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生有何欢

  芷兰水榭,夜落烟看着他,“我是来兑现承诺的。”兰家一灭,她的仇恨已报,如今就剩下帮她站起来。

“不用了,本王不需要。”

夜落烟不放弃,“没有试过怎么知道?”

苏陌离怒视着她:“难道看到本王失败你才甘心么?”他不是没有尝试过,只是每一次尝试换来的都是失望。

夜落烟淡淡笑着,目光却是犀利无比,直逼人心底深处,语调沉缓道:“人生在世,不会每一件事都会为你所喜,有些事,无论你多不喜欢,也要试着接受。王爷,人生……还很长!”若他不能站起来,他的生活是否还能这般如意?夜傲天早晚会吃掉他。

苏陌离一怔,她向来沉静内敛,可这一刻,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她言语之自内心的悲哀情绪,尽管她面容神色看上去那般的淡然平静。人生还长,不喜欢也得试着接受,他又如何不知呢!

“我们在做个交易如何?”夜落烟继续开口,“如果我治好你,答应我一件事,事情没想好,想好了我就告诉你,”看到苏陌离皱眉,夜落烟解释,“你放心不会是什么为难你的事情,如果没有治好你,我任凭你处置。”

苏陌离一愣,眸光微变,眼底有一丝异样的光芒一闪而逝,继而轻松随意地笑道:“这买卖本王很划算!”

夜落烟放心的一笑,这一笑温暖了苏陌离暗沉的心。

得到答案后,夜落烟开始出府向人打听什么药可以治疗神经伤痛?

就这样,在街上走了一天,路边,一个小孩在哭泣,她走过去,温柔安慰道:“小妹妹,你怎么哭了,怎么不回家啊!”

小女孩抬起头,夜落烟一惊,本来停可爱的孩子,却有一块巴掌大的胎记占据了左脸。

小女孩流着泪看着她,委屈的说:“他们都嫌我丑,不愿意和我玩。”

夜落烟摸摸她的头,“怎么回呢?你很好看!”

“真的么?”小女孩似乎不太相信。

“那当然,你要活给自己看,不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夜落烟不知道她能不能理解,只是她不会安慰人。

“那你愿意陪我玩么?”小女孩擦了擦眼泪,期待的看着她。

夜落烟不忍拒绝,“那当然,你这么可爱。”

“那我们玩什么?”小女孩想了想。

夜落烟耐心的说。“我教你玩一个游戏,就当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不再的时候你可以玩。”

“好,”小女孩点头。

于是,夜落烟用石头在地上画了一个图形,和小女孩解释道:“现在这里,把石头放在第一个小格子里,然后单腿跳过石头的这一格,然后在第三格这里落脚,在单脚跳一格,在双脚落地,在转身,按之前的步骤跳回原位,不能踩着线,石头没有扔到格子里也不行,很简单,你要玩么?”

“要,”小女孩天真的点点头,笑的无比灿烂,让夜落烟觉得她的胎记没有那么可怕,反而很漂亮。

夜落烟怕她不懂,便先跳。

小女孩没有玩过这样的游戏,看得很认真。

远处,几个小孩看见,跑了过来,一把推开夜落烟,她被推的措手不及,差点摔倒,退后两步才站稳。

有一个年纪稍大的小孩开口,“这是我们的地盘,这个丑八怪滚开。”

夜落烟看着这群没有教养的孩子,很生气,“你们怎么能这样?她也有尊严的,你们像她道歉。”

“切道歉,长的丑不是她的错,可是出来吓人就是她的错。”

“你,”夜落烟气氛的看着他。

“你信不信你再招惹她,她晚上就去吓你,让你天天做噩梦。”身后有人开口,几个小孩听到,害怕的离开。

夜落烟笑着看着来人,“那天不好意思,我情绪不好。”

千绎一如既往的温润如玉,“没什么,是我太仓促了。”

夜落烟也不扭捏,开玩笑道:“似乎你每次都是凭空出现。”

“我本来都是闲人,自然就是到处逛逛,没想到就遇到你了。”千绎笑着说,夜落烟却清楚的感觉到他的落寞。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哀过往,想逃逃不掉。

千绎不想话题太过沉重,扯开话题,“你在做什么?”

“我在找医术高明会针灸的大夫,治疗钰王的腿。”

千绎一愣,皱着眉头,“不是说他治不好么?”

“光靠药物是治不好的,我虽然不是大夫,但是却知道真残和筋脉受损的区别,所以我要找大夫治好她,然后我就离开。”

“你真的会离开?”千绎不相信,他看得出她很爱他。

“舍不得又如何,他爱的从来不是我,与其苦苦纠缠,还不如放手。”

千绎犹豫了一会儿开口,“你可以试试去找承远大师,他年轻时就是一个大夫,只是因为一次误诊害死了人,便出家了,我的眼疾就是他治好的,不过他为了那件事不愿再给有身份的人治病,所以你要用诚心打动他。”

“谢谢你,就算三拜九叩我也愿一试?”

