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做他的影子

  第二天,夜落烟便带寂蓝和珑月前往天马寺。

后院,夜落烟一人进去,承远一人坐在窗前书。

夜落烟彬彬有礼道:“大师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承远放下书,念了一下佛语,“阿弥陀佛,老纳还好,不知施主最近怎么样?”

夜落烟进入正题,“其实,今日我有事求大师帮忙。”

“哦,施主有何事?不去求佛祖,反而求我一个老头?”承远打趣的看着她。

夜落烟没有笑,依旧一本正经,“我想求大师医治钰王,他的腿还有残疾的可能?”在这件事上她不能马虎。

承远尴尬一笑,“你可知道我不救名门贵族的人?”他不会忘记他因为学艺不精而医死了贵族的一个人,那家人疯狂报复,他一家四十九口全部死于那家人刀下,他被迫逃到这天马寺,做了和尚,一是为自己赎罪,还有也是为了保命。

夜落烟垂着头,商量道:“我知道,可是千绎不就是个例外么?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是你救的?”

“阿弥陀佛,施主恕老衲无能为力?”说完,承远走进内室,关上门。

夜落烟有些失望的看着渐渐关上的门,大吼道:“大师身为出家人不应该慈悲为怀济世救人么?大师因为一条人命就躲在这里,你因为死者是皇族就对他置之不理,你可曾想过,他是夜宇的战神,如果云漠和雪国来范,夜宇还有谁可以指挥三军?”

“是,夜宇不缺将军,可是夜宇却的是像他一样战无不胜的战神,我今日来是为自己求,也是为夜宇天下求大师出手相救?”

门依旧没有开,夜落烟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大师,既然不答应救人,我就在这里长跪不起。”

屋内,承远依旧没有动,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他却逃避着救人的想法,她害怕当年的事情在次发生,他已经付不出那样沉重的大价了,至于千绎,医治他的时候他并不知道它是雪花太子。

但是这次,是手自己良心的谴责,还是受佛祖的惩罚,他都不愿出手相救。

他盘腿坐在床上,开始念静心咒。

这一跪便到了午时,寂蓝在外等了许久,也没见夜落烟出来,于是就进去看,却看见夜落烟就跪在房间里,他大吃一惊,上前去问,“王妃,你怎么了?快起来!”

夜落烟站起身,走出屋外,在门口,她转身,“我还会来的。”

寂蓝不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他不会在这里问。

下山的路上,看出寂蓝欲言又止,

“寂蓝,你有什么打算?”夜落烟回身,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夜辰。眼底清晰地映出他的面容。

寂蓝一愣,薄唇紧抿。

她可是在赶自己走?“属下愿一直在主子身边。”

久久的,在夜落烟以为他会长此沉默时。寂蓝开口了,却带着不容推拒的坚决。黑色的眼瞳抬起来,眸光幽深,将夜落烟娇小的身影牢牢捕捉在眼里。

“先皇把你托付给我时,属下已经决定了不管生死都追随你,”从那双如水清澈的眼瞳望着自己那刻,从她问自己名字那刻起,一切便皆注定了。

“可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夜落烟。”她只是沾着夜落烟身份的异世人。

属下知道。”寂蓝抿了抿唇,“但是即时如此,属下依然跟随你。从三年前前起,属下的一切便都是主子的。”

夜落烟微愣,俏眉拧了拧。听到寂蓝这么说,她却并不觉得开心。有了千绎的无奈,她又怎会不明白夜辰的心思。那双黑色的眼瞳总是在她不注意时注视着自己,带着他自己并不明白的灼热,如一团火苗燃烧着。也许她承认在这个异时空里,她是特别的。所以难免他们被她的不同而受吸引。但是当吸引变成了喜欢,这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反而是沉重的负担,她并不希望他变成雪千绎一样为得不到的感情所苦,如果暗示无用,她宁愿敞开心胸与他谈。

“你喜欢我吗?”仰起小巧的脸蛋,黑白分明的双眸流露出冷然的目光。“不要说你不知道,也不要回避。”

寂蓝一怔,那双墨瞳明亮地直视着他。似将他心底所有的心思都看透,他不知所措。然而心里却生起了难以抑制住的期待,可以吗?这会是一个机会吗?将满腔爱恋藏在心底,却要天天面对她。这本就是一种痛苦的折磨,很多时候,他甚至忍不住想要渲泻。但最终却忍了下来,现在也许真的是老天给他机会,让他能够对她一倾心里的情……

“是,我喜欢你。也许无论从身份,还是地位都无法配得上你。但我却是真的喜欢你,我知道你爱的是钰王,所以我将自己的感情一直埋藏在心底,只要能够默默守着你。所以,请你允许我就这样看着你、守着你……”黑色的眼瞳如一泓水,荡漾着深情的波光。满满的,将夜落烟包围起来。

