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八章那一年,她三拜九叩跪行十里。

  天才蒙蒙亮,夜落烟跪在钰王府的门口,面朝大街,三拜九叩,然后真诚的说:“求佛祖保佑,让钰王恢复健康,信女愿意用我的腿换他的腿。”然后起身,有跪下三拜九叩,又说:“求佛祖保佑…”

天蓝云浅,大街上,夜落烟一直没有停下,跪拜向前,全身疼痛不止,额头也破了口,鲜红的血迹在她额头,犹如一朵曼陀罗花瓣,倾国倾城。

她没有停止,为了他,她死也愿意。

“听说她要跪到天马寺,求佛祖治好钰王的腿。”

“是么?听说她和钰王关系不好?难道想让这样让钰王对她感恩?”

“我看也是。”

夜落烟假装没听到,依旧前行,她只要自己明白是为什么就好了。

渐渐到了城门,只要与夜落烟有关的事情,众人就能说上两句。

守城小兵一听,犹豫着要不要去钰王府。

钰王府,他们可得罪不起。

守城士兵一咬牙,和身边的兄弟交换了一下意见,准备派个人去王府问问,可就他们准备朝王府走时,却发现……原本进进出出,井然有序的城门口,因为夜落烟的出现,而引人无数人围观,这才一盏茶的功夫,就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围了起来,根本挤不出去。

“完了。”守城小兵双腿直发软。

京城城门口,这可是紧要关卡,出现这样的情况,要是被上面的人发现,他就死定了。

“散开,散开,通通都散开,给我排好队,进城,出城的,都站好了。”守城士兵亮出兵器,准备维护秩序,希望在上面的人发现前,把事情摆平。可是……越急越乱。

“差爷,错了,错了,我是进城的。”

“你别挤我呀,我正要出城呢。”

“让开,让开,你挡着我的路。”

你进我出,谁也不让谁,越急越乱。

当东月正霖和前几天刚升为兵部尚书的宇文啸来城门口视察时,就看到这混乱一幕。

“宇文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月正霖脚步一顿,黑着一张脸,质问道。

“大人请息怒,巨立马谴人去问。”宇文啸那张古铜色脸,此时胀得通红。

无需宇啸吩咐,他的亲兵在第一时间就动了起来,上前寻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时调集人兵,先把城门口的事情给压下来。

城门口的混乱,很好打听,不过片刻,宇文啸的亲兵就来回话了。城门口混乱,归根结底就是因为一个人,那个人就是…

夜落烟

两个个男人听到这个名字,表情各不一样。月正霖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眉头微皱。

宇文啸则是一脸好奇。

夜落烟名声之响亮,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夜落烟在那些百姓道士的眼中,代表伤风败俗,但在宇文啸心中,夜落烟是一个奇女子。

她美丽妩媚,敢爱敢恨,却又温柔如水。

钰王府,士兵还没有禀报,苏陌离就接到消息,他只是淡淡的说:“她愿意跪就让他跪吧,我倒要看看佛祖会不会显灵。”

拥挤的城门恢复顺通,夜落烟的身影出现在月正霖和宇文啸的眼前。

面对众人的眼神,夜落烟不在乎,好奇是吧?

想看是吧?

那就好好看个够。

她夜落烟在乎的从来不是这些。

人群中,寂蓝看望着女子单薄瘦削的脊背,在长街上因她的动作起伏震颤,他扶艰难走过去,想往她身边去。

“别过来。”夜落烟冷漠开口,低沉嘶哑的嗓音不像是她的。

寂蓝动作一滞,眼光暗淡,他心头酸涩,疼惜难言。“王妃。”他叫了一声,她没有回应,很认真地跪拜,虔诚而认真也不停顿,似乎除了那一件事,其它的都与她无关。

云淡风轻,却让人觉得压抑。

她头上渐渐溢出血丝,她固执地重复着自己的动作,一下又一……

他终于忍不住,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朝她冲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抓住她的手,他心痛的声音低低叫道:“够了,别跪了!“

她的手真凉啊!就像冰冻三尺下的海水的温度。他又抬手想排去粘在她苍白面庞上的血迹,却被她偏头躲过。他僵在半空的手,无力地垂下,轻声问道:“你这么做,他根本不在乎,你还求什么?”

求什么?她双目无神,空旷苍茫,如同漫无边际的黑夜。

“求我的幸福,…可以吗?”她轻缓的声音,飘渺无定。似是在问别人,又似是在她自己。

他呼吸有片刻的凝滞,眼神落寞中带着对女子深深的疼惜,“你的幸福,不是在他身上吗?他还活着,你们还是夫妻!”

她缓缓缓缓地转过头,眸底一片苍凉的悲哀,嘴角噙着一丝薄凉的讥讽,出声质问:“你以为,…事到如今,我和他还有幸福?我和他…一直都是相互利用罢了。”

从他说她只是一条狗的时候,她清晰的听见了,幸福被折断的声音。

幸福于她,总是烟花一瞬,灿烂过后,留下的是恒久的哀伤口看不到希望的人生,该如何走下去?

