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香味有毒

  钰王府大门外,停放着一辆华贵的马车,车夫和几个随从都已经在外候着,准备出发,但主人却还未见踪影,他们只能耐心等待。

院子中,孤风推着苏陌离的轮椅往大门走去。苏陌离坐在轮椅上,面无表情,浑身都透着寒意,百里绝跟着走,边走边担忧地说:“王爷,还是多带点人去比较好,万一出了什么事,也有人帮你解决。”

“孤风,玄奕,和几个护院已经足够,不需要带那么多人。”

苏陌离拒绝道,心意已决,不会改变。

“外头想杀你的人数都数不清,更何况还有王妃,她不会武功的,带多几个人去保护她也好。”

“你对这个‘王妃’倒是挺好的嘛,”

“王妃,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在之前,我的确没有看好他,可是三天前,不管她的愿望会不会实现,她的行动都让我敬佩。”百里绝义正言辞的解释。

“有本王在,你的担心是多余的。”

“就因为有你在,所以我才担心。”

“此话何意?”苏陌离微微的伸出手,轻扬了一下,示意后面推轮椅的人停下。

孤风看到那个手势,停下了脚步,站着不动。

百里绝也停下脚步,把话说清楚,“你这个人冷漠惯了,我担心出事的时候,你的杀意、怒意一来,恐怕就忘记王妃的存在了吧,而你带的人又少,到时候谁来保护大嫂?”

苏陌离陷入了沉思,没有回应百里绝说的话。如果出事,他真的会不管她的死活吗?这个答案他不知道。

这时,夜落烟快步地走来,看到苏陌离还在,开心的笑了,赶紧走过去,微微喘气地说:“对不起,我起得晚了,让你们等那么久。”

苏陌离听到她微喘的气音,眉头轻蹙,有些不悦,但并没有说什么,沉默不语。

百里绝倒是直接说:“王妃,你用不着怎么赶,现在还不算晚,而且我们也没有等太久,才刚刚出来。”

“我是怕让你们等太久。”夜落烟温婉有礼的说话,眼角的视线一直都在注意苏陌离,想着这是他们第一次离京,竟然有种新婚夫妻去度蜜月的欢喜。

“走吧。”苏陌离突然开口,言辞和平常一样,简洁、冰冷、无味。

孤风一听到命令就开始推动轮椅。

从钰王府去天马寺,快马加鞭的话需要两个时辰,但要是慢慢走,那就得花上半天的功夫。

夜落烟坐在马车里太久不说话,马车的速度不快,所以她没感觉到颠簸和晕沉,不知不觉靠的靠在车板上睡着了。

苏陌离感觉到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转头去看看,发现夜落烟睡着了,于是静静的盯着她看,看着看着,看出了神。

马车突然停住,还晃动了几下。

马车一晃动,苏陌离立即收回神,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然而没人知道,他的心此时波澜四起。

他为什么会闪了神?

夜落烟因为马车晃动,从睡梦中醒来,还以为是到天马寺,于是问问:“我们到了吗?”

“坐着不要乱动。”苏陌离严肃的命令她,浑身寒意逼人,眼里杀意甚浓。单看他这副摸样,她就知道出事了,于是用手掀开窗帘一角,看看外面的情况,看到好多蒙面黑衣人拿着光亮锋利的刀,将他们的车队团团围住,个个都凶神恶煞的样子。

如此场景,她不是第一次见,不害怕,却担心钰王府的人能不能应付,她细声地问:“他们是什么人?”

“找死的人。”苏陌离阴狠的回答,坐着不动,毫不把外边那些蒙面黑衣人放在眼里。

“他们来的人很多,而我们就几个,会不会……”

“你呆在马车里不要乱动就行。”

“哦。”

夜落烟心里揪紧着,说不害怕那就是在骗人,毕竟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

车外,几个护院已经跳下马,围在马车旁,质问来人,“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蒙面行凶?”

