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浮华背后的迷茫

  第二天,快到午时,夜落烟才醒来,她看了下房间,急忙跑出去,百里绝守在门口,她一把拽住百里绝问“王爷呢?”

百里绝一愣,打量一下她,视线停留在她的脚上。

夜落烟顺着她的视线看下去,发现自己不仅没有收拾妆容,还没有穿鞋,于是尴尬的看了一眼百里绝,关上门穿上鞋,收拾一下妆容才出来。

一个路过的佛门一看到夜落烟都会念一句佛号,有些她认识,有些她不认识。

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虽然没有受过欺负,但是这里讲究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没有干活就没有斋饭吃。

另一间厢房,苏陌离毒已经解,只是因为受了点伤,现在还有一点虚弱。

夜落烟看了一会儿苏陌离就走了出去。

夜落烟走出院外,俯视四周风景。

远处的宇都妖娆多姿,在午后绽放着她的美。

这天,苏陌离开始进入治疗,先是针灸,在是喝药。

夜落烟亲自端着一碗药递给他,淡淡道:“喝了它。”

苏陌离没有问,只是坐在书桌前,静静看着她,片刻,将手中的折子收起,自从来到这山上,折子都被送到山上。接过碗,一口饮尽,那苦涩的药味在唇边蔓延,他没有问那是什么药,也不想去探究。

“就不担心是毒药?”夜落烟见他喝得爽快,心中有几分暖意,看着他那如梦似幻的容颜,她稍微停留了一刻。

“本王相信你!”夜落烟淡淡道,眸光温润如玉,静静看着她,似柔和的月光,洒在她身上,房间突然寂静无声,只听到外面的虫鸣声,夜,很静,这种恬静的生活,清晰的空气,古香古色的房间,别致优雅,就像眼前这个男人一样,完美,吸引人。

“我只要你相信,你可以站起来,不是相信我。”夜落烟的声音淡淡的,却还是有些女儿家的羞涩,他柔和温情的目光,不再拥有往日那锐利如鹰的光芒,让人很容易误解,也很容易动心。这样的男人,她不敢要他的信任,因为,这个高傲冷酷的男人,他的信任是承担着可怕的风险,若背弃了他的信任,结果不堪设想,夜落烟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再次溃不成军,她只是单纯地想帮助他,证明他可以站起来,当然还有一点点惋惜,不希望这么出色的男人,永远坐在轮椅上。

夜落烟的明眸泛起一层涟漪,似波光在闪动,眸光瞬间温和了许多,沉默,是她无声的回答。

孤风早已经将药桶放在一边,夜落烟将药水倒进盆中,指了指床上,淡淡道:“去那里坐着。”

苏陌离一句话也不说,飞身落入床上。

夜落烟走过去,按照前世洗脚的方法给他洗脚。

“你在做什么?”苏陌离看着她将他的双腿放进药盆里,还不断揉搓他的双腿。若不是她的手法很有规律,他定当她是个变态,对他的脚掌爱不释手,她对他的双腿一顿揉摸,难不成她有恋足癖?

夜落烟幽幽抬起头,盯着他,冷冷道:“这是物理疗程,帮你活血。”

苏陌离只是苦笑,随她吧,他的双腿,早已没有知觉。

夜落烟喃喃自语道:“真是祸害遗千年,妖孽就是妖孽,连腿脚的皮肤都这么好做什么?”

苏陌离轻笑凝视着她,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他眸光闪着柔和的光芒,将她笼罩。

“还能感觉到吗?”夜落烟直接戳了一下他最敏感的脚掌,

苏陌离只是摇了摇头,眼中的暗沉,无人能看破。

“那也没有关系,只是神经麻痹了,慢慢会好起来。”夜落烟的手法很奇特,继续道“又不是肌肉坏死,幸好你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这是很好的想象,若一切胜利,按正常的速度,大概三个月就能好起来。”

苏陌离只是沉默不语。

半个时辰过去后,将他的双腿放回床上又给他按腿,“你先休息一下,我帮你按下腿,有助于你舒筋活络。”

“你这么做为什么?”苏陌离平静的开口。她与他只是利益关系,合作婚姻,就连好好相处也是剧情需要。可是,她却认真了,不得不让他怀疑。

夜落烟云淡风轻的说:“没有为什么,只是随心而已。”

随心,真的是随心的么?这世界怎么会有无缘无故的付出。

“你想要什么?”他不想欠他,尽管他们只是演戏。

夜落烟愣住,停下手里的动作,如果我说你再爱我一次可以么?夜落烟没有说出口,“我不要什么?如果你真的想送的话就答应我,以后看到雪千绎,夜傲天,和寂蓝饶他们一命。”

