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祸妃2

  夜落烟坐在梅花树下,动作随意,靠在树底下,目光落在那一片湖水,红色带着浪漫的色彩,白色是洁美的化身,而她一身红妆,如彼岸花一般妖娆美艳。

青丝垂落,在风中轻轻拨动,看不起她的容颜,魅影原本一脸怒气去找这个锅妃,可是看到眼前的人儿,他的呼吸瞬间消失,他深知这个祸妃面色可怕,可是却不由得被她优雅柔美的举止惊住,此景此人,仿佛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夜落烟轻轻撩开她的青丝,魅影狠狠摔头,恼怒自己刚才居然认为她是个仙女,她根本就是灾星。

害人害己,绝对百试百灵。

魅影在心里恼怒着,大步走上前,语气很不好:“王妃,该回去用膳了。王爷还等着呢。”

夜落烟抬头望着她,清秀的男子,明明稚气未脱却装的很成熟,有些可爱。

她静静看了许久。

魅影抿了抿唇,这个王妃果然不是傻子,这冷漠的眼神,清澈如泉水,又似纯真的孩子,可是却似乎瞬间变换成了迟暮的老人历经世间沧桑。

她的变换似丝豪不需要刻意,却变幻莫测。让人琢磨不定,难以看透,也许根本无法看透。

夜落烟欣赏完这片美景,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污渍,却那般优雅大方,连走路都不一样,千金小姐走路都是小碎步,而且含胸僵硬,可是她却那般随意柔美,春风轻轻撩动她的裙摆,花瓣飘落在她的发鬓,她轻盈的脚步,似乎每一步走是一个美丽的音符,那发自内心深处的骄傲和自信,魅影迟迟看着,许久才回过神,大步追上去。

在庞大的王府里,穿过十几个相似的长廊,那精致的长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画,却各不相同,它们成了夜落烟的标记,认清这如迷宫一般的王府。她很难想象,这个王府如今这般辉煌,那么它在一年前呢?又是何等耀眼璀璨。

魅影带着夜落烟带进厅中,然后向苏陌离躬行礼,“王爷,属下已将王妃带到。”

苏陌离见夜落烟进来,他只是轻轻抬手,所有人立马下去,好不拖泥带水,似乎这是一种长期养成的习惯,恭敬从命。

夜落烟只是淡淡一笑,看着他他的容颜,更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感觉道那双眼睛,锐利有神,冰冷异常。

“坐下!”苏陌离盯着她那双眼睛,清澈,明亮,如那蓝天下的海,辽旷而深远,神秘而美丽。

“谢王爷!”

“你可知如今京城都在传言什么?”

“无非是一些灾星之类的话,他们就是看重我这一点,才将我送到你身边,如今也算罪名落实,我就是不详之人,这样,你身边的暗箭也会少一些,有我这么一个灾星,胜过千千万万的刺客杀手,想必他们现在很开心。”夜落烟毫不在意,说得云淡风轻。

“是本王主动请旨求婚的?”

这句话,犹如一道惊雷在她脑海中炸裂,她愣愣地望着他,良久以为那是自己的幻听,苍白的唇抖出一抹笑:“你说……什么?”

“是本王主动请婚?”苏陌离认真地说道。

夜落烟顿时呼吸都变得颤抖起来,紧皱着眉摇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紧紧抓着筷子,惶然无助的问道:“为什么?你明知道我的名声……”

“没有为什么?只是不想看那些人太嚣张。”

简单的话击碎了夜落烟所有的幻想,原来,不是对她还有感觉,而是不想那些人继续得意忘形,因为他想看她和她们两败俱伤。

“谢谢……”夜落烟哽咽开口,谢谢他曾经陪了她三年时光,谢谢他收留了她。

她拿着筷子喝粥,一点一点的吃,几乎是一粒米一粒米往嘴里送,一副毫无食欲的样子。

她明明已经很饿了,为什么这个时候却没有食欲?

“王爷”一个红衣妖媚的少年边从外面进来。

“王爷,以后你让我自己吃饭就好,有你在,我有压力。”

有压力?他怎么没感觉到她的压力和恐惧,他只看到了一个女子在他面前一次又一次放肆,一口一个‘我’,难道她忘记了,她应该自称‘臣妾’的吗?

孤风和百里绝抿嘴偷笑,他们英明无比的王爷竟然被一个破鞋给嫌弃了。

夜落烟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拿起手绢,轻轻擦拭嘴角,淡淡道:“二位慢聊,我先告辞!”

