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数年踪迹数年心

  夜落烟随着苏陌离一起走出皇宫,向马车旁走去。

“王爷,”在王府的魅影站在一旁,弯腰对苏陌离说些什么,只见苏陌离眉头紧皱,还不等他说什么,夜落烟抢先开口:“王爷有事先回去吧,我自己走回去就好了,反正不是很远。”

苏陌离一句话也没有说,直接飞身坐上马车,孤风向她点头然后离开,魅影因为瞧不起她,从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

夜落烟望着他背影,心头万分酸涩,鼻子竟也发酸。手背抵上鼻尖,吸吸鼻子,抿紧了唇。

为了不引起注意,她从衣袖的袖篼里拿出一块面纱,蒙着脸,漏出双眼,向前走去。

青雀大街,宇都最繁华的街道,此刻万灯齐明,人潮涌动,欢声雷动。

夜落烟默默地走在街上,看着四周人挤人的拥挤场面,看着所有商铺忙碌的景象,看着到处悬挂的五彩花灯,看着头顶早已升起多如繁星的孔明灯……

有一瞬间,夜落烟十分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有上过街导致视野有些缩减了。

宇都虽繁华,却从来没有这样热闹过。

此刻这么许多的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人群中,不只是谁撞了夜落烟一下,有神的她差点倒地,然而在下一瞬间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白衣似雪,一张俊脸温暖和煦。

女子月白色长裙,虽看不清容貌,不过看她如琉璃般的眸子,还有那妖娆的身影,也看得出应该是个美人。

夜落烟半响回过神,尴尬站起身,“千绎,你怎么会在这里?”

“今日是元宵节,无事就出来走走。”

“你呢,怎么没有人陪你,钰王府的人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

夜落烟回头,才发现,她竟然和夏瑶还有寂蓝走丢了。

似乎明白了,千绎温暖的说:“我送你回去吧!”

“我想先走走,我的随从应该会找到我的。”夜落烟拒绝到,不知为什么,那一刻,她想放纵一次,不想那么早会府。

“好,不介意我当护花使者?”

夜落烟一笑,也打趣道:“如此,便委屈公子了。”

“哎,两位公子小姐,可是想挑盏花灯?你们看我小店什么灯型都有,材料又好,色彩又鲜……”。

“老板,你们这灯谜猜中了有奖么?”铺子老板一见二人向他们店走来,不由绽开了笑,大力推销,却被夜落烟出声打断。

例来灯市有种习俗,十五这晚会在所有的灯上贴上灯谜,如果顾客连着猜中五盏,那客人便可以在这五盏花灯中,挑一盏做为奖励免费拿走。

这既是一种乐趣,又一举促进了花灯的销售,故而年年兴而不哀。

“嘿,当然有。两位相貌堂堂,一看便不是寻常之人,若两位有兴趣,欢迎猜谜。”老板依旧嘻笑颜开,不为别的,只因有客人猜谜便会有人围观,那对他们的生意可是有增无减。

“落烟才疏学浅,可是千绎你却才华横溢,有你在,我定能拿第一。”轻轻一笑,夜落烟不卑不亢,美眸在灯光的映照下越发动人。

“那我只有尽力一试了?”

“二位郎才女貌,一看就是一对佳人,来来,这边请。”老板闻言再次附声,一看便是个精明的生意人,极会逢迎拍马。

夜落烟刚想解释,就见老板已经拉着千绎到了花灯旁,夜落烟心下一叹息,还是算了吧,他不是这样斤斤计较之人。

夜落烟不知道,因为老板的这一句话,千绎曾经高兴的一晚没有睡着。

顺目望去,但见最边上的一盏莲花状的花灯上贴着‘初一’二字,要求打一成语。

夜落烟微微一笑,也不作声,看后只含笑望向千绎,千绎亦温柔回眸。

“怎么样,二位?可答得上来?”铺子老板呵呵一笑,暗想自己这几贴灯谜可是请城里有名的四大才子之一的柳秀才所出,到现在还无人全答得出来。

“咳,落烟不知,千绎呢?”见千绎没有开口的意思,夜落烟只得清咳一声,提醒道。

“日新月异!”淡淡地开口,千绎无视老板惊叹的神色,继续看第二盏。

“哎呀,好才思,公子真是厉害。那这个呢?”老板赞叹一声,便再度指向第二盏做成玉兔的兔灯。

夜落烟定睛一望,见贴条上的字谜只一‘皇’字,同样要求打一成语。

此时周围已经围了一些人来,看到这个谜,纷纷抓耳挠腮,不得其解。

“一个字猜四个字?这谜有意思。”

“嘿,想不到小小灯铺,老板好文采啊。”

四周有人出声夸赞,乐得那老板合不拢嘴,谦道:“哪里,哪里。这哪是我想得出的呀,这是柳秀才帮忙的。”

可是那神情间,却是极度受赞。

“千绎,这个好难呢!”夜落烟眉眼一拧,十分费解。

千绎俊眸一亮,直接地蹦出一个字:“笨!”

