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有一种叫“笑容”的种子,它在漆黑的浓墨里开了花。

  承远回到自己住的的院落,夜落烟去厨房熬了点鸡汤端到苏陌离的住处,此时他已经起床开始处理公务,只是他的眉头皱的很紧,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不好解决。

夜落烟放下鸡汤,喵了一眼桌上的奏折,没有急着走。

这个世界军队服兵役还没有现在那么待遇高,男子年满二十三岁,为了养家糊口,或者想当将军,就从军。直至五十五岁。在这三十二年里,每年农闲时接受军事训练,而正式在军队中服役的时间只有二年,其中的一年在本郡服役,另一年调守京师或是戍守边疆。?

如果没有背后关系,没有军功他们就只能做一个小兵,所以导致军队很多时候出现了混乱,后来年青者也不愿从军,导致军中的士兵开始走向年老化,遇到战事无法抗敌。

虽然钰王府的待遇不错,没有发生过兵乱。但是和平年代,没有人愿意从军,部队年老化却随着几年过去开始恶化。

怪不得他愁眉不展。

夜落烟想起了现代的服兵役,于是开口道:“钰王何不换一种兵役制。”

苏陌离摇摇头,“本王没有什么好办法。”

夜落烟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他是现代人,可以按照现代的方法。

夜落烟没有说,因为他不想他把她当疯子。

“其实有两种方法,一种是义务兵从军,又称征兵。这种制度是国家利用法律形式规定人们在一定的年龄内必须服一定期限的从军,带有强制性。另一种是志愿兵从军,又称慕兵。这种制度是人们凭自愿应招到军营从军,并与兵部签定从军契约。从军士兵按从军的性质分为义务兵从军士兵和志愿兵从军士兵。义务兵从军士兵称义务兵。志愿兵役制从军称志愿兵,义务兵从军期间,根据军营需要,也可以从根据表现提拔。志愿兵实行分期从军制度。志愿兵服从军的期限,从从军之日算起,至少三年,一般不超过二十年,年龄不超过五十岁。

还可以根据特长组成不同的小组,比如说骑马好的组成骑兵营,射箭好的组成弓箭营,每个人表现好都有机会训练新兵,和被提拔,当然他如果能坚持任人唯贤、德才兼备、注重实绩、适时交流的原则,实行互相监督,就会被提拔校卫或着将军。战时可以从士兵、征召的志愿兵,士兵达到从军的最高年龄、因伤病残不能坚持正常军中事物,或因受军队编制人员数量限制不能调整使用的,应当退军营、离军安置。士兵从军满二十年,本人可以提出申请,兵部批准可作退军安置。不在强求他们一定要达到年龄才可以退伍。

不管士兵还是将军,任何从军者都可以有军饷和奖励,享受免费看病待遇,每年休假一次。其妻子和还没有及髻的子女、无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可以随军,混着给予安排稳定的生活。并且入伍时间越长者军饷就越高。除了农间繁忙期间,每人每年都有回家探亲的机会。义务士兵和志愿兵在军营中可享受良好的生活待遇。义务士兵和志愿兵在残废,死去,牺牲、病故后,他的亲人应当受到百姓的尊重,受到国家和百姓的优待。比如说可以免去一半的税收,或者有自己的土地。在军士兵牺牲、病故,由国家发给其亲人一次性安慰银子或者定期给她们一些生活费用。”

夜落烟不知到怎么把那段话讲玩的,她很少关心国家大事,那时,为了追上木槿的脚步,她不仅用攻学习,平时也会钻研资治通鉴和四书五经,以至于她走到哪里都会报一本书。后来,木槿说你再看下去就成个古人了,天天之乎者也的,你要结合来看,古书教会我们做人,而生活教会我们做事,没事的时候还是关心一下国家大事,毕竟这是考试要考的,也是将来出社会要理解的。

从那以后,她不在只看那些古书,有时看报纸,看新闻电视,她那时才明白,世界真的很大。

苏陌离静静的听着,除了震惊还有惊讶,夜宇百年,不,应该是这个天下经历了几千年,竟然没有人想到过这样的方法。

“你是怎么知道的。”必竟是名动天下的钰王苏陌离,很快便恢复过来。

夜落烟勾唇浅笑,“这个问题很简单,只不过身份不一样想的就不一样。”

“哦?”苏陌离似乎很有性质去听。

“可是我口渴了,不想说话了。”夜落烟没有说谎,刚说了那么多真的口渴了。

他猝然间笑了起来。

他这么一笑,仿佛灰色天空,忽然间被晨曦阳光瞬间点亮,阴霾消散的同时,春意乍然苏醒;仿佛春风吹过花圃,

应季五彩斑斓映入眼帘,悄然间定格在瞳孔最深处……该怎么形容他的笑容呢?