百里绝的嘴唇狠狠抽动了几下,真是太没有礼貌了。看着那一身火红的女子只是礼貌福了福身,转身潇洒离去。

“王爷,她,她,她真的是夜落烟,不是说她软弱无能么?一点都不像,”苏陌离一下子冒出无数个问题,喋喋不休盯着那远去的背影。

“你觉得业务还有几个人有这样的容颜?”苏陌离嘴角微微勾起,盯着那摄魂的背影,不知在想什么,那背影为何那么熟悉。

“怎么可能?我派去天马寺和皇宫的探子回来报,她任人欺辱,不懂得反抗。”百里绝更加不解。

“不知,至少不是敌人。”

“不是敌人?王爷,你可别忘记,你的腿是怎么废掉的?”百里绝磨牙怒道,他永远忘不了两年前那场阴谋,永远忘不了那恨。他的脸染上一层怒气,怒不可泄,他背过身,不愿意让苏陌离看到他生气难看的模样。

苏陌离低下头,死死盯着自己的双腿,身上散发出一股浓烈的寒气,漫天恨意铺天盖地淹没了他的世间。

三天过去,按照规矩,身为王爷,成婚第二天九该进宫的谢恩的,但那天因为兰冰雨看不得晦气就免了,但三天后还是要进宫的,但宫里也没有人来传旨让他们进宫,夜落烟和苏陌离也懒得去。

夜落烟一身清爽,换上一身简单的白衣裙,披上同色的披风,就带着夏瑶,寂蓝出了王府。

苏陌离虽然给她安排了几个人,可她习惯了夏瑶,也就没有让她们跟着她。

门口一辆豪华的马车,夜落烟和夏瑶上了马车,寂蓝一个人赶车,三人向天马寺跑去。

一行便装远离了尔虞我诈的京城,往城外的山林跑去。

还是古代的景致好,自然清新的万物,就连空气都是甜甜的气味,那么纯洁,令人心旷神怡。

山脚下,寂蓝勒紧缰绳,这里宛如仙境,弥漫着薄薄的雾气,似乎到了幻境,一条曲折的台阶指向山顶。

“到了?”夜落烟掀开车窗,看了一眼,就打开车门,跳下马车,望着高高在上的天马寺。

传说,夜宇始皇在打江山时,路过这里,遭到埋伏,他的爱马在这里死亡,为了祭奠他的爱马和死去的将士,他便在山顶上建了一座寺庙,因为属于皇家,所以取名天马寺。

因为上山的路是台阶,他们只能步行上去。

一步一阶梯,她缓慢的登上山顶。

站在山顶往下去,可以看到迷雾重重的山林,和远处的宇都。

还有那沧芜湖就像一条彩带一样穿梭在宇都城。

阶梯只接站在佛堂大门,静望古朴静谧的佛堂上,悬挂的‘天马寺’三字,如‘香疤’般,深刻菩提木之上,镀了层金,熠熠生辉。

整个天马寺如水墨泼洒而成,院落被重色勾勒,盛开的菩提树被浓重的墨绿染成,却被唯一的明亮之色点亮,打破幽寂。

此时已是辰时。

佛堂两侧,火红的长蜡烛错落两排,蜡烛如婴孩拳头般粗,微焦的烛芯上,火苗窜动,照亮了整个大堂。大堂十分空旷简雅,并没有多余缀饰,除了两侧排列的长桌,就是前面靠墙的佛像,散发着柔和的金光,映的大堂金光闪闪。佛像前,桌案上的佛香点燃,烟雾霭霭,散发着寺庙独有的檀香之气。身着红色袈裟的大师坐在蒲团上,身后,是身着统一黄色僧袍的僧人,敲木鱼的声音平稳而两人缓步走过去,坐在僧人身后空着的蒲团之上。

寂蓝退了出去,又进来,不知从哪里拿了三个木鱼过来,放在了她身前一个。

夜落烟和夏瑶坐着极其规范的打坐姿势,一手执着小木槌,一手放在胸前,五指张开,一本正经地跟着轻诵。

香雾蔼蔼,迷离了双眸,寂蓝亦是坐正,手执小木追,跟着僧人门的节奏,敲打着木鱼,闭了眸。

半个时辰过去,所有人站了起来,朝佛像拜过,退出大堂。

夜落烟从菩提寺后门离开,一直沿着通幽小径,小径两旁全是菩提树,长的十分茂盛,遮挡了月光,落了希落的斑驳光影。

走到小径尽头,就是一个竹屋,拾阶而上,转过走廊回到竹屋。

夏瑶和寂蓝只是守在门口。

进入屋内,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留着华白胡子的方丈承远,一脸慈祥。他的对面是一位白衣男子独立在屋前,双眼微闭,似乎在体会着微风、夕阳、花香和生命的美好。

只一眼,夜落烟就发现,自己很喜欢这个男人,这种喜欢无关男女之情,只因为这个男人的美好。

他独处却不是寂寞,而是宁静,如一面澄澈湖水般的淡定宁静。

他寡淡,却不忧郁,他对生命有着美好的期待。

他出身高贵,却处处透着亲切,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亲切与友好。

夜落烟相信,哪怕一个乞丐站在他面前,这个男人脸上的笑,依旧是平易近人的。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夜落烟会说:美好。或者完美。

面前这个白衣男子,可以和任何人亲近,因为他身上有一种宁静的气息,吸引着所有人,包括夜落烟。

那双眼,黑的纯粹,如同深潭一般,黑得见不到底。

站在那里,便是一副画,宁静而美好,就像一幅静止的画。

打从心底,夜落烟欣赏这个男人。

承远看两人相视,连忙上前介绍了起来:“千绎公子,这位就是钰王妃夜落烟。”

第二十三章祸妃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