪千绎抱住夜落烟,单手握剑,一步上前,快如旋风,迅如闪电,打退了二十暗卫,让他们跟上来。

铁麟带着二十几人将一千人的禁卫撕开一道口子接来越接近城门,却看到门后竟然是拿碗口粗得铁链锁着,任凭他们拿刀怎么砍都无济于事。

雪千绎眉眼微沉,看到那碗口粗的铁链,连劈数剑也只留下轻微的痕迹,慌忙从怀中取出一只特制的陶土瓶:“让开!”

其他等人闻言退开两步,看着雪千绎步上前去,拿着瓶子将绿色的液体倒在他们方才砍的缺口之上,一阵呲呲的声响,那铁链在开始融化,众人喜出望外。

“他们要开城了,放毒箭!”流川发疯一般吼道。

森冷的利箭密密麻麻射了过来,众人纷纷擒住边上的死人挡箭,水银似的液体沾肉即腐,焦臭的气味令人作呕,雪千绎望着还正在慢慢断裂的铁链,扭头望了望数丈之外血腥惨烈的画面,焦急万分。

“嘣!”碗口粗的锁门链彻底断裂,铁麟和一个手下合力将城门拉开,冲出城外,城外不远处的其他人立刻牵了马匹过来,牵了过来,雪千绎带着夜落烟一个飞身到了马背上:“快走!”

流川望着缓缓打开的城门,疯狂地吼道:“放箭,快放箭!”

雪千绎扭头吼道:“都给我出城?”说话间,

寂蓝身旁的还残存得十名相互一望,不约而同奔向城门外,不是朝外跑,却是跑向城门两侧,合力欲将高大沉重的城门关上。乱箭如雨的射来,刺入他们的后背,血肉开始腐烂,痛得撕心裂肺,没有一个人伸手,没有一个人冲出城去,拼命将那两扇高大的城门关上。

背后传来嘎吱嘎吱的响动,雪千绎几人心头猛然一沉,转头去看,只看漫天箭雨中那高大的城门正在一点点的闭合。

“走啊!”寂蓝挥剑格挡着箭矢,扭头朝他们嘶吼道。城门外的马匹根本不够这么多人离开,一旦拖慢了行进速度,所有的努力都会白费。

“混蛋!都给我出来!”雪千绎双眼通红嘶声吼道,发疯般地朝门口处冲了过去,欲拉他们出来。

那一张张因痛苦而扭曲的脸抬起,齐声叫道:“皇上,快走啊!”

雪千绎扑近门前,巨门嘣地一声合上,棉被里,夜落烟嘶哑着声音吼道:“寂蓝,你们都给我出来,出来啊!”血色的溪流从里面流出,淹没了雪千绎脚下的土地,带着灼热的温度。

大门之后,寂蓝从门缝之中看被裹成一团的夜落烟,唇角缓缓勾起笑容,一手缓缓收握成拳抵在心口。

这一生之中,他最宝贵的是什么?

不是有着免死金牌,而是曾经陪她度过了十七年。

夜落烟你是云端的神女,我只是凡尘中卑微的蝼蚁,你是我一生也难以触碰的神祗。

夕阳西下,黑夜即将到来。

珏城内厮杀之声终于消失,那高大沉重的在城门却如大山一般巍然不动,夜落烟看着望着越来越远的天珏城,一颗心仿如坠进万丈冰渊。

不,她此刻是看不到的,她被保护在黑暗中,看不到外面的血流成河,却感受的到,有很多人为他而死。

眼睛酸涩无比,却流不出一滴泪来。

他说他带她走来她却将他永远地留在了那里,永远地留在了那扇门的后面……

二十年前,因为她的降生,他是夜宇先皇的暗卫,奉命保护她,而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他为夜宇先皇,亦为她,以命做了偿还。

她从不曾将他放在心上,更不记得那一个个为她而牺牲的侍卫叫什么。她是自私的,她只想寻一个得不到的答案,亦因为她的这份坚持,几十条生命为他们的开路相助,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几十条活生生的人命在她眼前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

雪千绎一手持缰,低头望着微微颤抖的女子,无声将她扣入怀中温声安抚道:“都过去了,过去了!”

过得去吗?

那个他从来不想有交集的男子,那一条条她从来不曾相识的生命,因为她的坚持和自私,就那样死在了那里。

她还是那么懦弱无用,不能保护自己身边人,更累及他人丢了性命。

寂蓝,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因为她的坚持,她只是想和木槿在一起而已,没有想过要害死这么多的人啊!

雪千绎心被刀割一般的疼:“落烟,我们快些脱身杀回去,兴许还能救下他!”

可是谁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那么大规模的厮杀,谁……还能活得下来!

她看似薄凉无情,却是比谁都重情重义,她自己不怕死,最怕得却是身边的人陷入险境丧命,寂蓝一次又一次的出手相助,最后还丢了性命,她如何放得下。

那不是爱,是义,逆境中相互扶持的朋友之义。

雪千绎紧紧将她扣在怀中,万语千言却无从开口。那个人曾是他敬重的对手,也曾是他嫉妒的人,却在最后因为她的坚持而妥协,出手相救,将所有逃生的机会给了他们。

或许她从未喜欢过那个人,那个人却将一生所有的情寄予她,即便她拒绝了。。

夜落烟闭目,深深吸了吸气,目光恢复一向的冷静沉着:“我们走吧!。”

现在,不是她痛心悔恨的时候,是她将寂蓝拉入这场争斗之中,她会报仇。

“好,我带你去雪国,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她默然靠在他的怀中,听着那阵阵心跳之声,任由松兰的清郁之香将她包围,仿如坠入了一个温醇的梦。

她不是没有杀过人,亦不是没有见过死人,可是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惨烈的流血牺牲,这就是帝王之家,这就是权谋争斗……

她的一生,注定要被这些帝王权谋所纠缠,她以为那次屈辱已经让她真正得以重生,原来却是将她推入了更大更深的大网,她,无路可逃。

在小镇上,雪千绎找来一辆马车,马车窗户用木板封了起来,无法看到阳光,夜落烟坐在马车里,安静的像个孩子。

第五十一章寂蓝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