“那你为何还要在这里求佛祖?”

“因为,因为他是我的命。”她哽咽着说,语气无限悲伤。

“如果他死了,对你们来说。只是世界上多了一座坟墓,而对我来说,全世界都变成了坟墓。”

寂蓝的喉咙像是被卡住了一样,张嘴吐不出声音。他望着她眼中倔强背后深藏的脆弱无力,似是有人在他撕裂的心口上狠狠撤了一把盐,灼痛到窒息。

那一刻,他幡然醒悟:苏陌离是长在她灵魂里面的那个人,而他……无力抗争

寂蓝眉心紧拧,深邃的瞳孔中盛满浓烈的心疼,他十指紧扣,转身向她相反的方向走去,若不相随,必定要在阡陌红尘中,以独行姿态,清绝行走。

最后两人背对背越走越远,终于看不到彼此。

他离开了,离开了夜宇,离开了没有她的生活?

那一刻,他忘记了,没有他,夜落烟还会安全么?

宇文啸看到这一幕觉得夜落烟太痴情,月正霖看到这一幕觉得寂蓝爱的太苦。

然而这繁华的城市,等爱的人那么多,而我们都是其中的一个,没有谁是得偿所愿的。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夜落烟跪行在天马寺上山的山脚下,她的一身白衣沾满了泥土和鲜血。

额头上,入目之中,不是往日那莹白如玉的肌肤,而是红肿不堪,泥沙后混着鲜血淋漓的伤口,一片血肉模糊,让人看着都会觉得很痛。

夜落烟的声音已经开始变的微弱,“求佛祖保佑,让钰王恢复健康,信女愿意用我的腿换他的腿…”

那微弱的气息,如果不注意听几乎听不到。

就连那些看热闹的人也都感动的留下眼泪,有人劝她离开,可是她却拒绝了。

台阶上,她三拜九叩向前,这长长的十里路,留下了她的血迹和身影,也许连老天也感动她的爱情,渐渐入黑夜的高空出现了一抹彩虹,从天马寺升到钰王府的上空,

七色的彩虹混杂着好多不同的颜色,犹如一条仙女的丝带,在阳光中飘来飘去,忽明忽暗,有红、桔红、橙、桔黄、金黄、黄绿、青、青绿、浅绿……

本来要回去的人看到这彩虹也都停下脚步,惊奇的看着天空,人群中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上天显灵了,佛祖显灵了。”

众人全部跪在路边,祈求佛祖保佑他们自己。

这时,承远从寺庙中走出来,慈祥的面容犹如如来佛祖。

他走到夜落烟面前,“你起来吧,老衲答应了。”

夜落烟感动一笑,她虚弱的躺在地上,悲哀的仰望着天,天空浮云处处,茫茫无际,她缓缓合上双目,干裂的唇瓣在风中微微颤动。

醒来的时候,已是半夜,她躺在天马寺客房中,双腿依旧麻木。迷迷糊糊中,听人说:“娘娘,这双腿怕……”

“怕是怎样?”

“怕是很难恢复了,”

“什么?竟如此严重!大师,你有办法救她么?”

“老衲为她施针试试。”

膝盖处密密集集的麻痛感,传来,她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手轻轻动了动,睁开眼睛的时候,承远施针已经完毕,她的腿总算有了点感觉。

见她醒来,他无奈的说:“值得么?”

她有气无力,微微张嘴嗓子火烧一样痛,哑声道:“你们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值得。”

那一年,她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著他的温暖。

休养两天后,第三天,她便下山了,腿上的伤已经结巴,不疼了,额头上因为伤口有些深,还在结疤中,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永远留下疤痕,不过那也没什么,因为她从来不在乎容貌。

一路上,众人在看到夜落烟,眼神里已经没有鄙视,反而多了尊敬和敬佩。

面对这些人改变的目光,夜落烟只是云淡风轻的一笑,她做这些从来不是要改变众人的看法,只是想让他过得好点。

夕颜楼,“王妃……”珑月眼睛一红,泪珠就这么滑了下来。

这些天她很担心她,只是寂蓝不在,夕颜楼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她一人身上,她走不开。

“我没事。”夜落烟强颜欢笑道。

珑月的心更痛,怎么会没事呢?三拜九叩,跪行十里,怎么会没事?

吃完饭,夜落烟来到芷兰水榭。

紧靠着门口站着的孤风,看到夜落烟迎面而来,一颗心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他本来不太喜欢她,毕竟她没有做王妃的霸气,还是一个没有清白的女人,可是两天前,她用她的行动证明她爱钰王,这就够了。

夜落烟进来,孤风并没有阻拦,他已经承认她的存在。

屋内,苏陌离不再是一身白衣,一身玄紫代表着他身份尊贵。

夜落烟差点慌了眼,随后定了神,看着她,“明日我们去天马寺吧,不管结果如何,也要试试。”

苏陌离没有说话,算是答应,就当出门走走。

第三十八章那一年,她三拜九叩跪行十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