“错了,客官,是打一成语。”老板立时嘻笑颜开,乐得合不拢嘴。

“我说她,不是解谜。”千绎温柔笑道,在铺子老板尴尬的笑声中,瞥见夜落烟一脸的轻笑,心情更好了。

当下眉色一扬,道:“白玉无瑕!”

“天!”老板哀叫一声,不想这样绝对的灯谜竟然被此人一语道破,还是脱口而出,当即开始心跳加快。

仔细地对着千绎细瞧了两眼,猜想,这莫不是城里那四大才子中的哪位吧?

“千绎好厉害。”夜落烟笑容不觉更畅,早知道这些小小灯谜难不倒他,可是却还是为他如此的才华而微微触动。

眼前的人如果不是温柔完美,论才学,却也可比她心中的那人。

只是,她却没有机会与他一起赏灯猜谜。

回廊一寸相思地,落月成孤倚。背灯和月就花阴,已是数年踪迹数年心。

“发什么呆?”微微走神的夜落烟次被千绎伸手扣住了手腕,不顾身后人哄闹着再解几盏,直接地离开那家铺子。

“嗯,怎么不猜了?”夜落烟微诧。

“这里没有看得上眼的灯,不想猜了。”

千绎也不知道,当自己在看到她直直盯着自己看时,竟然会有一种莫名的自豪感,心情也变得意外地轻快。

可是很快地,他却发现她的眸子极度涣散,朦胧而迷茫,根本没有任何的焦点,似乎透过了自己,她看到了另一个人。

那是谁呢?竟然让他对着自己而失神,难道是皇钰王苏陌离?

心,突然酸痛。

他紧紧的扣着她的手腕,却又不忍弄痛她,最终还是放了手。

夜落烟抽毁手,尴尬的转移话题道:“我看那家的灯好像挺漂亮,不如我们再去那家看看?”

雪千绎,你别在想了,她已经成亲了。

千绎角扬起一抹冷冷的笑,跟上夜落烟向着那家看来很庞大而华丽的灯铺走去。

此时,那家铺子早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一群的人,似乎正在进行着十分激烈的猜谜游戏,人群中不时传来哄笑之声。

在千绎的保驾护航下,夜落烟挤到前排,她这才看清,一个穿着华贵的青衣男人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着一个至此刻都无人猜中的灯谜。

旁边还有几个类似下人模样的人在帮着他想。

夜落烟与千绎抬头一看,只看灯上贴着一纸,上书:弹丸之地。要求:打一字!

“怎么样,这位大爷可猜得出谜底?”灯铺伙计呵呵笑着,显然这位青衣男人已经猜了有些时候了,闻声面上露出一丝难看。“让你们老板将谜底揭出来,本大爷懒得再猜了!只要揭出来,本大爷愿意再买你们这里二十盏花灯。”

估计是为这里的灯谜费去了不时间,此时见他方才冥思苦想的神情不见,倒是羞恼之色增满。

“哟,对不起这位爷,小店虽然简陋,可是老板说了:除非有人真正猜出,否则便是今天一盏灯卖不出也不能揭了这谜底!”伙计笑着赔小心,可神态却全无害怕。

想必,这家店的老板也是有几分后台的,可以让一个小伙计都露出这等临危不乱的淡定。

“去他娘的!”男人嘀咕一声,显然态度早已不满。

而后见他转头一看四周围满的人群,大声问道:“你们可有谁猜到?本大爷宣布,若有谁能猜出,大爷我赏银十两。”

听着他突然发狠地放出话来,看样子他今天是非要知道此谜底不可。只可惜,四周的人群若有人早猜到,怕也不要等他开这口便说出来了。

千绎微微一笑,竟斜目看向夜落烟,而后突然俯首凑到她耳边,低语道:“这个你猜,如果你猜到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说完,他无视夜落烟微微讶异的眼,唇角一扬,朗声道:“各位,舍妹说,她愿一试。”

哗!所有的目光全都聚到千绎的身上,只一眼,便让许多人暗暗惊叹:好俊朗的男子!当真是温柔如水,潇洒倜傥。

再见他所说的舍妹,众人更是眼睛一亮,惊叹毕露:好美的女子!明明素衣蒙面,却散发一片耀眼的光彩,恍如牡丹般轻易摄去众人视线。

手心莫名一紧,看着众人一脸痴迷地看着自己身边的夜落烟,千绎突然后悔自己用了这所谓的兄妹之称的借口。

如果此时二人以夫妻相称,那这些人的目光定会有所收敛。

但是这种念头仅是一闪而过,便被他有些心痛地迅速撇开。

只是,他却想错了。以夜落烟这种天然之姿,除非他以皇帝的身份压制,否则众人的眼中还是无法掩住那惊艳的爱慕之情。只不过众人虽爱慕,却无一人敢目露亵渎。

因为夜落烟虽然艳如牡丹,却清冽如莲,让人不敢轻贱视之。

如此出众的二人站在一起,众人第一感觉,便是他俩必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儿女,或许家族中还有着显郝官位。

便连先前那个出声悬赏的男人也微呆了一呆,继而态度极为客气地问道:“兄台是说,令妹解得出此谜?”。

第二十六章数年踪迹数年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