多年来,他很少微笑,纵使每次微笑,自始至终也总是淡淡的,或冷嘲,或讽刺,或轻视,或残忍,但这一次,有一种叫“笑容”的种子,它在漆黑的浓墨里开了花。

都说女子微笑,可倾城,也可祸国,又怎知男子微笑亦是,男色惑人,足以触人心弦。

从不花痴的夜落烟那一刻竟然看呆了。

“孤风!去切壶茶。”

夜落烟回神,找了位置坐了下来,苏陌离淡淡的喝着鸡汤。

他喝汤的姿势很美,他手指修长,一手端着碗,一手捏着汤勺,他的喉结会因为喝汤的动作滚动,诱惑极深。

不一会儿茶来了,夜落烟喝了一口,因为烫,所以她喝的很慢,不过孤风泡茶的功夫实在不怎么样。

因为喜欢古书。也喜欢喝茶,不过她那时要读书又要工作,没有时间自己泡,也是来到这个异世后,她开始慢慢学煮茶,泡茶,技术早已经炉火纯青了。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包括记忆,喜好还有习惯。

比如说从没有喝过好茶的夜落烟现在喝茶时可以根据茶香和茶水味说出茶叶的名字。

一杯茶刚好见底,苏陌离也喝完鸡汤,抬头看着他,似乎在等他回答。

夜落烟放下茶杯,迷茫的望着窗外,“那是因为身在高位的,想到的也许是怎么拥有更多的军人听命于你,而作为普通士兵,他们想要的却是怎么让家人过得更好,怎么建功立业,而我曾经生活过最底层,所以有些了解。”

是的,因为在天马寺过着自食其力的生活,有时就会看到那些百姓在寺中祈佛,求的无非是家人平安。

苏陌离没有生活过最底层,所以不了解,但他也不是贪图享乐的人,他的封地丰州被他管理的很好,但是夜落烟说得从军方法他闻所未闻。

但是,在天亮之后,他还是拟写了新条例,命人现在丰州实施。

夜落烟没有想到她的一句话,会被苏陌离采用,更没有想到,因为她的建议,三国以及其他部落纷纷效仿,打破了三国鼎力的局面。

夜落烟走了出去,在进来时手里端了一盆热水,苏陌离知道那是干嘛的,所以很自觉的飞身落到床边。

他把脚泡在水里,夜落烟二话不说静静的给他按摩腿。也许力道有些大,苏陌离皱了皱眉。

夜落烟刚好抬头看到,就问,“怎么了?”

“刚才有知觉,可是现在,却又感觉不到。”苏陌离显然很失望。

“有知觉?太好了,这就是前兆,不能操之过急,只要有知觉,我们离站起来就不远了,相信我。”夜落烟兴奋道,坚定的眼神,给了他无数的信心,虽然刚才那感觉只是一霎而过,却深深告诉他,似乎还有一种不为人知的治疗方法,那原本被他好不容易熄灭的愿望,如熊熊大火将他烧得灰飞烟灭,他要站起来,他强烈渴望站起来。

夜落烟感觉到他的急迫,一把按住他,温声道:“相信我,不能急于求成,否则功亏一篑,相信我,只要有我在,你一定可以站起来,我会陪着你走过每一步。”

苏陌离的手不断用力,按压自己腿上的神情,却再也找不到刚才的痛觉。

夜落烟笑着看着他,仔细的按着他的腿。

天气渐渐便热,夜落烟突然想到苏陌离还缺一样东西。于是就让孤风去办。

几天的相处,孤风已经接受夜落烟,她独处时很安静,和王爷在一起时就像阳光,让他有些失神。不就是被人玷污过的灾星么?只要对王爷好就好了。

双杠很简单,很快就有会木匠的侍卫做好,直直的插立在天马寺的客人厢房院中。

孤风从屋内推出苏陌离,百里绝闻言,也来凑热闹。

孤风把轮椅推到苏陌离双手可以碰到双杠的置。

苏陌离奇怪的看着这个东西,夜落烟向他努努嘴,:“试试。”

苏陌离思考了一下,夜落烟,百里绝,孤风都没有打扰,他们知道,他是在和自己思想做斗争,毕竟整整三年没有走过路了。

没过多久,苏陌离双手握着双杠两边,开始慢慢站起身。

“将内力撤除,相信我,下来!”夜落烟的声音突然温和,安慰道。

苏陌离微微蹙眉,慢慢撤出内力,脚慢慢下落,在撞击地面那一刻,他那沉寂的瞳孔猛然张开。他都不记得他有多久没有碰地面了。

“是吧?相信我,你一定可以的。”夜落烟得意笑了笑

他颤抖着迈出第一步,很不适应,而且腿部还很疼,可是他的内心却很快乐。

“你刚刚移动了一下。太棒了,你能走第一步,一定也能走第二步。”夜落烟惊呼道,不光是她,连百里绝和孤风他们都激动的快要哭了。

于是,他又走出一步,很缓慢,但是,他在努力了,而且身边没要人帮忙,不是很好吗?

大概因为旁边没人照顾着,太吃力,他的额上都是细密的汗。

他走到了头,慢慢转身,又来一遍。

夜落烟没有喊住他,她激动扬起头,看着苏陌离,她眼中的惊喜之色慢慢变成了一道温柔的光芒,轻柔洒在他的脸上。

这天,对于苏陌离来说可以是说奇迹,因为他下地了。但是没有坚持多久,他已经累的站不住了。

第四十一章有一种叫“笑容”的种子,它在漆黑的浓墨里开了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