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你可等待过一个人

  夜落烟一回神,就听到这介绍,淡淡地看了承远一眼,落落大方的朝千绎福了福身:“落烟见过公子。”

言词中,没有半分的卑怯与不安,就好像那些所谓的污名,与她无关一般。

千绎也没有让她失望,听到夜落烟的话,站起身,脸上挂着笑容:“原来是钰王妃,失敬失敬。”说完,双手一作揖,尽是行了个礼。

夜落烟先是一怔,随即连连后退。“公子,落烟当不起。”

来这个世界这么久,除了夜雪妍,从来都是她朝别人行礼,这是第一次,有一个身份高贵的人朝她行礼,而这个人还是一个男子。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世界里,这可是极为罕见的事情。

“钰王妃不要妄自菲薄,这个礼你当得起,当日在城门口发生的事情,千绎虽没有亲眼所见,但却略知一二。那天的事情,凡事有眼睛的人都明白,你不过是无辜受害,世人不同情你便罢,反倒责难于你,实在是不可理喻。那样的情况下,你要是死了,也许在世人眼中是为了名节,可在千绎眼中,不过是枉死罢了。既然有面对死亡的勇气了,又怎么会没有面对流言蜚语的勇气。好在,钰王妃勇气可嘉了,不仅没有如那些人所愿寻死,反倒活得姿意潇洒,这让千绎万分敬佩,这世间有几个女子能如你这般,坚强、自信、勇敢。听闻钰王妃的事情后,千绎就一直想着,有机会定要见见钰王妃,毕竟如钰王妃这般骄傲的女子,世间少有。”

千绎万分真诚地道,言词中没有避谈夜落烟在城门外丢脸的事情,也没有特别去强调,只客观的说这么一件事情。

夜落烟双眼一酸,险些流出泪来。

千绎这番评价,可谓是极高,但这些并不是夜落烟看重的,她看重得是……这是第一次,有人说她活下来是对的,这是第一次有人替她的考虑,这是第一次,有人告诉她,她是无辜的,她是清白的。感动归感动,原则归原则。

夜落烟吸了口气,朝千绎再次福身:“公子言重了,落烟哪有什么骄傲,落烟的骄傲早已被人踩在脚底。和亲当天衣衫不整在郊外醒来,这个罪名落烟要背一辈子,这一辈子有这个罪名在,落烟就没有骄傲可言。就算如今被钰王看重,也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

这话也不假,至少在世人眼中是这样。

千绎摇了摇头:“刚说钰王妃姿意、豁达,此时怎么又看不清。就像我曾经眼镜看不到,有的人便认定我的世界只有黑色,认为我是一个需要别人可怜同情的人。可他人又怎知,我的世界是何等的缤纷。我看不到太阳,却能感受到太阳的光,我看不到花草树木,却能闻到花香草味,我看不到蓝天白云,却能感受到风的气息。世人不相信我是一个瞎子一个人可以活得很好,可这些有什么关系,只要我自己知道,我虽眼盲却依旧能和常人一般的生活就足够了。现在我虽然好了,可我的生活还是和以前一样,就好比钰王妃,你只要自己知自己是清白的那便行了,至于别人如何看,那与你何干。”

“好一个别人如何看,与我何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公子,落烟很少佩服人,你算一个。”夜落烟声音突然提高,脸上满是笑意。

原来,在这个浮华的尘世中,还有这么一个人,他们虽然第一次相见,他的心却看得比任何人都清,他的虽然安静,不理俗世,可他的心却包罗万象。

“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好一个钰王妃,我千绎一生极少佩服了,你算一个,钰王妃要是不介意,直呼我千绎便好。”

这是有意结交的意思了,这也是这世间第一个,没有任何目的,纯粹因为她夜落烟这个人,而愿意结交她的。

至于苏陌离,那一世回忆,暖凤轻尘的身,亦暖了她的心。

而千绎,他一句话顺夜落烟的耳,也顺了凤轻尘的心,但终归是晚了一点……

晚与不晚,这个问题只在夜落烟心中停留片刻,便抛开了。

现在的她,根本没有资格去想晚与不晚的问题,她的身份和城门口发生的事情,注定她此生与千绎无缘。不论她如何努力,也抹杀不掉她曾是夜宇灾星,现在的钰王妃,和她在城门口出丑的事实。

这三件事情单一件,就足已毁掉一个女子的一生,更不提两件加起来了。

这样的她,别说千绎了,就是这在苏陌离身边,她也过得小心翼翼。

……所以,她此生注定只有一个人。她有一个忘了她的丈夫,可不会有孩子,可她会有朋友。

眼前的千绎算一个。

“千绎也别客气,你叫我落烟便好。”夜落烟大大方方的应下。

“好。如此千绎就却之不恭了。”千绎坐下:“是沉鱼落雁的落雁么?。”

夜落烟也在一旁的空座处坐下,“不是,是纷纷星辉落残烟的落烟。”

千绎笑意微凉,几度烟花冷,繁华三千,她曾经是夜宇的公主,怎么会有这么苍凉的名字?