他有雄心壮志,城府幽深,将来必定开疆扩土。雪千绎是未来皇帝是她在这异世的第一个朋友,,夜傲天是夜宇的王,也是这具身体的哥哥,尽管他们从未走过亲情,他们三人到时狭路相逢,必定有一场恶战,而寂蓝有对她很忠心,她怕他将来铲除异己的时候会对寂蓝下手。

“你用两个愿望换三条人命是不是太贪心了,本王好像不怎么不划算。”苏陌离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用开玩笑的眼神看夜落烟。

夜落烟心口疼了一下,这样的眼神让她的记忆再次席卷而来。

那年她晚上放学后在洗脚店打工,那天正好是在元旦,学校领导请学校教师去按摩,刚好到了她上班的店,刚好又是她给木槿按摩。

那时,不知是木槿,那个包厢里五六个老师都好奇的看着她,追问她原因。

无奈之下,她说出了实情,老师们感动的看着她,在她给木槿按手的时候,他半开玩笑半认真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让我老婆给我按摩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夜落烟的脸瞬间红了下来,她第一次觉得,她成熟稳重的老师居然是个孩子。

一个人的心是否可以分割成两半,一半住着怀念,一半住着现实?她在怀念里挣扎、逃避、疼痛,她在现实里彷徨、绝望、妥协……

怀念的人,不记得她,她变得异常空虚,她试图在现实中寻觅到另外一种温暖,这种温暖可以无关爱情,很多人想和此生最爱的那个他,那个她厮守一生,但又有几人能如愿?

苏陌离是不是一个好丈夫,夜落烟目前尚不定论,此刻的她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清醒和理智,一场利益,一场婚姻只不过是他迷糊世人视线的机会。

夜落烟的泪水蓄满了眼眶,一颗颗的全都跑了出来,那么悲伤,宛如开在暗夜里的花朵,那些晶莹的液体,刹那间撞疼了谁的心?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哭,也许是因为他的一句话。

她跑出房间,站在院门口,等待眼泪流干。

夜宇,庞大的京城,若是白日高空俯览,夜宇红瓦和绿树清水环绕,纵横交错的水流不息,街道上人潮不断,当然这是白日。若是到了夜间,这座城是繁华夜色城,在暗夜包裹下,藏匿着诸多难以控制的恩怨纠葛和欢喜无常,有人笑,有人哭,有人安睡,有人失眠,也许只有夜晚方能折射出浮华背后的迷茫。

京城,皇宫,夜傲天从头到脚,仿佛被冰渣子过滤了一遍,有一种痛苦仿佛随时都能把他撕裂。

他不断的喝着酒,今日是他和兰冰樱第一次见面的纪念日,那年他还不是皇上,只是一个皇子,去兰家做客,兰家后院,凤凰木林中,她一身浅红欣赏桃花,她看到他,只是微微一笑,就转身离开。自从那日开始,他再也无法忘记她。

可是,他们像凤凰木一样只剩离别思念,当然那也是他一厢情愿。

他恨啊,如果不是他,她该是他的。

所以,这么多年,他总是想要超过他,他要向世人明白,他才是夜宇的神。

他不知道他有多少年没有相起她了,如果不是兰冰雨的毒计揭穿,他或许早就把她埋在心里的角落了。

而今,再次想起,心还是那么疼。

因为猝不及防,所以疼得撕心裂肺,可正是因为这么一痛,他清醒了,他知道刚才自己心乱了,所以他归于平静,

天马寺,白天依旧香火繁盛。

承远在给苏陌离针灸,夜落烟不便打扰,就在寺庙里转转,不知不觉来到大殿,烧香拜佛后,正赶上和尚做早课,她在蒲扇上打坐聆听了一会儿,离开时抽了一支签。

中签:此卦月被云遮,凡事昏迷未定。

家宅:不安。

婚姻:不合。

禅师解签:近期所有事情只是浮云遮月,无须不安,等待云收,便见分晓明白。

离开大殿的时候,夜落烟随手把签文扔进了外殿门口燃烧的大香炉里,背影从容,越走越远。

香炉里,烟火不足以迅速点燃签文,先是被烟火烤热,然后开始冒出淡淡的青烟,最后似是时机到了,颜色变深的签文终于开始慢慢燃烧起来…………

回到后院承远已经针灸完了,在收拾东西。苏陌离睡着了,夜落烟不好打扰,就转身和承远一起离开。

“施主最近气色不太好?”承远走在前面,淡淡问道。

最近每天要给苏陌离按几个时辰的摩,还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又怎么会不累呢?

她沉默不语。

承远也不在问,沉默着走着,这世界,每人都拥有着不能诉说的心事,他也不是倾听着。

第四十章浮华背后的迷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