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一章好戏开始

  夜落烟满意的点点头,站起身,对软榻下面的人说:“你出来吧!”

那人爬了出来,跪在地上恭敬道:“小民多谢王妃搭救。小民上刀山下火海定当报王妃恩情。”

夜落烟微微抬手,“行了,别说那些没用的,你是谁?为何要当逃兵。”

“回王妃小民蒋生,小民不是非要当逃兵,而是当今的兵部太不是人,不仅克扣我们的军饷,发给我们的军需也是又破又旧的,还不准我们回家探亲。那些有点军协的,稍微不顺意就欺负我们,若不从就用树条抽我们,要么就用燃烧的烛泪滴我们,”伸了胳膊,袖子一捋。夜落烟和珑月倒吸了口凉气。上面有道道错乱的疤痕,甚至还有烧伤的痕迹,

蒋生接着说:“小民家里还有一位重病的老父亲,小民实在放心不下就逃了出来。”

夜落烟同情的看着他,“据我所知,今年开年不久,朝廷就发了一匹新的军需物资。”

蒋生更加悲戚的说道:“王妃有所不知,那些东西要不就是被兵部卖了,要不就是被兵部给了他们在军中的亲信。”

夜落烟皱眉,是谁敢私自贩卖军粮,又有谁敢克扣粮响呢?她看了一眼蒋生,“你可知道这主使人是谁?”

蒋生摇摇头,“这个小民不知,不过小人再一次守夜时听到他们谈到国舅吩咐要管好里面的人。”

国舅?除了皇后兄长,谁又敢称呼国舅。

夜落烟双眼露出算计的光芒。“你去通知一下钰王,让他现在进宫,就说我们合伙演一场戏,然后让人来帮忙把他们带回城。”

“可是,王妃你…”寂蓝担心,没有人保护,他怎么放心她在这城外。

“不用担心,珑月会武功,你尽量快点。”

寂蓝惊讶,想不到珑月那么柔弱的女子会武功,放下心,他飞快往城内跑去。

夜落烟勾唇浅笑,好戏即将开始。

大约半炷香的功夫,寂蓝返回,带着几名钰王府的侍卫飞奔过来。

侍卫把那六个人捆绑起来,压进城。

一路上,引来很多人看,

“你们看那几人是范了什么事?”

一个略有知识的书生说道:“不知道,不过你看,那好象是钰王府的侍卫和马车。”

“你说他们抓士兵做什么?”刚刚那人继续问道。

“不知道,也许是他们犯了什么错吧,毕竟钰王府没有处置罪犯的权力。”

钰王府虽然也有掌管的军队,但是,他们却无法处置朝廷的军队。

毕竟钰王府是臣,朝廷的军队也不再钰王府的管携范围内。

皇宫。夜落烟从马车上下来穿过宫门,一眼便望见远处高阶之上雄伟的大殿,珑月和寂蓝守在宫外。

夜落烟,容纳上万人的广场,夜落烟款款微步向前走,金色大殿耀熠生辉,四周蟠龙附柱,琉璃瓦片盖顶,仰望雄伟大殿,有种与天际交接的错觉,神圣不可侵犯。

这便是太和殿,早朝之地。

高阶上,小步跑下一个小太监,“王妃,请。”

小太监恭敬躬身。夜落烟在他身上徘徊两眼,这钰王妃的身份果真不是盖的。

随着一步步走上台阶,白玉大理石砌成,堆砌至太和殿大门口。刚步上最后一个台阶,眼前赫然出现一道紫色身影,只瞧他静静望着自己,薄唇噙着笑意,缓缓伸了手掌到自己面前。那紫色刺痛她的眼眸,只要她穿白色,他便不穿其他的颜色,他在一一种行动表明,他不愿和她穿同样的衣服,他和她只是利益关系。

看着他的手,明了他的意思,便把自己的手放在他掌心,温热从掌心处传递。“我带你进去。”

她点头,跟着他朝着太和殿走去。

殿外,檐下施以密集的斗栱,梁枋上饰以和玺彩画,太和殿门窗之上,菱花格纹嵌于上部,下部浮雕云龙图案,接榫处安有镌刻龙纹的鎏金铜叶,甚是精致奢华。

大殿门口,高高的门槛拦住苏陌离的去路,夜落烟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便一轻,一个飞璇,人已经坐进一个温暖的怀抱。

而那一刹那,她便敏锐地察觉到了空气中弥漫的紧绷气氛,她瞬间清醒,却发现自己坐在了苏陌离的怀抱,他丢弃了轮椅,带着她一起进了太和殿,还以这种暧昧的姿势坐在一起。

夜落烟余光扫过整个太和殿,梁枋上同样饰以和玺彩画,金砖铺地。三层汉白玉石雕基座的丹陛台上,一袭身着金色龙袍的夜傲天,面色沉冷地坐于髹金雕龙木椅之上,与往日所见到的不同,此刻她才真正感觉到,身为皇帝,他所该有的帝王之气。