夜落烟听着寂蓝第一次将心里的爱意向自己倾诉,心疼他的付出。但越因为这样,越希望他能够走出来,拥有自己的幸福。“你既然懂得我不可能回应你的感情,为什么还要那么傻得守候呢?天天守着一个爱却得不到的人,那样的痛,你真的还要继续下去?放下吧,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天下之大,你的未来不应该只缚束在我的身边……”

寂蓝抿唇,夜落烟的话他何曾又不懂。但是他便是这么个拗性子的人,一旦认定便是一生的事情。也许有一天他会想通,但现在他只想守着她,做她的手下,做她的影子……

黑瞳坚定地望着她,诉说着他的决心。“未来我不知道,现在我只希望你能让我在你身边。”夜落烟冷不防地对上了他的眼睛,直白地道:“你走吧,我以后不需要你了。”未来?她的未来在那里她都不知道。

寂蓝一愣,她连守候的机会也不给他?性感的薄唇抿了抿,望着夜落烟,带着复杂又痛苦的神色。他自始至终在乎的人都只有她一人,只是命运捉弄,他与她只是有缘却无份。但是即时如此,他也希望自己能够永远守在她的身边,陪着她变老。就算她以后有了和别人孩子,他也愿意一起守护……

“我不会打扰你,求你让我留在你身边。”

寂蓝高高地望着她,明明是挺拔英气的大男子,黑色的眼瞳里却偏偏泛着孩子般的无措,像一个等待着宣判的人无法知晓未来的命运。

暖暖的夏风吹入,送来了七色花的芳香。连风似乎也变得有了香味,撩拔起寂蓝的发丝,额边,几缕细发凌飞在黑瞳前划过。黑色的长袍摆翻飞,他却一直不动,只是直直地望着夜落烟。

夜落烟微垂了目,望着地面,一个人身边的位置只有那么多,你能给的也只有那么多,在这个狭小的圈子里,有些人要进来,就有些人不得不离开。

但是现在另一个男人却在哀求着自己永诺他永远。这样的痴、这样的傻,情不自禁墨瞳如湖,荡起了涟漪。她无法相像寂蓝是用着怎样的心情看着她与苏陌离,也不知道倘若以后他们和好如初,他又要如此的自处?还是会这样无怨无悔,甚至放弃尊严般地痴守在自己的身边吗?好傻,他真的是好傻的男人。但是这样的男人却令人无法无动于衷,甚至会心疼他的傻,他的痴……

如果自己不给他承诺,是不是那双墨瞳从此会黯然无色?如果自己选择了放手,他是否依然会无怨无悔?这样的痴、这样的傻,偏偏心里却泛起了无法抑制的痛。

泪水从眼眶滚出,落在地面,立刻被吸入。

“王妃——”寂蓝错愕地望着垂泪的夜落烟,黑瞳闪过慌张。怎么会呢?她是在哭吗?大手伸出,却又僵在半空里。薄唇张了张,却无言。

风掀起两人的衣角,树叶沙沙作响。

两人,一个站立着,无措地僵着手望着她。一个只是垂着头流着泪,似乎要将来这个异时空所有的情绪都一次性爆发般。

气氛,在两人的沉默里变得诡异。

也许是十分钟,又或者更久。夜落烟吸了吸,抬起了头,黑发顺着她的动作往下滑落。一双翦翦清瞳有些泛红,眸里因为泪水的洗掠越发的明亮。

墨瞳望着眼前的寂蓝,她从不愿意欠任何人,尤其是感情。

“随你,如果那天你愿意,随时可以走。”淡淡的声音里却有了自己的决定。

然后,她一步一步走下山,风轻轻吹动她墨发翻飞,背脊略带僵硬的笔直,书画着坚毅冷漠的线备。白色消瘦的身影,在残阳余晖的映照下,更添了几分萧瑟和凄冷,将他与身后所有人的世界,隔离开来。

看着夜落烟的背影,寂蓝心如死灰,我生命里的温暖就那么多.我全部给了你.但是你离开了我.你叫我以后怎么再对别人笑。

曾经以为,我可以戒情,戒网,戒伤心,可我忘了,最难戒的却是你。

山下,珑月已经等了许久,看到夜落烟眼睛红红的也没有问。

她们没有等寂蓝,先行离开,回王府。

天快黑时,寂蓝才回来,夜落烟没有说什么,开始休息,因为天亮她要做一件很幸苦的事,尽管没有结果,她也愿意去做。

第三十七章做他的影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