“送你们去见阎王的人。”

蒙面黑衣人不多说,立即动手,一同冲上来砍杀。然而外围还有一圈黑衣弓箭手,全部拉弓对准马车射箭,有些箭射在了马车上,有的则是穿过马车,射进车厢里。

“啊……”看到有箭射来,夜落烟还是吓得惊叫一声,把身子缩在角落里,可是看到苏陌离还坐着不动,很担心他会被箭射中,于是大胆的冲过去,将他的轮椅往里面拉。“你干什么?”

苏陌离不悦的质问,冷怒的瞪着她看。

“你那个位置挨近车窗,很容易被箭射到,我把你拉进来一点,这样会安全一些。”她不管他的质问和冷怒,硬是要把他拉到里边一点。就在这时,一支箭射了进来,正巧朝苏陌离头部射来。

苏陌离用手接住箭,冷冷的问:“这就是你说的比较完全一些吗?”

“嗄……”她无言。她只是担心他而已。

“好好呆在那里不要动。”他再次命令她,然后将手中的箭朝窗户射出去,直接射死了外面拉弓射箭的一个黑衣人。

但这会更多的箭射入马车之中,不过都被苏陌离一一接住,然后反射回去。千蝶舞看呆了眼,想不到苏陌离不能行走,身手还如此敏捷,不仅能在箭雨中生存下来,还能保护好她不被箭射着,着实令人佩服。

不过也是,他能在钰王府轻而易举就指挥手下铲除兰府,这些刺客又怎么会是他的对手。

很快,刺客全部倒下,这条路再次恢复于平静。

自从那日出现彩虹,京城百姓和附近城镇的人都听说天马寺显灵了,所以这几天来拜佛的人特别多,然而今天只有苏陌离他们一行人。

四周静得可怕,静得死气沉沉。

马车已经千疮百孔,车夫不幸牺牲,马车的马匹也死了,苏陌离不得不放弃马车,飞升落上孤风推来的轮椅上,苏陌离骑不了马,夜落烟不会骑马,两人一个步行,一个坐在轮椅上,男子俊雅无双,女子风华绝代,在这绿意盎然的路上成了最美的风景线。

其他人也不好意思在骑马,也步行。

一行人进入树林,也是天马寺的山脚下。

这时,空气中传来一种奇异的香味,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因为他们刚刚大战一场,现在精疲力尽,而且这是山林,现在也只是初夏,空气中有花香味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渐渐,所有人慢了下来,无精打采,一个个昏昏欲睡,却不得不打起精神。

就在这时,暗中的五名刺客再次袭来,犹如暗夜里的狼,狠毒残忍。

苏陌离一把拽过夜落烟,把她护在怀里,一手握剑咬牙对付刺客,

哗哗几下,除了夜落烟,苏陌离,孤风和玄奕没有一人活下来。

“没想到你们中了毒还能反抗。”从树上落下一个黑衣人,应该是首领。

“你到底是谁?”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身份,对于的他身份感到怀疑,顺便拖延时间,看看能不能等到什么人来救。

他中了毒,身体的力气正在一点一点消失,要是动手的话,很快就会被打倒,所以不能硬碰硬。可是这样拖着,又能拖多久呢?

“你是个快死的人了,何必知道太多?”

“既然我是个快死的人,你又何必怕我知道太多?”

“哼,你还是去问阎王吧!”话落,那人十分强势的攻来,空气中都带着剑气。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孤风和玄奕同时举剑反击,可是明显战斗力下降。

这时他们才发现空气中的香味有毒。

这时,苏陌离很快放出信号,黑衣人愤怒的看着苏陌离,下手更狠,不多时,孤风和玄奕身上都出现了伤口。

另外五名黑衣人见状都上前帮忙。

夜落烟深知在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她起身推着轮椅快跑,黑衣首领见状,抽出身来追苏陌离。