但苏陌离兀自抱着着自己,走向右侧,并没有让自己向皇帝行礼之意。右侧,群臣站立的最前面。

苏陌离即是钰王,有掌丞天子助理朝政的权力,而他在太和殿还是如此嚣张霸道,丝毫不给丹陛台上的皇上任何面子,怪不得,外界传他嚣张跋扈,任意妄为。而他自己,却也把这个坐实了。

夜落烟挣扎这要起身。

苏陌离在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爱妃既然要演戏何不演的真实点。”

温热的气息扑在夜落烟耳边,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

殿中几十双眼睛无一不盯着髹金的座椅的两个人,

自打她出现在众人那一刻视线,众人的视线就顿在了苏陌离向她伸手手之上,而苏陌离抱着她的举动更让人大吃一惊。

而此时,他们的样子在众人眼里是钰王调戏钰王妃,钰王妃害羞了。

苏陌离是谁,他们无比清楚。

他心狠手辣,在年少之时,常大刀阔斧不择手段地在战场上奋勇杀敌,一生铁血汉子。

苏陌离此人,乃魔鬼。

除了已逝的钰王妃兰冰樱,他何曾对别人如此温柔细心对待,不论是在门口的等待,还是主动牵她的手,抑或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她,都清晰而直白地告诉着他们,

这个女人。是他的。

本来他们已经下朝回家在吃早饭,可是突然接到钰王的命令,说速速进宫,有事要议。

于是,他们不得不放下碗筷,又一次赶到太和殿。

气氛煞时僵冷,皇上却是突然一句“钰王有何事要议,还要带上钰王妃?”

无人知晓。

夜落烟听闻,眼泪唰唰的掉下来,哭得也是梨花带雨。

“王爷,你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丹陛上的皇上喘着大气,看着苏陌离目无他人的带着自己的女人嚣张霸道地坐在那。

……

众人心思百转之时,紧绷的气氛中,苏陌离率先开了口,掌控全局。

“爱妃有何事尽管说,为夫一定为你做主。”

夜落烟哭得更大声了,眼角余光看了一眼兰亭,然后把头埋进苏陌离的胸前,“王爷,臣妾不敢说。”

“乖哦,爱妃不怕,说出来了一切由为夫和皇上为你做主。”苏陌离边说边轻拍打着夜落烟的背,那动作熟悉的就像做过很多次。

有那么一瞬,夜落烟以为回到了现代,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丝毫没有发现她已经入戏太深。

夜傲天蔑视的看了他们一眼,扭头不看他们。

夜落烟听话的抬起头,支支吾吾说道:“王爷…臣妾,臣妾今日本来…本来是…是要去…天…天马寺…的,可是…可是路上出来几个士兵,他们把我们拦下,非要说…非要说我们私藏了他们的逃兵,应要搜车,我说我们是钰王府的人,可他们…可他们却说他们背后还有更厉害的人,说就算……”后面夜落烟没有说出口。

众人不解,除了皇上,谁敢这么不给钰王府面子。

“就算什么?”苏陌离温柔的问道。

夜落烟的心似乎放了下来,继续说道:“他们说就算皇上来了,他们也照样搜查。”

“放肆,”丹陛上,夜傲天大怒,这是对说那话的人说的。

夜傲天虽然勤政爱民,可是他一生最恨有人挑战皇权,偏偏苏陌离是个意外,而今日竟然有人敢又一次挑战皇威。

夜落烟如果没有抓住这点,她也不敢这么说。

不管夜傲天的怒气,夜落烟继续说道:“臣妾当时说不过他们,就让他们搜查,谁想到,他们对我不敬,说让臣妾陪他们一夜就当今天的事算了,当时幸好有寂蓝和珑月在,否则臣妾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众人倒吸一口气,调戏王妃,可是要被斩首示众的。

“岂有此理,”不知苏陌离是真气还是假气,冷着脸吩咐道:“来人,把他们带上来。”

丹陛上的皇上点头,大总管尖着嗓子喊道:“传——”

众人望向太和殿大门。

片刻,六个人被推推搡搡的带进大殿,一个个呻吟着,两腿间和双眼都流血不止。

“这是?”又一个大臣不解的问道。

苏陌离也疑惑不解。

夜落烟委屈的撅着嘴,“因为他们对臣妾目露邪光,臣妾一怒之下便让人割了他们的双眼,还腌了他们,王爷不会怪我下手太狠吧。”

第三十一章好戏开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