好像看出了千绎的疑问,夜落烟解释道:“我出生那天是五月,可是京城却被烟雾笼罩,而我又克死了我母后,所以我父皇便给我起名落烟。”

她也是一个普通人,喜欢与志同道合的人聊天,在这个世界里,她找不到一个人和她谈苏陌离,她找不到一个可以谈心的人。

眼前的千绎是一个,他们有着类似的想法,他们对人和事的看法,有着惊人的相似。

毕竟,这世间如他们这么看得清的人,实在不多,两人都是通透的人,都是经历了人生低谷,却又对生命极为热情的人。他们这样的人,也许外表看上去很柔弱,但他们的内心却非常强大。这世间除了他们自己外,没有人可以将他们对生活的热情击垮,没有人可以毁去他们的骄傲与自信。

两个人完全无视承远相谈甚欢,如夜落烟所想的那般,他们对人和事都有着共同的看法,不拘于世俗。

承远坐在一边,一直看着他们,这两人不过说了几句话,便一副知己好友,无话不谈的模样,这让他感觉他又做了一件好事。

因为来这里已经快到午时,所以在坐了半个时辰之后,夜落烟便起身准备离开。

许久没有开口的承远开口道:“王妃还是不要太强求,有时放手会更好。”

夜落烟沉思了一会儿,“佛说前世百年的擦肩而过才换来今世的一次回眸,我们那么不容易,又怎么轻易放弃。”

如果一份感情就那么经不起挫折,那就不是爱情。

承远正色道:“今日的执着,会造成明日的后悔,情执是苦恼的原因,放下情执你才能更自在。”

夜落烟落寞的一笑,“因为爱情,所以有了牵挂,所以就有了忧虑。但是没有爱,便赤条条的,来去无牵挂,那么活着又有什么意思。不管以后恨也好,悔也罢,只有经历过酸甜苦辣,人生才是完整。”

承远叹了一口气,“既然你要经历红尘,那老衲也不好多说什么。

千绎却突然夜落烟的双眼,问道:“我很好奇,你为何执意要嫁给他?”她在钰王府外等了那么多天,他也听说了,所以比较好奇,在这个封建的年代,是一个什么让一个女子甘愿等一个人。

夜落烟只是浅浅一笑,她能说她嫁给他是因为前世就爱他么?她能说她嫁给他是为了希望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熟悉的人么?

“我相信缘分,也相信一眼万年的初遇,相信覆水难收的开始,相信海枯石烂的携手,相信在劫难逃的交织。我见过你,见过丞相之子,却没有那种一眼万年的初遇,却在他身上看到了,”

千绎眼中闪过惊讶和错愕,惊讶这样的话语出自一个女人之口。

“这些,他都给不起你!”千绎斩钉截铁说道。谁不知道,钰王绝情,他的爱只给了她一个人。

可是夜落烟执着的眼神,不卑不亢,紧紧迎上他带着深隧的目光,温声说道:“那不重要,只要他还在我身边就好。”

千绎眼中闪着一抹不明的韵味,“你就那么肯定他是,也许你以后会看到更多的人。”

“你可等待过一个人,在望眼欲穿的等待中,幻想着,见面的场景,而最后,他出现的时候,只是一瞬间的擦肩,但是,却能让落烟觉得,足以!”

“这就是你要的东西?”

“是!”夜落烟玥淡淡道。她目光寒如深潭,在寒风中,她是冬季里的一抹嫣红,美丽而妖娆,坚韧而刚烈!

千绎一直目送她离开,才回头,那是他此生见过唯一一个志同道合的女子,可却是别人的妻。

她的背影早已看不到,而这些话语却统统落入他耳中,一眼万年的初遇,覆水难收的开始,海枯石烂的携手,在劫难逃的交织?

第二十四章你可等待过一个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