眼看剑要刺到夜落烟,苏陌离手朝后挥出一阵掌风,黑衣人连忙收剑,同时也挥手一掌,苏陌离扬手去挡,可是身上早已没了力气,一下被击中,当即吐了一口鲜血。

黑衣人知道不是纠缠的时候,反正他们都中了剧毒,也活不过三天,于是下令撤退。

在场的人除了夜落烟没有受伤,其他人都受了重伤。

夜落烟看了现场的情况,害怕黑衣人还会再来,就把孤风和玄奕拖到了树林的草从中,又找来树枝挡住他们。

然后看着苏陌离,他需要救治,但他却不能就这样把他藏在这里。

“我身受重伤,又中了毒,熬不了多久了,从此你自由了。”或许是濒临死亡,苏陌离的话难得温和。

“我会以最快的速度把您带到天马寺,让承远救您。”夜落烟说做就做,使劲把苏陌离扶起来,发现他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干脆就背着他走。

对于一个娇小的女人来说,背一个成年的男人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放弃我吧。万一黑衣人回来你就走不了了。”苏陌离趴在夜落烟小小的背上,看到眼前的山路如此崎岖,他知道从这里到天马寺有一段非常高的阶梯,搞不好他们刚走到半中央就滚下来了,于是劝她放弃。当然不是心疼她,他怕等下二度受伤,况且魅影和百里绝应该快来了。

“不放弃。”夜落烟咬紧牙关挺住,就算被苏陌离压的直不起腰,大汗淋漓也没有放弃。

“本王最讨厌就是像你这种要身份没身份,要头脑没头脑的笨女人。你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感激你,会喜欢你吗?我告诉你,不会,我不但不会喜欢你,我还会更讨厌你。”

“如果本王活着,本王一定会把你赶出钰王府,休了你。”

本王不想欠任何情,快点放弃啊!夜落烟说得气都快断了,可似乎一点作用都没有。

夜落烟不做应答,继续背着苏陌离往前走,把他说的话听在耳里,但她却认真做自己的事。她从来就没痴心妄想过什么,她只知道,她现在必须做的事,就是把他送到天马寺,回城的路太远。至于她自己的结果,她从未想过。

“蠢货……”苏陌离说得没力了,昏昏沉沉地趴在苏陌离弱小的背上,慢慢地闭眼,最后陷入无比黑暗的世界中。

“王爷,您一定要挺住,你不能睡。”

“嗯”苏陌离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似乎又要沉睡。

夜落烟停下脚步,休息了一小会,气喘吁吁的,但她却依然不放弃,瞄看了背上的人一眼,“我陪你聊聊天吧,这样你就不会睡着了。”夜落烟想了想,继续往前走,每走一步都踩得稳稳的,生怕自己摔了跤,以至于把背上的人也摔了。边走边说:“你知道么?我在这天马寺生活的时候,天天都想下山,可是,寺院的人不准,而且那时有人看着我…”

夜落烟的声音断断续续,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好在现在是白天,她可以看清山中的路。也许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恩赐吧。

夜落烟背着苏陌离,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然后沿着台阶而上,台阶更为吃力,她每走一步,腿都要发抖,不仅是因为累,前几日的伤还没有好全,此时结痂的腿再次鲜血直流,她脚上薄薄的绣花鞋已经破得不成,依稀还有点点鲜血流出,即使已经累得快要断气,她依然坚持不懈往前走。

“王爷,很快就到寺庙了了,很快了。”

百里绝和魅影赶来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身材矮小消瘦的女子,背着比她高大很多的钰王摇摇晃晃爬石梯,每一次都要倒下时,女子却挺住了,看得他们眼疼。

幽静的石阶之上,她弓着背,艰难的往前走。

其他的暗卫也看着她的背影,哭了。这么远的路让他们来背,他们肯定没问题,可那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啊。

百里绝最先回神,追上夜落烟,敬佩的说:“王妃,我来吧!”

夜落烟挤出一个比苦还难看的笑,“不用了,孤风和玄奕在树林里,我用树枝挡住了,你们快去找他们。”

百里绝让其他人去找孤风,二话不说从夜落烟背上接过苏陌离,然后用轻功上山。

背后一轻,夜落烟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来。

孤风连忙把她扶起,看到她狼狈不堪又奄奄一息的模样,他心疼地落泪了。

“值得吗?”

“嫁给普普通通的人,过着平凡的日子,幸幸福福度过一生不好吗,为什么非要喜欢上不该喜欢的人?”

她千辛万苦把王爷救回来,可是谁又记得她呢?

第三十九香味有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