“你不怕治不好?”

“我不怕治不好,我只怕没办法医治。”

只要有希望就有机会。

“那好,我明天要走了,在这里我祝你成功。”

“明天?那么急?”

“是啊,家里人催我回去。”你可以和我一起走么?最后那句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雪国一直催他回去主持大局,只是他一直想见她所以就不肯离开,可是她也找不到借口约她出来。

夜落烟抿着唇,没作声,在这样的环境里,人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去回想她过去的人生。而她的人生,除了悲哀二字,她再也想不到其它可以用来形容的词。

她站直了身子,收敛心绪,转头朝着他的方向,平静问道:“你能爱我多长时间?你能为我不顾世人的眼光么?你能为我一生一世一双人么?雪国太子殿下!”

“你调查我?你终究不相信我?”雪千绎语声淡漠,听不出任何情绪,可她又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无奈而悲凉的心境。

那日,他给她玉佩,她就认出那是雪国皇室之物。

她淡嘲一笑,叹了口气,道:“算了吧,不管我想不相信你,别忘了我是夜宇灾星,曾经清白尽毁,现在已为人妇!他虽不如你身份来得尊贵,但他到底手握龙骑铁卫,夜宇最厉害的军队,无论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我已经成亲的事实。只要他一日不休我,我便只能是钰王妃,与你之间,不会再有交集。”

“倘若他休了你,你?

“他不会休我。”她语气平静而肯定。

如果苏陌离会休掉她,那么就已经休了。

“你就那么坚信?”他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冷,冷冽之中夹杂着一丝难掩的怒气。雪千绎蓦地转过身子,一把扣住她的双肩,他的目光如冰刃般死死盯住她的眼。

她直觉地想躲开他犀利的眼神,但仍然极力镇定,平静的吐出一个字:“是。”

她感觉到他身躯一震,半响无声。令人窒息的沉默,她心中渐升不安。

他遥遥望她,用他所有的真诚,对她说道:“落烟,倘若你和我走,我将予你酬一生至死不渝的爱情。”

她心底一震,身子僵了僵,一生至死不渝的爱情?这样一句话,出自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多么的诱人,令人心生向往。

他的目光那样真诚,充满了期待,似乎在告诉她,只要她肯,哪怕是只走一步,她和他的幸福便唾手可得。有谁能拒绝这样的?

她咬着唇,在理智与情感之间苦苦挣扎,有什么在心里一点点苏醒,又被她强行压制。她始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不会和你走,我要治好他。”

雪千绎眸中的光华渐渐黯淡下来,他的心像是被针扎了一下,“钰王府的人一样可以去求承远,不一定非你不可。”

她忽然扬唇,无声地笑了起来,笑得极尽灿烂,明媚如春光,将所有的讽刺和伤感都掩藏在那溢满笑意的唇角和眼底深处,化作无边的苦涩漫延在心底的每一个角落。

那样灿烂的笑容,他还是一回见,看上去很美,可这种笑容给他的感觉,太过刻意,仿佛只为掩盖着什么,并无自内心的真实愉悦。他微微皱眉,声音却是温柔无比,轻声道:“落烟,别这样笑。我不喜欢!”

夜落烟敛了笑,回复一贯的淡然表情,轻缓的语调悲意暗藏,道:“是啊,不一定非我不可,可是,没有他生有何欢?

雪千绎一怔,她向来沉静内敛,可这一刻,他清楚地感受到了她言语之自内心的悲哀情绪,尽管她面容神色看上去那般的淡然平静,生有何欢?他又如何不是呢!

“难道就没有回头的余部么?”

假如她没有遇见苏陌离,假如她还没有与苏陌离拜堂,那么一切也就有可能,可是她的感情怎能任他取舍,她是一个人,不是他的所有物。想到此,她的心重又归于平静,微抬下巴,目光淡漠清,“有的路,踏出去一步,就再没回头的余地。”

“不管如何,我永远等你。”说罢,他凝着她的身影,又是漾起柔和的笑意,转身。雪千绎转身的瞬间,夜落烟猛然定住,回眸,却是见到缓慢走回去的碧绿身形,竟然有种隔尘绝世的孤寂,惊地她心颤

所以,她看不见身后之人眸光碎裂,惨笑无声。

残阳如血,染红了半边天空。

夜落烟不会知道,在后来,他真的为她打造了六宫无妃的传奇。

第三十六章生有何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